花未开,叶已落

一声叹息过去了,5年的思念也过去了,离陈芳也远了。
在这10几个小时里,他经历了人生的悲欢离合。

——————题记

蒙洛站在陈芳的旁边,双眼望向远处的高山。
前面的山很荒芜,树木很少,而她却十分喜欢这样的感觉。
“看这里,看这里,陈芳你笑一下。”
那个不算太高的女孩子嫣然一笑,时间定格在了高中时的记忆里。
蒙洛看着照片上的两人微微露出了笑脸,他和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那时,多幸福啊。”蒙洛在心中感叹。
的确,陈芳长的很迷人。学校不少男生追求她,而她最后却选择了蒙洛。这其中的理由,只有陈芳自己知道。
他看着照片陷入了回忆的漩涡里……
花前月下,蒙洛紧紧拥着陈芳。她的体温很弱,他将自己的风衣脱下来披在她的肩上。她的眼角有丝丝泪水,他看在眼里,却疼在心里。明天他们就要天各一方了,前几天陈芳说过完年,她可能就要转学了。蒙洛没说什么,却一直等待着一个倾诉的机会。
“过完年,我可能就不来了。”陈芳的声音有些沙哑,可能是她哭过的缘故。
“嗯。”蒙洛的声音小而沉重,像千斤顶压在了心上。
“我们去走走好吗?”
“嗯。”千言万语堵在嘴边不知该怎么说出来,蒙洛只好将那些话埋葬在了心底,
两个人彼此感受着对方的体温,而这唯一的温度却只来自指尖。
她能听到他沉重的心跳声,在这寂静的夜晚。
“夜好美,我小时候就喜欢夏天的夜,那样我可以望着天空数星星。”
“嗯。我也喜欢。”
蒙洛坐在陈芳的旁边,陈芳的头靠在蒙洛的肩膀上,脚下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石头。她还记得那天,他们一起坐在上面,身上都被雨淋湿透了。由于女孩子的羞涩,她拒绝了好几遍,他最终还是坚持将自己的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她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个男孩子给她的温暖,那时在她心底,他已经占据了一丝空间。从小到大,除了奶奶给她的温暖,就没有别人再给过她更多的温暖。而在别人眼里,她一直都是一个幸福的女孩子。她真的幸福吗?她不幸福,这是陈芳自己说的。父母早逝,奶奶一个人将她抚养长大,每天她都以微笑面对生活,而生活呢?却给她残酷的考验。也许是经不住他的鲜花,甜言蜜语,她还是靠进了他的怀抱。
“你还记得第一次来这里吗?”
“记得。”
时光过的很快,情人即将分别。
四唇相合,他的心跳加快了一百八十倍。
分别时,他和她都是强忍住泪水,尽量不让对方看出来。
走到一树下时,蒙洛的泪水倾巢而出,而陈芳此时却已哭的泪流成河。两个人紧紧拥在了一起,像两颗经历着风雨的树。
“我们以后写信联系好吗?”还是陈芳沙哑的声音,好听却蕴含着一丝丝浓重的悲伤。
“好。你保重。”
“你也是。”
此时已是烟花三月,百花齐放,柳树已经发出了新芽。处处散发着春的气息,而空气中似乎也弥漫着幸福的春的味道。

