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魂

篇幅较长,请耐心欣赏。

(一)粉色笔记本

夏日的操场上,训练了一下午的运动员已经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宿舍。

一个人走着,不知不觉竟走到了操场。

袁芳抬起头,视线里稀稀拉拉的几个人聚在操场上练习着篮球。

看起来,那几个人分外眼熟。

袁芳记得在学校的公告栏上看到过他们几个人的名字:其中一个是陆钱,另一个是赵随。还有几个是不认识的。

袁芳心情本来很好的,可因为汤圆告诉她,她的笔记本出现在了体育班的男生手里。

笔记本里记录着袁芳的所有心事,连爸爸妈妈都没有看过,更别提给男生看了。自收到这个消息以来,袁芳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她不知道自己一个看到帅哥走过都会脸红的小女生如何开口去要自己的笔记本,只好硬着头皮豁出去了。

走到篮球场边缘时,袁芳停住了脚步。

看到走过来的美女,几个男人开始了议论。

“哎,快看。”

“好漂亮…”

“找谁的??”

一丝红霞飞上了袁立的双颊,她羞涩的低下了头。

良久,几个男生停止了篮球。

也许是因为看到了站在篮球场边缘的羞涩女生。

赵随走过时,袁芳一把拉住了赵随的袖子。

“你等会,可以吗?”

袁芳的声音有些颤抖而微小,或许是因为看到了赵随强壮的一面。

跟其他同伴做了个手势,赵随一个人留了下来。

其中的几个同伴开始讨论赵随与这个女孩子的关系,赵随做出一个打他们的手势,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这一切袁立都看在眼里,脸更红了。

黄昏,落日的余晖洒在袁芳的脸上,令她显得异常迷人。

操场上只剩下两个人,夕阳落在两个人之间的空地上,有些孤独。

赵随转过头看着袁芳:有事吗?

“可以把..笔记..本..还给我吗?”

赵随哈哈大笑,回到:“什么笔记本?”

“就是,粉红色的那个。”

“哦,知道了。有空给你”

说完,袁芳匆匆向教室走去。

忽然,赵随在夕阳里大喊: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袁芳。”

(二)秋的心事

天渐渐黑下来,犹如一个懵懂的少女戴上了神秘的面纱。

夏天的夜空,星星不停的闪烁,像在召唤着谁的灵魂。

赵随站在窗户前,想着前几日的遭遇。

清晨的天空被一层薄雾笼罩着,有些迷茫而哀伤。

在校园里走着,两旁是绿色的大树。

坐在座椅上,赵随环视了四周一圈,发现不远处竟有一个红色的东西。

捡起来,竟发现是一个日记本。他睁大了本就不大的眼睛。

更令他惊讶的是,日记本的内页竟然赫然写着“袁芳”两个大字。

第一次听到袁芳这个名字是在来学校报到的时候,那时,他还是个毛头小子,一身小混混的打扮。

开学的时候,结交了班里的几个同学,关系还算不错。比青山与大树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赵随在日记本上这样描述几个人的关系。

一天黄昏,一个同学非常兴奋的冲进宿舍(有点像中了五百万的彩票),整个宿舍的人都等待着听到他的好消息,眼睛瞪的已经不能再大了,整个宿舍只剩下几个人的心跳声。结果待那人说了之后,几个人像是熊熊燃烧的烈火忽然被猛地泼了一瓢冷水。那人紧紧的捂住胸口说(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我见到了一个天仙。几个人在丢给他一个酷似你得了神经病的表情之后,继续自己手里未完成的事情。

那一天,赵随记住了那个人的名字,他叫陆谦。

几个人忙完了就开始数落陆谦,像人民在批评一个犯了大错的干部。

宿舍里的声音震耳欲聋,赵随实在是忍不住了。

便在其他几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具体应该是嚎叫):别闹了。让不让人活了!!

