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的饺子

那时候,她只是个小学老师。在小山村里教一群10几岁的孩子,每天有规律的生活,几乎让她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因此在每个夜里,躺在床上她都暗暗鼓励自己,一定要坚持,两年并不算长。一定行的!

大学毕业时,她选择了到乡村支教这条路。家里极力反对,甚至有时旁人辱骂的言辞都飘到她耳边。大学时,她有个很优秀的男朋友。本来定好他们大学毕业以后就结婚的。可就在快毕业的前一月,她提出了分手。对于那个痴心的男子,这无疑是晴天霹雳。他不肯善罢甘休,他每天跑到她宿舍楼下去等她,誓要让她给他一个说法。而她,却担惊受怕的过着,生怕在下一秒就遇到他。自此,曾经相爱的两个人,终成陌路。

她家庭优秀,他出身豪门,若不发生那些事,他们或许早已喜结良缘。

大学时,她是班里的优秀学生,几乎年年得奖。于她面前,他则逊色了一些。他像一盆昙花,只是偶然一现。有时,闺中密友提起她男友如何如何,她总觉得没了面子。而在那之后的不久,他们就会大吵一架。然后以她的失败告终。他那么会哄她!即便是那次她发现他牵了密友的手。她也只是笑笑而已。

那时,在她眼里爱情轻如鸿毛。

瓢泼大雨的那天,他们又吵架了。就因为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她哭的一塌糊涂。于是打电话给密友,一起去唱歌。几个女孩子在KTV的包房里疯狂着,酒瓶散落满地。她在里面年纪最大,因此喝的最多。许久没唱歌的她,在那一夜,唱了不知道多少歌。直到嗓子沙哑,喉咙传来火辣辣的疼。她唱“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你爱的贪婪我爱的懦弱,眼泪流过,回忆是多余的,只怪自己爱你所有的错”每一个词,每个字,都深深刺痛着她的心。唱完整首歌,她早已泪如雨下。

那个晚上,她放纵自己;那个晚上,她唱着撕心裂肺;而他,却不经意间像一把刀划过她的心。耀眼过后,落下深深的疤!

凌晨的时候,她酒已清醒许多。朋友已被接回了家,唯独她独自一人。

大街上安静了许多,像极了他喜欢说的一句话:黑夜,诞生了寂寞;埋葬了繁华。

那时,她问为什么有个分号隔开。他把她往怀里拥了一下,说:如果把寂寞,繁华联系起来岂不会痛不欲生。

此时的她,难道不算痛不欲生吗?

她厌倦了那个家,参杂了虚伪和权势的家!她走进了一个僻静的街道,前面小棚亮起的灯吸引了她。她从未见过那样简陋的灯,从未见过那样简单的小棚。

她走了过去。

一个10岁大左右的男孩在棚子里忙着这边跑,那边跑着接水。可能是棚子太简陋,下雨的时候,棚子里面会漏水。另外一个看起来像是他爷爷的老人正弯着腰看着锅里煮的水饺。她走近,捡起地上一张纸板,看到了一个“饺”字。而那个“水”字明显是被雨水打湿了,已经找不到痕迹。男孩看到她捡起纸板,怀着敌意的跑过来把纸板抢了过去。莎把纸板递给了他,她明白他的意思。老人转过头来,看到了莎。轻声的说:“小姐,我这孙子不懂事”。莎朝他摆了个无所谓的姿势。老人朝里面指了指,示意莎小声点。原来里面还有个更小的孩子。

那时,莎竟要了一大碗饺子。她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有吃过饺子的!老人点了点头,边煮饺子老人边和莎聊起了天。老人告诉莎,这两个孩子都是他领养的。他无儿无女,也就只剩下这两个陪他。后来,他继续说,在他的老家还有许多这样的孩子。他们上不了学,没人照顾。当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来时,老人额头上的汗珠异常耀眼。老人转身忙去了,莎和着泪水把饺子吃的干干净净。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不再一无是处。

第二天,莎提出了分手。

于是,他开始讨要所谓的说法,甚至以自残威胁她。

她无动于衷,她执着于自己铺好的路。

一个月后,她离开了他,离开了那个城市。

即便是在离别时,他仍旧没有理解她。她感到一丝失落。

一个新的地方,她开始了新的生活。

这里没有汽车,没有灯红酒绿,更没有KTV。

刚到的那个星期,她感到十分不习惯。每天大脑几乎都在计算何时回去。

第二个星期,情况发生了好转,作为一个教师的她喜欢和孩子们交流。喜欢看孩子们纯真的眼神。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开始写日记。记录自己过去二十多年的所见所谓。她想把他也写进去,却发现每当快要写到他时,笔便重如千斤。

她希望看到他的信,看到他熟悉的字迹,希望看到他最近的照片,希望知道他最新的消息……

深夜里,她感到孤独无依。

白日里,她外表依旧坚强。

在快要到两年的时候,她收到了他的信。

他在信里说,他已经成了家族公司的总经理,家产过千万。他已经和一个深爱的女子订婚了。

她觉得自己一定会泪流满面,可最终她错了。时间淡忘了,淡忘了一切!包括感情。她只是觉得遗憾。

信末尾的几行字,却让她落下了伤心的泪水。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惊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她该回去了,鸟儿无论飞到何方,天黑了总是要归巢的。

她没有给他回信,他或许从未希望她回信。

他们终是错过了。

雪花纷飞,她依旧像个鸟儿,在雪地里,和一群孩子打着雪仗。

那时,她还未长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