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珍贵的是人生

他生下来就倒霉透顶。

刚上学不久班里丢了东西,老师认定就是他偷的,找他父亲谈了一个小时,之后,他看见父亲气愤的走出来。其实他没偷,但老师一点也不听他的。后来,父亲回家后没有像他意料之中的那样,而是告诉他一句话:只要是清白的,咱就不怕!;夏天,他每次上学都带着雨伞,而每次天空晴朗的时候,他都带着伞。偏偏下雨的时候,他又没带伞。;他14岁那年,母亲得了重病。因为家里穷,一直就拖着。那天晚上,母亲忽然不能说话了,只是躺在床上嘴巴张得大大的,父亲又去县城了,晚上回不来……昏黄的灯光,落在女人慈祥的脸上,岁月在女人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女人抓着儿子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之后女人轻轻闭上了双眼,脸上依旧微笑着。就这样,他眼睁睁看着母亲离开却无能为力。攥紧的拳头狠狠地打在了地上,他发誓一定要努力赚钱,让父亲过上好日子。两行泪水悄然无息的落下来。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绽放出一朵朵绚丽的白花。像是在为母亲祈祷;他走在大街上,不经意间落下的一盆花,不偏不倚的落在他的头顶;他去看医生,前面总是满满的排着人;他去买米,米里面总是时不时的有几条虫……

1

岁月流逝,他逐渐长大成人。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父亲额头上的皱纹一天天增多,有一大部分是因为他的婚事。

他自己也知道家里穷,因此媳妇也没了着落。

那天,父亲高兴的跑进屋。告诉他给他介绍了个媳妇。

相亲那天,他穿着父亲节约了几个月给他买的新衣服,高兴地去了。

女人长得不是特别漂亮,瓜子脸,齐肩的短发,一双眼睛里面像是装了水,看起来水汪汪的。

谈了几个小时,他牵着她向对面的山上去了。

留下双方父母谈论结婚的事情,在农村这是很常见的事情,见面不久之后就结婚。

他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

他伸出手,就在她身前。她紧紧抓住,随着他慢慢走着。

落日的余晖洒在远处的小河里,在平静的河面上泛起一丝丝金黄。

他给她1000块的彩礼,然后他就紧锣密鼓的准备结婚的事情。

那1000块是父亲找了好几个亲戚才凑来的,而这些他都不知道。

结婚那天来了很多人,大部分都是本村的。她的亲戚也来了不少,和她、他坐在一桌。父亲一个人忙里忙外,他要帮忙却被父亲推开了,说他好好去陪陪她,别冷落了她。他只好去陪她,只是在父亲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才去帮忙。父亲笑容满面,他从来没见过父亲笑的那么甜。

日子还是照常过,他去县城打工,闲时出去,忙时回家帮忙。两家人的谷子,麦子,都得他去,每年收谷子,麦子那几天他都累得整晚整晚的睡不着。

结婚两年,她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

父亲当爷爷了,他当爸爸了。

两个男人抱着孩子,笑的合不拢嘴。他第二次见父亲笑的那么开心。

生了孩子,她渐渐变了。

不爱干活,老是藏私房钱,不准他抽烟、喝酒,甚至忙时一下忙也不帮。

有一段时间,他连续在县城做了一个月没回家。

他回来的那天晚上,她不在。

第二天,她回来就倒在床上沉沉的睡了。满身的酒味。

他想:等她醒过来在问问怎么回事,她太累了。

她醒来后,他们吵了一架。她一气之下跑了。

几天后,传来消息。她跟人跑了,好像是她的一个有钱的同学。

他哭了,声音传到父亲耳朵里。

父亲打开门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男人想哭就哭,哭出来好受些。

那之后,他把孩子送到了她的娘家。一个人去了省城。

2

一个人的日子,总是充满了落寞。

他在新公司做了两个月,将一半多的钱寄给了父亲。用来补贴家用。

在公司上班的时候,他遇到了她。

她和他是老乡,她跟他是一个县的。

因为他们都下班的比较晚,她就经常来找他聊天,他也乐意和她交谈。她说话的声音总是甜甜的,十足的一个小姑娘。

年纪却不比他小很多,小姑娘笑起来脸蛋上会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辫子总是喜欢扎成马尾辫。他只见过她穿工作服,他好想有机会看看她穿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的样子。

那些天,公司很多人生病了,都住在医院。

值班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大街上路灯不知疲倦的屹立着,天空的星星一闪一闪的眨着眼睛。他很落寞,他想起了她。曾经的她,那个他深爱的女子。

他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10点了。厂长应该不会来了,便走出去将大门锁上了。他昨晚一夜未眠,脑海里全是她,她的影子总是萦绕在他的心底,有时候觉得像一首美妙的乐曲,婉转动听;有时候觉得像一个阴魂,令他心惊肉跳。他已经困得不行了,上眼皮和下眼皮早就在打架了。