经过一番暴风雨的摧残之后,声音戛然而止。

几个人眼球都快出来了,赫然的看着刚喷发过火花的赵随。

赵随被看的有些胆战心惊,几个人也不说话就这么傻傻的看着。

过了一会,几个人才算恢复过来。

风平浪静之后,赵随向陆谦招了招手。对他说:别在刺激这群疯子。

陆谦满含感激的对赵随笑了笑,以表感激赵随的救命之恩。

自那之后,赵随与陆谦便成了好朋友。

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其他几个人也就没在批评陆谦了。

经过了一周的历练,在盼星星盼月亮之后终于盼来了周末。

赵随,陆谦,王猛,刘虎,希蒙终于得到了释放。

在周五的晚上,五个人聚集在校门外的餐厅喝酒,窗外寒冷的天空吟唱着寂寞的歌谣。

一番疯狂之后,几个人开始沉寂下来。

细细回味着曾经美好的往事,像是在品一杯陈年佳酿。

陆谦忽然的一声嚎叫,将四个人从梦中活生生拉了回来。

四个人转头看着陆谦,陆谦看到这吃人的目光赶紧蒙住了眼睛。闭上眼睛,陆谦指了指角落上那个座位上的女子。

“看,就是那个。”陆谦小声的说,他被吓得不轻。

“什么?”王猛大声问道。

王猛这名字和他的性格神似,他说话可以将人震的三分钟没反应;他喝水可以吓哭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他买东西可以让营业员不敢相信……

陆谦回过神来,发现这次没有生命危险。像在天空徘徊了几圈的飞机终于得到了平安。

“就是那天我说的那个美女。”

昏暗的灯光,照耀在一张精致的脸上。可以看出那是被细心修饰过的,完美的有些虚假,但的确很迷人。如果说眼睛可以杀人,那在女子回眸一笑的那一瞬,她应该可以杀死所有在场的男人。

“她叫袁芳。”陆谦在四个男人被迷住之后,轻声的说。

“哦。好美的名字。”

“嗯,真好听的名字。”

“太好了。”

“……”

那一夜,宿舍外的月光比平常美了许多。

自那以后,赵随就一直在怀念那迷人的回眸一笑。

赵随小心翼翼的捡起日记本,像捧在手里的不是日记本而是价值连城的珠宝一样。

“袁芳,袁芳……”赵随轻唤着这个名字,心潮开始澎湃。

翻开第一页,第一页的日记这样写着:

今天,他走了。最后那一刻心像被生生撕裂,他的音容烙在我的生命里,他永远都那么美丽。他是带着快乐走的,他并不痛苦,啊,这辈子我永远都无法忘记你。雨峰,这辈子,我都不会丢掉与你的记忆…

纸上有些许水渍,显然,那不是水,而是泪水。

赵随的脸像被人抽了一巴掌,心开始疼起来。

“我不能再继续了,我崩溃了……今天,我会永远记住的。别了,雨峰。”

