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母亲抱着孩子就这么走了,她走的很安详,苍老的面孔带着微微笑意。

——————题记

1

遇见她时,他还是一家清洁公司的垃圾收理工。

每天中午,他开着垃圾车路过她的面前时,她总是对他甜甜的笑。

在他心底那笑似乎可以将他的心都融化了。

日久生情,可一切尽不随天意。

过了些日子,他仔细的看向她的方向,她不见了。

后来,他也就没再打听。毕竟在那个年代,随便打听一个女孩子的事情传出去对各自的名声都不好。

就这样,他一天天继续开着垃圾车,视线里想看到的那个人却迟迟没有出现。

不知过了多久,他实在忍不住了,思念的痛苦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第一次走进她上班的地方,里面充满了机器轰鸣的声音。当他找到值班主任的时候,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之后,那个矮矮胖胖的值班主任瞅了瞅他几眼,然后用一种嘲笑的声音对他说:她到哪了,我怎么知道,再说就算她要嫁人也不会嫁给你这种穷光蛋!

他气愤的走了,心底填满了五味杂陈的苦水。

2

在她上班的地方,他认识了一个老乡。

他跟他说,她人很好,被叔叔带回家相亲去了。

他一下跳起来,像茅塞顿开一样拉着他的手说,谢谢。然后就跑出了门,冲向了电话亭。

电话里,他几乎是哭着跟家里人说话的。

因为生活拮据,他大概已经半年没给家里人通话了。

那头是母亲断断续续的哭声,这边是他倒着这些日子在外面奋斗的苦水。

最后母亲问他还缺什么不,他说出了那个女子。

母亲的最后一句话让他的心都笑开了花。

3

母亲已经年过半百,却是村里有名的媒婆。

从20多岁开始,村里有一半的年轻人都是经过母亲的介绍而成亲的。

小时候,他很调皮,总是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的母亲是媒婆。是村里最大最大的媒婆。

这话传到母亲耳朵里,母亲总是等他晚上回家以后狠狠的揍他一顿。

母亲希望她的孩子是一个谦虚的好孩子。

可后来,他依旧说,母亲依旧打,他说一次,母亲打一次。

渐渐的,他长大了,也懂得了谦虚,母亲也就不再打他了。

母亲刚挂过电话就破涕为笑了。

她知道那个女子,哦,不,她知道整个村子哪家的女子该嫁人了。还有哪家的儿子该取媳妇了。

那个女子的父母是卖药的,一辈子以救死扶伤为生。

那时,村里流传着他们家老坑人,一个普通药都比镇上贵好几块。

所以全村人对他们的印象都不太好,随着时间的推移,村里又开了几家大一些的药店。去他们那买药的人自然也就少了。

这次,母亲却是真的遇到了难题。

几年前,母亲晚上发烧,天下着倾盆大雨。

走到他们门口的时候,他去敲他们的门,结果门没锁。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忽然一道亮光让他的眼睛暂时失明。

待恢复正常以后,才发现屋子里已经坐着很多人。

他们家说他和他母亲是贼,母亲一下就发火了,也顾不得正在发烧了。

母亲站在地上拿起一个药盒就朝对面的几个人扔了过去,这下,屋里就炸了锅了。

他拿着东西要打他们,他们拿着东西要打他……

4

第二天,他和母亲回了家。

从此,两家人不再往来。

不久以前,母亲听说那家人在寻姑爷。一下就猜到了他们的目标是自己的孩子,但令老人感到意外的是儿子竟主动喜欢上了那家的姑娘。

无奈之下,母亲只好登门提亲。

第一次去时,那家人毫不留情的将年过半百的她赶了出来。

她还没有说任何话。

第二次去时,那家人把母亲留了下来,给母亲做了热饭热菜。

等她说完才说了句,我们告诉姑娘让她考虑考虑把。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双方各让一步也就那样和谐了。

这源自于母亲的苦口婆心,两次她的脚上都磨了泡。

最后,姑娘终于答应了。

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他要去她家过,原因是她家只有她一个女儿。

母亲点了点头,答应了这个在她眼里不是条件的条件。

5

当话筒另一端传来母亲沧桑的声音,他听的都傻了。

“她同意了,她终于同意了……”他在嘴里反复念叨着这句话。

在年底之前,母亲想看到他们俩结婚。

几个月后,他回去了,

两个人在亲人的祝福声中完了婚,结婚当天他紧紧抱住母亲失声痛哭了一场。

那些母亲去她家求和的事情,他一点也不知道。

两年后,她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

她笑着说,儿子长得像他,再生就得生个女儿,长得像她。

6

母亲依旧在劳动着,田里,地里的东西都等着她去收。

那天晚上,他和她抱着孩子一起回来看母亲。

母亲坐在炕上,他去给母亲烧鸡汤,她去给母亲端洗脚水。

回来时,母亲倒在了炕上。

他以为母亲睡着了,等把手放在母亲鼻子上的时候。

他哭了,泪默默的流下来。

母亲抱着孩子就这么走了,她走的很安详,苍老的面孔带着微微笑意。

后来,村里人把母亲去她家求和的事情告诉了他。

不久之后,他们就离婚了。

离婚那天,他走到母亲的坟头,捧起一把把黄土,撕心裂肺的喊着母亲的名字。

无论他如何喊,回荡在天空中的总是他那破碎的声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