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断黑血庄

一条延绵的石阶,通向那看不到尽头的远方。

黑色的风,黑色的血,黑色的人……这就是黑血庄。

黑血庄的外围是一条黑河,黑河里有许多黑色的花蕊,绽放着一朵朵美丽而致命的花朵。

他们叫它黑栾。

据庄里一位老者说,这黑栾已经在这几千年。

几千年过去了,庄里一直很平静,奇怪的是庄里竟没有一个女人,连女孩都没有。

老者说,这一切皆因上古的一段历史。

那日,阳光明媚,不过这对于黑血庄来说不算什么,毕竟阳光在厉害也照不到黑血庄。

黑血庄第一任庄主度千秋,看着天上飞着一对白色的鸟儿,心头大感不快。说时迟,那时快。度千秋手一伸一只鸟便落到了他的手心。

度千秋结束了那鸟儿的生命,他心中只记得一句话:有我无天,有天无我。

那一对鸟是白眉鹰王身旁的叫白凤,传说白眉鹰王用了几十年时间才培育出这一对鸟,却一朝毁于度千秋的手里。

听闻,度千秋将他的一只白凤竟弄死了,白眉鹰王顿时掉了三根眉毛,那时,江湖上还没有人能令白眉鹰王掉三根眉毛的,度千秋是第一个。

老者停顿了下,接着说:曾经也有许多江湖人士成群结队来挑战黑血庄,不料都有来无回。那些日子,我们粗略计算了下,大概有三四百人。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来讨伐黑血庄了,江湖上更是传的神乎其神:说,黑血庄那地太邪门,去了几百人竟没有一个回来的。还有的说,黑血庄那地太黑,连太阳都照不到,你说能不怕吗?那一段日子,江湖上人心惶惶,凡是有人问怎么去黑血庄,回答都只有一个:不知道!因为知道的人都离开了这个世界,而见过黑血庄三个大字的人也都离开了这个世界。

不过,有句老话非常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白眉鹰王聚集了瞎子吴、瘸腿刘、单手宋、九指迭等江湖上的四大高手准备过几天攻上黑血庄,他们一路上还心高气傲的说:这次我们就要去看看真正的黑血庄。

待他们还没走到黑血庄三个大字的时候,在他们身后五十里的地方乱箭齐发,当时,瞎子吴就倒了下去。毕竟他眼瞎,虽然耳朵灵敏,但明枪可挡暗箭难防。几个人顿时警觉起来,围成一圈将自己的兵器都拿了出来,白眉鹰王带着几个人慢慢的往前走,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艰难。

忽然,一片叶子落下,白眉鹰王警觉的看着身后的几个人,竟一个比一个紧张,白眉鹰王给他们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慢慢走,没事。

后来,几个人慢慢的向前走,竟没有了刚才的声音,不过他们也不敢放松警惕。毕竟这是世间最黑暗的地方。

当几个人依稀看清一块白底黑字的牌子时,一阵乱箭再次刺来,几个人应声而倒。白眉鹰王拔出箭头看了看叹了口气,原来这是江湖上最毒的毒药:一春堂。白眉鹰王笑了笑,将胸口的衣服一拉,缓缓闭上了眼睛。

只见从白眉鹰王的胸口飞出一只白色的鸟,度千秋一看便知道那是最后一只白凤。

白凤径直向度千秋飞来,在度千秋的肩上停了一下便向那清澈的河飞去。

度千秋顿感肩膀一阵酸麻,顺势倒了下去。

眼神看着那只白凤朝前几日那只白凤落下的地方飞去,两只白凤落在了清澈的河里,不一会河水翻滚,颜色渐渐从清澈变为黑色。

看的岸上的人目瞪口呆,其中包括度千秋。

度千秋想了想才明白这是江湖上最出名的一种毒药:五香化骨散。

听闻,五香化骨散的制造者早已离开人世,一旦中毒世间再也无人可解,五香化骨散已经失传了好几百年了,度千秋不明白为什么白眉鹰王会有五香化骨散。

后来,度千秋才想明白,五香化骨散是一个被江湖人称为:白三眉。

白三眉,白眉鹰王。这果真就是两师徒。

可惜他明白的太晚,中了五香化骨散最多只能活三天,三天之后身体便会渐渐腐烂而死。

老人停下了,舒了一口,然后接着说。

度千秋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天了,反而显得十分坦然。整日游山玩水就像要游遍黑血庄才肯离开似的。

那日,度千秋终于支撑不住了。

看着房顶渐渐断了气,离开了这个世界。

从度千秋的身后拿出了一张黑色的纸,上面写着一个接班人的名字:田毒。

田毒永远都是那一袭白衣,在黑血庄里格外显眼。

那日,田毒经过那原本清澈见底的河,见里面全是深不见底的黑色,便取名为:黑栾。后来让下人在旁边立了一块碑,碑铭: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田毒小时候曾在街市上见过一个女孩,女孩淡红的脸蛋,深邃的眸子,长长的辫子,纤细的手指,令他对那女孩印象煞是深刻。

