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柿油伞

1

认识他的那一年,小琴已经有了心爱的男朋友。

那时,她只是在花店里面一个扎花的姑娘。每天看着那么多男人捧着自己包扎好的玫瑰花,高兴的离开,小琴兴奋极了。

久而久之,她也就在心里想:要是哪天也有一个男人送给我一束花就好了。

没过多久,花店旁边的小矮房就被拆了。

小琴看着那些人灰头灰脸的,觉得有些同情他们,于是买了一些馒头给那些人送去。一个已经看不清脸的小伙子接过了小琴的馒头,然后羞涩的说了声:谢谢。声音小得可怜。

傍晚,忙碌了一天的小琴走在林荫道上。

忽然一个年轻小伙子迎面走来,男子看到女子竟有些失态。他目不转睛的望着她,小琴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只好轻声喊了他一声。

男子如梦惊醒,对女子连说了几声谢谢。

小琴现在才明白过来,那个男子就是今天接自己送去的馒头的人。

两人说了几句话,便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小琴仔细打量了这人,若不是因为他是做拆房的,自己或许会毫不犹豫的喜欢上他。

可因为有这一层在里面,她也就不敢这么想了,至少就算她敢这么想,母亲也不会同意他们的事的。她想到了最后,与其两个人痛苦的相爱,还不如不要相知的好。

2

男人很勤快,只要下了班就来帮小琴扎花。

一开始他不会,便请求小琴教他,小琴也乐得教他。便开始一把一把的教他如何才能把花扎的漂亮。刚学的时候,男人一个小时只能扎一把花。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他一个小时能扎的花也多了起来。

从1把到2把到3把……

那天,小琴忽然问起男人叫什么名字,男人吞吞吐吐的说:赵啸天。

说完,男人自顾自得笑了笑,转过身看着女人:这名字是不是很好笑啊。

女人摇了摇头,然后轻盈的说:不好笑啊,挺好听的,特别有霸气。

日子一天天过去,赵啸天也经常去花店看小琴,帮他扎花。

那天,赵啸天鼓起勇气把小琴约了出来。

晚风温柔的吹过脸颊,落日的余晖洒在街角,绿油油的树叶在风中哗哗作响。

啸天咬了咬牙轻轻拉住了小琴的手,两个人一直从街头走到街尾,中间一句话也没说。

3

上午时分,一个男人走进了花店,看了看正在扎花的小琴。

“姑娘,给我999朵玫瑰。”

“那么多啊,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多。”

“不过你稍等一下,我给老板娘打个电话。”

男人和蔼的笑了笑,没有回答。

不一会,一个中年妇女拉着一车的花来到了花店门前。

商量好价格之后,男人要求必须去一个人帮忙。老板娘就只好让小琴去了。

小琴坐在车上,看着车绕着一圈圈山路上去了,不禁一阵胆怯。

车子大概行驶了半个多钟头,最后停在了一个墓地前面。

下了车,小琴和男人一起将花放到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墓前。照片上的女人很漂亮,可以说是倾城。照片已经有点泛黄了,可能是时间久远的缘故。

刚才一直坚强的男人,不知何时两行泪水已经从他的眼帘里落下。

男人轻声抽泣着,脸上布满了痛苦的表情。

小琴站在旁边看着男人,不知不觉中,眼眶竟也湿润了。

一男一女两个人就这么站在墓地里不知呆了多久,男人忽然转过身将女人一把抱住。使劲将眼泪蹭在女人的肩膀上。

女人没动,她想起了曾经。

4

上学的时候,女人曾经深爱过一个人。

当时因为两家人不同意,所以两个人分开了。

但他们前一年还保持着联系,男人总会在节日的时候给她电话或短信,不久之后便断开了联系。

而面前的这个男人和当年那个男人像极了,几乎都是一个人。

小琴看了看男人朦胧的双眼,心像刀割一样疼。

“小琴,我是风,我是杜锋啊。”

小琴没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了风。

旧情复燃永远都比星星之火燃的快。

回花店之后,小琴就向老板辞了职。说也没跟啸天说就走了。

那天晚上,一个男人在大街上落魄的走着。满身酒气,嘴里还说着听不清的胡话。

从那以后,有人传回来小琴和风结婚了,又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也有人说,小琴和风过的很苦,日子一直很清贫。

那天,天空下着小雨。男人经过石拱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女人手里的油伞。

他记得那把伞,一辈子都记得。

他想冲上去,但最终没有。

他知道一个道理:爱她,就放开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