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的寂寞

看起来很矛盾的题目。我觉得这样,你觉得怎样?我不得而知。

走过许多路,回首往事,总有些是心酸的,总有些是甜蜜的,而另外一些却不知道是属于什么味道。

青涩的苹果,这5个字是用来说明:还没有熟的苹果。而现在,许多人(也包括我)用来说明初恋。网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初恋的时候,我们不懂爱情;而当我们懂得了怎么去爱,初恋的那份美好却已经落下了帷幕。

 

————题记

 

 

小莲坐在靠窗的沙发上,奔流的河水,对岸的青山,茫茫人海,这些都形成了一副美丽的画卷。从大学毕业以后,小莲的父母就托人给她在县城找了份工作,赚的不算太多,但至少还可以养活自己。

农村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而都市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小莲今年28了,在小城已经算得上是大龄女性了。而身旁的一些同龄的朋友,连孩子都已经几岁了。父母开始着急了,算着小莲就这么一天一天的拖下去,那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抱的上孙子啊。

两老辛苦了一辈子,为了抱孙子等的时间可是不短哪。一个和两老生活了几十年的邻居这样说。

于是,两老开始到处给小莲张罗对象。

“小莲啊,水利局局长的儿子怎么样啊?”

小莲坐在父母的对面,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好,这个不行,咱们换一个。”父亲见小莲没有反应,便往下读。

“电力局局长的儿子,那个有点胖的青年人。很有作为的。”

“工商局局长的儿子,那个瘦高的年轻人。听说很有才的。”

“公安局局长的儿子,虽然他长得不怎么样,他刚离过婚。很会照顾人。”

“县长秘书的外甥,也就是现在的电信局副局长。今年才25岁,比你都小3岁。不但人长得帅,工作能力也是一流啊。”

“够了!!”小莲打断了父亲的话,一下从椅子上蹦起来,声嘶力竭的说道:你们不要管我的事了,这些我自己知道怎么做!!!说完,就跑了出去。母亲想追上去,却被父亲拉住了。

小莲抬头看了看天空,几颗星星孤单的闪烁着,月亮在黑夜的衬托下格外迷人。

她来到了公园,小时候一生气就会来的地方。

由于是春天,公园里的花开的很美,芳香延绵数十里,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受。

小莲在石凳上坐了一会发现有点害怕了,身体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白日的工作的疲惫,晚上父母的咄咄逼人,都给她了一种她承受不了的压力。

小莲有点困了,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那一夜,夜很美。

 

 

“姑娘,醒醒。醒醒。”

小莲睁开眼睛,发现一个男子正在摇动她的胳膊。这时她才想起来昨晚的事。

“啊,你是?”

“我是冯亮。姑娘你是?”

“我是小莲。谢谢你啊。”

“你怎么会睡在这呢?”冯亮看着小莲,关心的问道。

小莲的脸微微红了,像刚喝了红酒一样。她发现冯亮的双眸里密布着柔情,而他的声音也是那样的有磁性。小莲偷偷看了他一眼,脸更红了。他好帅,好迷人啊。小莲在心底想。

“小莲,小莲。”冯亮见她久久没有反应,便摇了摇她的胳膊。

“啊。”小莲只觉胳膊传来一阵疼痛,不禁叫出了声。吓得冯亮也连忙松开了手,他惊讶的看着她,眼里的柔情依然没变。

“不好意思,我走神了。”小莲有点尴尬的说。

“没事的,没事的。”

小莲跟冯亮讲了昨天遇到的所有事,冯亮在一旁静静地聆听着,像一个忠实的听众。

从那以后,冯亮就经常编出各种理由约小莲出来玩,送小莲礼物。反正是男孩子用来追女孩子的方法,冯亮都用在了小莲的身上。而小莲也乐此不疲的接受着,她喜欢他,他喜欢她。两情相悦,就此发展下去,该是多好的爱情啊。

那天下班之后,冯亮还是像以前一样把小莲约了出来。

树荫下,两个人坐在石凳上,他们靠的很近。忽然,男孩搂住了女孩的肩膀,而女孩也顺势靠进了男孩的怀里。靠在他的肩上的感觉真好,要是一辈子都能这样就好了。小莲在心底这样想着。

“小莲,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我知道。”小莲努力的点了点头。

冯亮转过头来十分认真的看着小莲,像是要把小莲刻在脑海里一样。他照着她的唇落了下去,四唇相接的时候,他们的爱情也就拉开了帷幕。

 

 

“小莲,我们结婚吧。”

月光下,一个小伙子跪在一个女子的身前。手里是一支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小莲其实并不喜欢玫瑰,她喜欢郁金香。而这些,他并不知道。

小莲羞涩的点点头,接过了玫瑰。

冯亮跑过去一下抱起小莲在空中旋了好几圈,那一刻,她满心欢喜的期待着幸福的日子。

两个月后,他们结婚了。

在结婚的前一天,他告诉她,他是财政局局长的儿子。她没什么怨言,认了那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一开始,他们的日子很幸福。

他经常带着她出入各种高级场所,给她买最好、最贵的化妆品,只要一休息就给她买很多高级的衣服和裙子。他说,我喜欢看见你穿裙子。她也乐意穿裙子,给他一个人看。

可是后来,他渐渐的变了。他经常回来的很早,而且每天都会把饭菜给她做好,然后去她接她下班。那一段时间,她感觉幸福来得太突然。

直到那天,她在家休息。他说他要出差,她就帮他把东西收拾好,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跌倒在地上从嘴里吐出一滩鲜血。她吓坏了,脸色变得煞白,当场就晕了过去。

医院里,他醒了过来。她走到他的床前,拉住他的手问:什么时候的事?他奄奄一息的说:向…向你求婚的那天。两行泪水从她的脸颊落了下来,脏了那高级的妆容。

三天后,他走了。

她跪在他的坟前,将买给她的一条高级裙子烧给了他。

她对自己说,无论怎样,我们曾经都爱过。虽然我们并不能长相厮守,但那回忆里不也有甜蜜吗?你的笑容,你的眼睛,你的唇,你的白色衣服,你的特有的香味……这些都会深深烙在我心底,一辈子,一辈子!

此时,远处传来了哀婉的歌声。像是在诉说着他们的爱情。

 

PS:没啥说的,很久没更新了。也很久没写了,有点生疏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