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那一季春暖花开

天空的雪不停的飘着,他错过那一季春暖花开,却遇到了这一季白色的浪漫。

——————题记

梨花树下小荷甜甜的笑着,背后的池塘里落满了梨花。

小荷长的很美,梨花带雨的女子。那时,小九总喜欢这样说她。

小九家里很穷,他也没上过什么学,只是在修鞋匠王麻子那里学了两年修鞋。然后就到镇上摆了个小摊修鞋。

每天6点起床,晚上9点回家给小荷做饭。

两个人过的清贫,倒也幸福。

小荷在清风阁找了份收银员的工作,那还是小九认识的一个经常来他这修鞋的人给介绍的。

他们准备在年底结婚,可小九一直在为房子的事发愁。

小荷也说过,她不在乎有没有房子。

可小九总觉得没有房子,就委屈了小荷。

小九为人老实,勤快,在修鞋的时候,也有不少人给他介绍对象,选中小荷也许是他们真的有缘。

徐大妈再次拿着那双修了好几次的皮鞋来找小九,徐大妈的脸上已经密布着丝丝汗珠,看起来像是等了许久。

“徐大妈,怎么了?鞋又坏了?”小九一脸热情的问道。

“是啊,小九啊,帮我修一下吧。”

“哎,好咧。”小九笑嘻嘻的说。

修鞋一直很枯燥,徐大妈想不明白为何小九要选这个。

“小九啊,你也不小了。有对象了吗?”

“啊,大妈,没有呢。以前朋友给介绍过几个,后来知道是修鞋的,就又吹了。呵呵”

“哎,真够可惜的,这么好的小伙子。”

“谢谢大妈夸奖。”

“对了,有空我给你介绍个姑娘,我二姨的女儿。年纪和你差不多。”

“呵呵…”

看着徐大妈的背影,忽然觉得有点希望。

没过几天,徐大妈就把姑娘带来了。

三个人在茶楼坐了一下午,聊聊这个,聊聊那个。

不一会,徐大妈声称有事就先走了。丢下四目相对的两个人。

“小荷,你会嫌弃我吗?”

“不会。”小荷说完,浅浅的一笑,脸上露出两个酒窝。

“哦。”

小九在看到小荷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姑娘,倒不是因为她人好,心地善良,而是看到小荷粗糙的手就知道小荷的命也苦,而且听徐大妈说她很会过日子。

也就这样,两个人牵了手走到了一起。

两人并没结婚,小九觉得原因很多。诸如:没房,没钱等等。

小九依旧去镇上修鞋,小荷不久后也去清风阁上班了。

看着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小九像热锅上的蚂蚁。

后来,两人没订婚。

小九拿着小荷在娘家凑得几百元和家里的一些钱踏上了北上的火车。

北风凛冽,小九在建筑工地上找到了工作。

几十元一天不算多,但他每月都把挣得大部分钱都寄回家里。

家里一直催小九回去结婚,小九也很无奈。

那些日子,小九一直想着跟小荷在一起的时光。

天上的月亮总是那么圆,月光下的他看起来有些悲伤。

悲伤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小九和家里失去了联系。

一年了。

终于在漂泊了许久之后,和家里联系上了。

家里人说,小荷的家人以为小九已经死了,就逼着她和镇上的另外一户人家结婚了。

结婚的那天,小荷的脸上一直挂着泪珠。

听到这些,小九的心被活生生的揪了一下。

结婚后的日子,小荷一直都不快乐。但也还算是平淡的幸福。

丈夫的体贴,亲人的关怀,让她很快忘记了那个叫小九的男人。

那一年,小九在不久后回家了。

在小九原来修鞋的地方,他看到了一个脸上挂着泪痕的女人。

那是小荷。

“小荷。”

“小九。”

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我离婚了。”

两行泪水从小九的脸上落下来。

“嫁给我好吗?”

一个银白色的戒指摆在小荷的面前,犹豫了片刻,小荷接过了戒指。

天空的雪不停的飘着,他错过那一季春暖花开,却遇到了这一季白色的浪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