那时,他还记不起女子的名字,而今只是依稀记得她深邃的眸子。那些日子他知道他有点喜欢她,却发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黑血庄里的人终生不能娶妻,更不能与女人牵手。田毒是个例外,因为没人知道,所以也就没人追究了。

那些日子,江湖传闻又有许多女中豪杰要来闯黑血庄。

传闻毕竟只是传闻,不能当做真的。

没过几天果真有许多女中豪杰来闯黑血庄,不过结果和以往一样没有人能斗过黑血庄的人。

争斗的时候,还俘获了几个活的。

田毒令下人将那几个女子压到山下的一个客栈去关起来,当田毒赶到的时候,一个女子令他惊呆了,他感叹:实在是太像了,太像了。

眼前的女子与曾经的她确有几分神似,当问起名字,田毒更肯定她就是当年的那个她。

“还记得我么?”每一个有心机的人都会随机应变,田毒确定了眼前的女子就是当年的女子,便轻言轻语的对她说。

“记得,你不就是当年那个抢我糖葫芦的男孩吗?我一辈子都记得。”田毒想了想,然后命手放了这个叫做芸儿的女子。

“芸儿姑娘,在江湖上就听闻你厨艺不错,今日可否大展身手啊?”

芸儿浅笑,答:当然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田毒身旁的男子插了一句嘴,你算什么?老大让你做饭你就赶紧去,还谈什么条件。

“别,让她说。”

“好,你答应我,放了小菊,她是我的好朋友。”

“好,去放了那个叫小菊的女孩。”田毒对身旁的吓人这样说着。

渐渐的他发现自己有点喜欢这个叫芸儿的女孩了,于是对她的警惕便也放松了下来。

田毒渐渐的发现黑血庄没有这里舒服,想离开黑血庄和芸儿长相厮守。却发现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芸儿深邃的眸子经常出现在他梦中,深夜他总是会被惊醒。醒来第一个想的竟是芸儿。

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竟会这样。

芸儿依旧每天早上给他熬粥,但这日却是那个叫小菊的女子送来的。

田毒问:芸儿怎么没来,她不会有事吧?

小菊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说:没,没事。

随后,小菊放下了碗便走了出去。

田毒喝下了那碗粥便走向回黑血庄的路,在路中几次他都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却总被他自己认为是很平常,所以也就没在意。

走了不知道多久,田毒再也走不动了,晕倒在地上。

醒来的时候,身旁站着许许多多人,一个下人说:那个叫小菊的女子已经被关在了黑栾河下。

田毒全身乏力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们都退下。只留下芸儿一个人。

“芸儿,我快不行了。”

“没事的,你肯定没事的。”泪水已经在芸儿的眼眶里徘徊。

“我本想与你长相厮守的,但现在……”田毒说着,声音变得哽咽起来。

芸儿拉着他的手,缓缓的说:“没事的,我会一直想你的。”

“一直想我死对吗?”不知为何,刚才还有气无力的田毒忽然来了这样一句话,吓了芸儿一跳。

“你别装了,这出戏你演的真不错。”

“进来,把她拖出去直接送上天堂。”说着几个下人进来将芸儿拖了出去,不一会天空传来一阵哀婉的叫声。芸儿走了。

“去把小菊放了,她是无辜的。”

原来田毒就是故意要试试芸儿是不是忠心的,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她竟是死去的白眉鹰王的女儿。

而小菊则是一个贫穷家庭出生,从小被白眉鹰王压迫,自白眉鹰王死了之后,便一直被芸儿掌握着。

小菊看着田毒,不一会,双颊竟泛起一阵红晕。

“你自由了。”独毒说。

小菊看着他,深深的点点头,像是在感谢他。

深邃的眸子,红色的胎记,齐肩的长发……

田毒忽然一把扑过去将小菊抱住,口中终于叫出了埋藏在心中十几年的那个名字:菊,菊……

其实,小菊一直都知道,田毒就是当年的那个男孩,但由于芸儿的压迫所以就没敢承认。在她心底也一直矛盾着。

小菊趴在田毒的肩上,泪水打湿了他的白衣,两个人紧紧的拥着,谁也不愿在离开谁。

没过几天,田毒牵着小菊的手走过黑栾的时候,田毒叹了口气说:原本命中注定我们是相爱的,可你自己选择了这条路,谁又能改变呢?显然这番话是对那离开的人说的。

说完,泪水不经意落在黑栾里,顿时,河水翻腾,两个人呆呆的看着河水由黑变清澈,然后紧紧的牵着彼此的手走了。

错过的永远都只是风景,而身边才是最宝贵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