报纸是下午才送来的,本来是准备给厂长送去的,可是厂长没来,所以就留在了门卫室。他看着报纸不一会竟然睡着了,当一声尖叫传进他的耳朵时,他才幡然醒悟。

“救命啊。救命。”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门,声音是从门旁边的黑暗处传来的。

只见一个小痞子模样的男人正将一把刀抵在一个年轻女人的喉咙处,刀尖下面已经渗出丝丝鲜血。

说时迟,那时快。他捡起旁边一块石头,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小痞子的手上,刀哐当一声落在地上。小痞子见势撒腿就跑,他立刻从屋里冲出来也顾不得女子了,赶紧去追正逃跑的小痞子。只听见女人在背后大声的喊他:别追了,别追了!然后就没了声音,他转过头一看,女人已经昏迷了过去。

她是他的老乡,她和他在同一个厂子,她经常和他聊天。

她说她叫金蓉,他叫她蓉蓉,也有时候叫她小蓉。

没过多久,他们便在厂里人的祝福下结婚了。

酒席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他买了些蔬菜和水果,两个人做出来将菜端到小屋里面,然后几个好友喝酒、吃菜。这是他第二次结婚。他当着好友的面对她说,委屈她了,以后补一个像样的婚礼给她。她笑,不说话。

他在电话里告诉了父亲要结婚的事,她也和他父亲通话了。她叫他爹。他呵呵的笑,说要找人捎个红包给她,让他们好好过日子,不用担心家里面的事。

听到这里,他哭了。她拿出纸巾,帮他擦去脸上的泪水。

他在心底想了很久,却还是不敢告诉她。

那天晚上,他鼓起勇气告诉她。想带她回家看看父亲。他也有好几年没见父亲了。

她笑着点头。他说那我们明天就动身。

当晚,他排队买到了两张火车票。因为已经进入了春运,他排到晚上2点才买到票。她原本也想来,他不忍心让她来,所以让她在家呆着,早点睡觉。他买到票又不忍心回去打扰她,所以就在外面找了个地方躺了会。

而她却还是家里等他回去睡觉,长夜漫漫,她累了,倒过去睡着了。

第二天,两人见面的时候,四双眼睛都是红彤彤的,显得暗淡无光。她看着他的双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看到她居然还笑了出来,看了看她的双眼,也笑了出来。

两个人第一次在阳光下笑的那么灿烂,引来路人的阵阵谈论。

他将她搂过来,她把头放在他的肩上,望着桥下往来的车流,相视一笑。

时间过得非常快。

他和她两个人坐上了出租车,前往火车站。

她还是有些紧张,毕竟第一次见公公。

车高速行驶着,不到一会就到火车站了。

在火车站广场,他去路边买两瓶水,她守候在行礼旁边,望着他渐渐走过去。却没料到背后袭来的危险。

“碰..碰…”她在声音中倒了下去。

应声倒下的还有几个人,一个黑色的轿车,像脱了缰绳的野马一样冲上了火车站的广场。人们纷纷逃跑,这年代,劳燕分飞的事情难道还少吗?

当他回来时,警察已经赶来了。这倒是意料之外的,现在的警察办事效率从来都不怎么高。

“怎么了?怎么了?我女朋友呢?”他推开人群向里面望去。

只见一个女人躺在血泊里,那个女人正是她。

他紧紧抱住她的头,泪水早已模糊了他的双眼。他不知道怎么晕过去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是躺在医院里了。

眼皮像被压着千斤顶,全身酸痛,他觉得全身无力,想死的感觉立即冲进了脑海。

他强撑着睁开双眼,看了看白色的天花板,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护士,护士。护士。”

“怎么了?别大喊大叫,这是医院。”

“金蓉呢?蓉蓉呢?”

“哦,你说那个女的啊。”

“是啊,是啊。她人呢?在哪个病房。”

“她,她走了。”

“啊……”他只觉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他醒来的时候,脸上挂着泪珠。

休息了整整一天,他找了个电话给父亲说了金蓉的情况。

父亲在电话也发出阵阵叹息。

3

他这一辈子只有这两个女人,一个跑了,一个死了。

当白发苍苍的老人跟我谈起这些时,老人的眼眶湿润了。

他继续说:那两个女人多么爱他,多么心疼他,最后却还是走了。

老人活了一辈子,自从第二个女人走后就再也没有结婚。孤独让这个坚强的老人不禁落下了思念的泪水。

人这一辈子多短啊,像喝了口水,再抬起头来就已经是黄昏了。很多东西我们无力改变,所以我们只好珍惜。比如爱情,亲情。老人看着我,由衷的说道。

“最珍贵的是人生”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