5年过去了,他早已毕业,而且事业上小有成就。唯一不足的就是缺个贤内助。见他事业有成,也有不少朋友给他介绍这个女孩,那个女孩,可他的心思全在事业上,根本就没时间来考虑男女的事情。待一切都静下来,他看到那张相片时,他才想起了她。那个他思念了5年的女孩。
虽然5年间,他们一直都有书信来往,但自从她的一封信之后,他就再也没收到过她的信。当时由于要考试也就没太在意这件事,等事情过去了,他才开始寻找。可茫茫人海,找一个人如大海捞针,谈何容易。
当时他没给自己留下考虑的余地,买了机票就直奔家乡。
家乡变化很大,高楼大厦一座一座的铺满了整个小城。他徘徊在小街上,盼望能遇到过去的熟人。恍惚间,一个熟悉的身影落入了他的视野。
“冯雨,你是冯雨??”蒙洛看着眼前的女子,她和当年比起来真的变化太大了。
“是,你是?”冯雨思索片刻之后,发出一声惊叹:你是蒙洛,你是蒙洛。你看,变得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两个人走进了一个茶馆,蒙洛在冯雨的对面坐下。两人各自叫了一杯水之后,蒙洛说明了这次的来意。
“你说陈芳啊?我给你地址,你自己去找她吧。”说着,冯雨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上了陈芳的地址。
“你呢?现在结婚了吗?”蒙洛问对面的冯雨。
“呵呵,我孩子都好几岁了。丈夫是高中时另外一个班上的。”
“日子怎么样?幸福吗?”
“日子还算可以,幸福谈不上,勉强过得去吧。”
“哦。”
蒙洛告别了冯雨,踏上了去寻找陈芳的路。
车在乡间小路上行进了一个多小时,蒙洛看见这里完全是大山。根本想不到陈芳会住在这种地方。前面的路车已经进不去了,蒙洛只好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徒步寻找纸上面的地址。
在小路上,蒙洛碰到了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女人,随即问道:阿姨,我问一下,陈芳住在什么地方啊?女人看了看一身西装的蒙洛,笑了笑说:直着往前走,池塘旁边的那家就是。
一个略显苍老的女人映入了蒙洛的眼帘,女人的额头上密布着岁月留下的皱纹,身上穿着有点发黄的衣服(洗多了的缘故),头发很蓬松,脸上有些星星点点的看起来像泥浆的东西。
“陈芳。”蒙洛站在池塘上喊着。
下面的女子转了几圈没看到谁在喊她,于是继续着刚才没做完的事。
“陈芳,在这里。”
女子终于看见了他,他很高兴,她很激动。
陈芳三两步就跑了上来,没等蒙洛说话陈芳就开口了:我们去后山吧。
蒙洛随着陈芳的脚步一起慢慢走着,山路有些崎岖。在险要的地方,陈芳就伸出手拉他一把。而他却没在松开陈芳的手。就这样,他一直拉着陈芳的手走到了山顶。
微风拂在脸上,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蒙洛将陈芳的手一拉,陈芳顺势倒在了蒙洛的怀里。蒙洛紧紧抱着陈芳的头,泪水倾巢而出,5年的思念,5年的牵挂,5年的守候,都在这泪水里了。陈芳的眼角也湿润了。想起自己这5年来的经历,真是不堪回首。
风吹干了泪水,却吹不散彼此的感情。
她坐在他的身边,她的手被他牵着。她开始讲述起5年间发生的事情。
自从与你分别之后,高高兴兴的过完年。我正准备去上学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劈在了我的头顶。
陈芳的声音有些哽咽。蒙洛安慰了她几句,让她慢慢说,不要着急。
就在我快要上学的时候,我奶奶去世了。她是我最后也是唯一的亲人,我感到了绝望。那时,我想起了你,想起了你我分别时说的话。我拿起笔准备写信告诉你这一切,但我不知从何说起。所以我放弃了写信把这件事高山你的念头。
“你不会怪我把?”陈芳转过头看着蒙洛,问道。
“不会,当然不会。”
我上了一年大学就退学了,因为钱的缘故。我一直想写信告诉你我的情况,但想想你可能已经有了妻子也就放弃了。而我的心里却十分渴望和你在一起。所以我的信里只有一些生活的琐碎小事。后来村里人给我介绍了个对象,我觉得也还可以,就结婚了。
“那你给我写的最后一封信,是在什么时候?”
“在我怀孕的时候。给你写那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怀孕7个月了,我以后可能都写不了了。所以就只好给你写了那封信。后来孩子出生了,也就要回家做农活了,也没时间给你写信了。”
“在分别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话或者只说几个字呢?”陈芳问道。
“我本来有千言万语想对你说,但却不知从何说起。那时我觉得我可以等以后当面告诉你,谁知道?这一等竟是5年。”蒙洛望了一眼天空,从眼眸里流出两行清泪。
“唉……”
一声叹息过去了,5年的思念也过去了,离陈芳也远了。
在这10几个小时里,他经历了人生的悲欢离合。
小路上就一辆车,没了城市的喧闹,没了人潮涌动的情景,就一辆车,就一个人,就一颗孤独的心,在这条叫人生的小路上缓缓前行着。
小独PS:我的文字几乎是不会后期修改的,也就是没有艺术加工过的。我一直觉得如果让我修改我的文,我害怕我把原文的意思修改了,那样岂不就等于违背了我的原意。所以我还是不修改了。前几天,和一个文友聊天,她说她正修改文字,我说我从不修改,她很惊讶。我只是微微一笑。今天早上看了她推荐的几篇小说,觉得很不错,像在早上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那样舒服!

 

 

“花未开,叶已落”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