收起精致的日记本,身旁的大树落下了几片叶子。

赵随转身走了,留下几颗大树独自享受着寂寞的阳光。

(三)天堂的歌谣

赵随小心翼翼的将笔记本拿回了宿舍,像珍宝一样藏在了自己的床头。

没过几天,希蒙发现了赵随的异常。

袁芳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想起了一年前的那天。

清晨的天空被一层薄雾笼罩着,袁芳坐在雨峰的旁边。

两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画面和睦的如同虚幻。

而当前方的红灯变成绿灯的时候,雨峰正给袁芳剥着橘子。

那金黄的颜色,在袁芳眼里美极了。像太阳一样神圣。

“嘭…嘭…”两声巨响震耳欲聋。

路人全都围了过来,鲜红的血和金黄色的橘子交汇在了一起,看得人触目惊心。

雨峰的头部被活生生的拉开了一个洞,而袁芳也被驾驶台压在座椅上不能动弹。腿上承受的压力,让她有点承受不过来,要不是路人的急救,几次都差点晕了过去。

车已经被撞的严重扭曲,两个人的鲜血染红了整个车厢。

袁芳轻轻闭上了眼睛,她不敢看,她不敢接受这一切。

再次醒来的时候,雨峰已经不见了。

当她声嘶力竭的质问家人雨峰去哪了。家人只是默默低着头抽泣。像一群被质问的孩子。

袁芳揉了揉眼睛,心开始抽搐。她最不愿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而且来得这么快。

她有些害怕,害怕自己是否可以活的下去。

一个人的世界,她曾经连想都没有想过。

曾经他那么爱她,他那么关心她…

那晚,袁芳一夜未眠。

夕阳西下的时候,她写下了这一天的日记。

只可惜,她写了一半就写不下去了。

赵随翻看着一页页日记,他记得从那天之后,袁芳竟没有一天是快乐的。

日记里,袁芳提的最多的只有两个字:雨峰。

这个名字是袁芳和雨峰去爬山的时候,那天正好下雨了。所以袁芳就给与雨峰了这个别名。

阴影不像云彩,过去了就没有了。

一年了,袁芳依旧无法忘记雨峰。特别是每当她看到大街上那些手牵着手的情侣,心就变得更痛了。

女人都需要一个依靠,袁芳也不例外。

袁芳也曾想找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可自己长得又漂亮,追自己的人也多。却没有自己喜欢的,自己喜欢的却已经有主了。

就这样,袁芳被“剩”了下来。

佛说:五百次轮回,才换来擦肩而过。

袁芳想了想,雨峰应该是经过多少次轮回才换来与自己的相遇呢。她无法计算了,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

心又开始痛起来,校园的座椅上一个女子顺着座椅倒了下去。那正是袁芳。

如果天堂真的有歌声的话,那么袁芳希望有一天可以听到雨峰为自己演奏的歌声。

她满心欢喜的期待着,无论需要多久。哪怕是一年,十年…

这个黄昏里,温柔的夕阳又伤害了两个多情的人。

(四)心不在跳动

一天天渐渐过去,赵随已经忘记是什么时候捡回了那个日记本。

自从把粉色的本子捡回来之后,赵随就把它放在枕头下面。

每天早上都会看一篇里面写的内容,有时候看着看着就哭了,有时候看着看着就笑了。

在赵随离开之后,希蒙伙同陆谦还有另外几人开始了“抄家”。

作为赵随最好的铁哥们,陆谦其实是不想参与这次行动的,可是,如果不参加又满足不了自己的虚荣心。

最后,他答应另外几个人,他不动手,但他要第一个看内容。

几个人没说话,默认了他的意见。

希蒙从赵随的枕头下面拿出了粉色的日记本,递给了陆谦。

陆谦颤抖着接过了日记本,开始结结巴巴的读起来。

“今天,今天。。。今天,我又想你了。

今天窗外又下起了小雨,稀稀拉拉的,好美。

那时,你笑眯眯的说:我是春天出生的,春雨贵如油。那你可要好好珍惜我。

我倚在你的怀里,使劲的点头。”

轰隆隆。轰隆隆。。

窗外的天空传来几声震耳欲聋般的雷声。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过了一会,陆谦拍了拍胸口,声音再次响起来。

“我想你了,感觉好痛苦。你呢?你难过吗?有在想我吗?为什么你说过会为我擦干泪水,为什么你现在不来给我擦干呢?你失信了。我恨你,我恨你。。。。。。我真的恨你吗?我想了好久,我擦干泪水,再次拿起笔。我恨你,真的恨你。爱到深处便成了恨。”

哈哈哈哈。。。

几个男人顿时捧腹大笑。

窗外下起了雨,稀里哗啦的。

陆谦继续念着,雨点盖住了几个人的笑声,他们像在另一个世界。

在图书馆坐一上午的滋味真不好受,可赵随本就是学校的“招牌”,在图书馆的时间比在别的地方时间多,所以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走到门口,才发现外面已经下起了雨。

夏天的雨总是越下越大,像积蓄的思念。

在图书馆的门口站着一个女孩。

粉色的发夹,黑色上衣,白色的裤子,淡黄色的鞋子,一头飘逸的长发。

这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美。

可能是因为赵随看得时间太久,女孩的脸红了半边。

两个人就那么傻傻的站着,雨依旧哗啦哗啦的下着。他们的世界中一切却都是静止的,安静的让人匪夷所思。

那一瞬,两个人的眼神交织在一起。

他看着她,她看着他。

他们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好像什么也没明白。

赵随忽然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了女孩的身上,女孩的脸刷的红了。

两个人顶着衣服冲进了雨里。

陆谦不在读了,他实在读不下去了。

以前,他不明白,他觉得这世界再也找不到好女孩了。

可直到今天他才明白,这世间竟还有如此痴情的女孩子。

他的脸红像苹果,心在一滴滴流血。

忽然,陆谦猛的拉开门冲了出去。

雨滴落在陆谦的全身,他告诉自己:今天,今天,就让雨水洗去我所有的污秽,让一切重新开始。

单薄的身体在微微颤抖,陆谦却感觉不到一丝寒意。

陆谦告诉自己:我不冷,真的不冷。

雨越下越大,陆谦有些支撑不住了,但他没有放弃,也许在他的心底有那么一个信念一直支持着他。衣服很快就被打湿了,赵随只好拉着女孩的手拼命的向没有雨的地方冲着。

终于到了没有雨的地方,女孩的手挣扎了几下,赵随才猛的松开手。

女孩腼腆的说,你捏疼我了。

赵随连连道歉,心里却喜滋滋的。

远处的陆谦依旧站在雨里忏悔着,这辈子他永远也不能原谅自己。

看着女孩的背影,赵随心里开心的笑了。

那一刻,他的心不在跳动,不是不在跳动,而是不在只为他自己跳动。

(五)谁动了我的琴弦

宿舍里,只剩下三个男孩。陆谦,赵随,希蒙。

电视上播放着无聊的肥皂剧,窗外是万里无云的天空。

蓝蓝的,空空的,显得有些寂寥。

希蒙双手在手机上拼命的按着,陆谦不经意看了一眼。

“哼。”继续玩着手上的游戏机。

赵随坐在窗前望着寂寥的天空发呆,世界都变得安静起来。

一切都变得安静,鸟儿不再鸣叫,鱼儿不再游动。

却发现一切又都在冥冥中早有注定。

正如张爱玲所说的那般: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碰上了。

在时间的长河,平静的表面底下,深埋着蠢蠢欲动的暗涌。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在一瞬间爆发。

时间总是过的太快,赵随拿出枕头底下的粉色日记本。

“今天是该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你说什么?”一边吃东西的陆谦问道。

希蒙依旧在发着短信,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一个发短信速度的天才,那肯定非他莫属了。

赵随没说话,默默离开了宿舍。

操场上还有几个在打篮球的,看起来球技还不错。

赵随笑了笑,似乎在他们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夏日的阳光总是想要夺取人命,而黄昏却是美不可言。

漫步在落日的余晖里,任凭一片片提前枯黄的叶子落在肩上。

当走到那块被称之为姻缘石旁的时候,赵随停下了脚步。

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倚在圆滑的石头旁,脸上洋溢着甜甜的微笑。

落日的余晖洒落在少女的脸上,更为少女增添了几分姿色。

赵随红了半边脸,可能是因为他姗姗来迟的缘故。

他像一个羞怯的少女,小心翼翼的递上了粉色日记本。

女子银铃般的笑声像惊醒了赵随。

赵随猛的收回手,粉色日记本落在姻缘石的边缘。

少女一把接住日记本,按在胸口,像很心疼的样子。

黄昏的阳光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得很近很近。

满天星斗的景色在这里很少见,因为很多时候这里都下雨。

陆谦躺在草坪上,双目呆滞的望着星空。

很多人说回忆是甜的,而他的回忆却充满了苦涩。

像这里的夏天,总是阴雨连绵或空荡荡的天空。

曾经的那个人,曾经的那段事,曾经的那些,那些一切的一切。

赵随开心的笑着,不仅因为日记本还了袁芳。更是那天在图书馆的女子竟也是袁芳。

像一把很久未动的弦,忽然被妙龄少女拨动了。

便重新奏出美妙的音乐。

(六)一个人的日子

暑假在不知不觉中来了。

三个人都分别回了自己的家。

赵随走在乡间小径上,满山郁郁葱葱的大树。

看着看着不禁令人有些心惊胆颤。

陆谦自回到家以后就一直在忙,忙这个,忙那个。

他忽然想起些什么,看着不远处忙碌的人们。

希蒙在学校宣告放假的那天下午,命运似乎也宣布了他人生的悲剧。

赵随自从认识袁芳之后,心情就好的不得了。

以至于他连前几天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都忘记了。

后来想起来的时,他捂住心口很久很久都没说话。

那哥们长的胖胖的,真不知道如果那哥们给自己一拳会是什么感觉。不敢想了。

陆谦在翻家里的东西时,看到了那个黑色的围巾。

站在窗前,那一段美好的日子浮现在眼前。

漫天飘飞的雪花,一片片落在陆谦的肩上。

他帮那个叫苏姗的女子拂去肩上的雪花。

两个人在雪花中,凝视着彼此美丽的脸庞,雪花飘落的声音回响在耳边。

他拉着她的手在雪花中翩翩起舞,鲜红的脸颊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雪花一直飘着,她秀丽的长发在雪花中显得更加美丽。

她紧紧的抱着他,脸上密布着盈盈的微笑。

当他的唇落在她的唇上时,她微微颤抖了一下。

脸颊依旧那么美丽,她的唇却那么冷。

那天,他度过了最快乐的一天。

不久之后,她走了。

远去了法国,她向往的地方。

在他的日记本上,那天他的日记这样写道:

她的唇很冷,也许,这辈子我也温暖不了她的唇。

她的长发很长很美,美的让我如痴如醉。

许多人看见我和她走在一起,都说我们是天造地设。

我只是呵呵的笑着,而她的脸总是在那时飞上一道红霞。

我明白,我们之间离的太远。

今天,天空的雪花好美。

我吻了她,像王子吻公主一样吻了她。

在无数个夜晚,从噩梦中醒来,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的总是她的身影。

与她在雪花中翩翩起舞的影子,她在舞台上那曼妙的舞姿……

在我眼里,她的所有都那么熟悉,那么刻骨铭心。

……

就让这一切成为记忆,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及我的墓碑上。

她,我心爱的姑娘,这一生我足够了。

……

陆谦看到这一段话,泪流满面,撕心裂肺的痛从心底传来。

窗外是随风飘落的梧桐叶,她像梧桐叶一样消失在一年前的这个季节。

落日的余晖洒在他的脸上,他的表情像是世界末日在下一秒即将来到。

在法国梧桐树下面,她跟他做了最后道别。

他看着她离开,没有挽留。

她应该拥有自己的梦想,她那么美丽。

她是蝴蝶,但不属于这片花海。

那天,陆谦一直没有哭。

在濒临崩溃的边缘,他痛苦的忍受了一下午。

黑夜渐渐吞噬着一切,她的身影、他的落寞……

黑色的光芒催生着寂寞,它吞噬着每个孤独的人的心。

昏黄的灯光,印衬着希蒙的悲伤。

希蒙坐在奶奶的床边,望着老人惨白的脸。

天空那一轮明月孤独的绽放着,像在午夜里一个孤独的舞者。

三天了,三天希蒙的眼眶已经套上一圈黑色的伤痕。

三天他都没闭眼,他要看着奶奶,看着奶奶好起来。

赵随现在终于明白了思念一个人的痛苦。

走在大街上,看着那一对对情侣。

赵随的心飘到了远方,那个拿着粉红色日记本的女子。

每当夜幕降临时分,这个世界总是在诞生着落寞的人,或者黑色给孤独的人带来了黑色的伤。

(七)金黄的枯叶

赵随第一个回到了学校,思念的魔咒令他无法自拔。

这些天,他急切盼望的就是想见到袁芳。

希蒙依旧每天守在奶奶的床边,白天、晚上不间断。

只是在他实在不能支撑下去的时候,才去休息一会。

陆谦在去年过年的时候,收到了一封信。

但他忘记看,一直到几个月之后打开来才发现是苏姗寄来的。

苏姗约他去玩,他错过了。

后来一个朋友告诉他,他看到苏姗牵着一个男人的手在散步。陆谦笑了笑,没有说话。

在湖边,赵随找到了正在画画的袁芳。

赵随在袁芳的旁边坐下,安静的看着袁芳画画时认真的神情。

袁芳终于画完了最后一笔,她转过头看着赵随炯炯有神的双眼。

赵随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她的眼睛那么有神,令他难以忘记。

黄昏的时候,希蒙坐在去学校的车上。

“奶奶走了。”

“嗯。”低沉的声音,撕心裂肺的痛。

“奶奶,奶奶……”

“您答应过我的,要给我唱童谣,您怎么就这么走了??”

男孩走出门,跪在水泥地上,双手成V字型,抬起头,像一匹受伤的狼。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命运总是这样。”

不幸总是降落在这个男孩身上,像狂风暴雨一般摧残着他脆弱的幼小的心灵。

她走了,他心底最爱的人走了。

小时候,她曾把他背在背上走过许许多多路。

小时候,他记得她灿烂的笑容。

小时候,许多个小时候组成了美好的回忆。

希蒙回来了,他错过了最后与奶奶相处的日子。

天不遂人愿,世间的大多数事情都是这样。

那一天,赵随开心的笑了。

也许,所有的爱情在一开始都是这般美好,或者,比这更美好。

他如愿了,那一天赵随和袁芳走到了一起。

光秃秃的山坡,万里无云的天空,寂寥的风,落寞的人。

陆谦去了一年前雪花纷飞的那个地方,心底浮现出李清照的一句诗:“物是人非事事休”。

有时候,思念真的是一种病。一种无药可治却令人快乐的病。

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希蒙心如刀绞。

他累了,真的累了。

命运如此对他,谁能帮他改变??

很多时候,我们总企盼自己的命运比别人好,但那太难,像一个梦。

黑夜像一个深不可测的深洞,向外散发着令人窒息的魔力。

希蒙被笼罩在黑夜里,泪水顺着脸颊流到嘴角,并不咸,而是没有了味道。

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在做一件事情屡遭失败之后,有的人放弃了,有的人还在默默继续。而继续的那些人最终获得了成功。

那些日子,他们都没有发现:叶子渐渐黄了。

(八)恐惧的平静

在那些日子过去之后,三个人同时回到了学校。

整个校园被笼罩在一片金黄色里,落叶在秋风吹过的时候唰唰落下。

声音很好听,也很美。

希蒙走在叶落黄的旁边,一个人,低着头,叶落黄的叶子一片片从他头上落下来。

有的落在肩上,有的落在他的白色衬衫上,看起来美不可言,却给人带来一种一丝丝感伤。

叶落黄是校园里那条林荫小道上最大的树,也是整个大学校园最美的树。

一块黄色的木质牌子挂在叶落黄的树干上,上面这样写着。

叶落黄,最美之时也是陨落之时。

它只有在叶落的时候才会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芳香,它金黄的叶子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它很平凡,像一个平凡的人。

在每年叶落的季节,金黄色的色彩下面簇拥着一堆堆情侣。

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心底荡起一阵阵涟漪。

金黄,绿色,金黄,绿色……

多少年来,它一直这样循环着。

枯枝落叶醉情人,倾此一笑落黄花。

啊,希蒙不得不发出感叹。

这个牌子也许是不久前才放上的,因为在希蒙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还没有这牌子。

叶子一片片落下,我为何始终不能忘记她,世间的爱情为何都如此之苦。

我不敢回想过去,那些总是像黑夜那般令我胆战心惊。

在陆谦的日记本上,写下了这样几行字。

这是他最近几天来写的第一篇日记,他被回忆侵蚀着灵魂。

苏珊总是时不时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令他感觉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很多时候,陆谦在晚上做梦醒来的时候,都会使劲寻找她的身影。

梦中的她,依旧那么甜甜的笑着,脸上的两个酒窝清晰可见。

还是在那个下雪的地方,她与自己翩翩起舞的情景再次浮现在脑海里。

花开了,就在雪花飘落的地方。

啊,雪莲。是高山雪莲。

苏珊惊呼着,她最喜欢雪莲花了。

在她的书桌上就有一个十字绣,上面是一个雪莲花的图案。

梨花瓣瓣从她的窗前落下,像是在梦中一样。

苏珊喜欢在没人的时候给陆谦写信,一封接着一封的写。

无数个不眠之夜,她都坐在书桌前一行接着一行的写,她知道,有一天,他们肯定会分离。

那一切在苏珊踏上离开的路途时,就在时光的隧道里越来越远。

当天亮的时候,希蒙揉了揉眼睛,才发现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陆谦从床上坐了起来,眼帘上挂着泪珠。

这个梦如此平静,而往往平静的东西总是令人害怕,比如黑夜。

(九)夜晚的光

世界上走的最快的不是人,而是时光。

那个迷人的金秋,两个人牵着彼此的手,走在叶落黄的下面。

手心里满是对方的温度,袁芳露出洁白的牙齿傻傻的笑着。

赵随坐在叶落黄的树下,将自己和袁芳的名字刻在了一起。

也许,命中注定他们会幸福一辈子。

但命运这种事,有时候只属于一个人,或两个人。

迷离的眼神遥望天际,总想在那里找到些什么,找到那些可以给自己安慰的东西。

陆谦站在落地窗前,巨大的玻璃映射出他的落寞。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音讯渐渐消失在耳边。

“谦哥,她下个月15号就回来了。”

“谦哥,她过10天就回来了。”

“她过5天就回来了。”

“她过3天就回来了。”

“她过1天就应该到了。”

……

这是一个痴情的女子,她每天都会准时将苏珊的消息告诉陆谦,她叫他谦哥。陆谦不知道她的年龄,她却对他的背景了如指掌。她为了他们的幸福牺牲了自己的幸福。

她是谁,陆谦只知道她叫小蝶。其他的一概不知。

以前,苏珊总是提起她。

她们可能是好朋友吧。陆谦这样想。

不知在多久以前,有一个男生对小蝶表白,被小蝶拒绝了。小蝶对那男生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放弃吧。

当男生问起是谁,小蝶说出了陆谦的名字。

后来,这些话传到陆谦的耳朵里。

陆谦感到十分愧疚,小蝶竟如此喜欢自己。

可自己却无法给她任何承诺,偏偏是这样小蝶就越关心陆谦和苏珊。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

一年多了,小蝶一直这样默默关心着陆谦和苏珊。

苏珊走了,小蝶只是经常对陆谦嘘寒问暖。

陆谦终于想了起来。

那双忽然出现的线手套,那件手织的毛衣,那双精致的上面写着“22”的限量版球鞋,那个有一只蝴蝶和竹子的黑色帽子……

那么多,小蝶做了那么多。

这辈子,他也还不清小蝶的情。

心甘情愿,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小蝶在新日记本的扉页写下了这句话。

这句她看了一年多的话,这句随时看到都会刺到她的心的话。

一个人过,一个人生活,一个人的日子。

一个人没什么不好,像湛蓝的天空。

一个人没什么好,像寂寞的天空。

希蒙一个人过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显得美丽而寂寞。

路边的法国梧桐一颗颗消失在车后面的深邃的黑色里,那些令人心惊胆颤的黑色。

那一片长满蝴蝶兰的山坡,而今已经尽显苍凉。

还记得那一季花开,希蒙在山坡上欢声笑语时,那采茶女的回眸一笑。

也就在那时,希蒙发誓要找到她,即使是用一辈子也要找到她!

茫茫人海,找一个人如大海捞针。

他没在见过她,梦中却经常梦到她的身影,她那令人魂牵梦索的回眸一笑。

几年过去了,他一直在寻找。

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在梦里寻找她的影子。

可天不遂人愿,谁也无法预料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落在平静的湖面上。

那湖像一面镜子,不听风雨,不观世事,它永远都那么平静。

河畔的金柳安静的微笑着,她也喜欢夕阳,像喜欢湖一样。

这些平静在我眼里,那么美丽,却那么恐怖。

像那句话所说的一样:平静的河面,在河底一定蕴藏着奔流的暗涌。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冲出来,伤及性命。

夕阳渐渐消失在天边,这个世界即将进入黑夜。

这是轮回,谁也改变不了。

像一段爱情结束,新一段爱情开始的轮回。

夜色渐渐侵袭世界,黑色包裹了月光。

在苍茫的夜色里,月光惨白无力,显得孤独无依。

(十)下一个冬天

秋经不起时光的轮回,奄奄一息。

一片片枯叶随风飘荡,飘到不知什么地方。

有时候觉得,一个人的生命也如此。

出生,成长,漂泊,定居,逝去……

完整的一个轮回。

在枯叶落尽的季节,一对男女面对面站在叶落黄的树下。

男的腼腆的低着头,女的死死的盯着男的,满心欢喜的等着他下一秒的动作。

只见男的颤抖的露出手心里的玫瑰,鲜艳的已经变得粉红。也许是因为汗水的浇灌。

等待是痛苦的,像单恋一个人。

当男人小心翼翼的拿出玫瑰的时候,他直接插入了女人的心脏。

鲜血奔涌,女人惊讶的望着男人。

满心期待幸福的表情,僵在了她精致的脸上。

泪水、汗水顺着男人的脸颊流下来,在脸上留下一道泪痕,或者是汗迹。

那一刻,女人依旧那么美丽,那么楚楚动人。

那一刻,男人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叶落黄的最后一片叶子落在男人的肩上,宣告着秋天已经过去了。

鲜血侵湿了女人粉色的日记本,两行泪水顺着她精致的脸颊落了下来。

那一刻,她才明白也许他们本不该相爱。也不该相遇,他们的爱情是错误的。

三年前,她曾亲手将一个女高中生逼死。因为一个男生的爱。

那时,她不知道那个女生是赵随的妹妹。

这一世,她错过了很多。

这一生,她很幸福。

至少在最后的日子里,她遇到了心爱的他。

她从不在乎结局,只要过程美好就足够了。

她是一个精致的女子,却逃不过那句“红颜薄命”。

她是一个细心的女子,却躲不了爱情的折磨。

她是一个平凡的女子,却挣脱不了命运的枷锁。

女子惨白的脸色,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

眼神显得空洞而落寞,这一生她真的累了。

女子倒在了叶落黄的树根旁边,眼神里饱含着泪花和对幸福的期盼。

她曾梦想在叶落黄的树下遇到那个心爱的他,她曾梦想与心爱的他在叶落黄的树干下牵手一生,她曾梦想与他在叶落黄下面盖一个小房子,然后为他生很多孩子……

只是,那些只是梦想。

夕阳的余晖洒在她精致的脸上,泛起一丝丝白色的光。

男人的背影消失在落日的余晖里,那么深邃,那么迷人。

男人的手一直在不断擦拭着眼睛,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流泪,只是感觉眼睛涩涩的。

女子慢慢闭上了眼睛,她厌倦了这个肮脏的世界。

陆谦在机场碰到了苏珊,她正准备登机。

陆谦走过去,刚准备叫苏珊的时候,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拉着苏珊的手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登机口。

当陆谦大喊苏珊的名字时,苏珊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落魄的男人。讽刺的笑了笑,离开了男人的视线。

男人双腿无力的跪在了地上,冰冷的地板侵蚀着他的体温。这一刻,他没有得到任何安慰,他曾那么爱她。

希蒙落寞的走在冷清的大街上,采茶女的音容总是浮现在脑海。

他在梦中无数次的梦见她,却总是天不遂人愿。

这一生,也许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了。

错过的注定错过。

希蒙在心底刻下了这两句话,还有采茶女的音容。

路边看不到绿色了,看不到了。

一天清晨,人们在一间房子的楼底发现了男人的遗体。

男人手里拿着粉色的日记本,微笑已经僵在了脸上。

人们在他的衣服里搜到了一个女人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正在湖边画画。

女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旁边便是男人细腻的目光。

人群中的一位老人轻声叹了口气,悄然离开了。

不久后,陆谦和小蝶结婚了。

两个人过的不算太富裕,但也还算幸福。

希蒙一直一个人过着平淡的日子,寂寞却清闲。

时光就这样慢慢过去,希蒙走得那天空飘起了雪花。

雪花一片片落在他的身上,映衬着他心脏上鲜艳的红色。

这个冬天安静起来,安静的等待下一个冬天。

【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