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里从此永远有个你

小沃站在阳台上,看着琳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平线上,只觉身上的一个地方渐渐下沉。

今天是他和琳的最后一次见面。

相恋六年,他们经历了许多风雨,但今天还是分手了。

小沃心碎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死。

现在他的脑海里实在太乱了,他爱的那么深,却也伤的那么深,除了死他想不到别的来减轻痛苦的办法。

慢慢闭上眼睛,双腿在往前迈一步所有的痛苦就消失了。小沃这样想着。

“你在干么?”一个女子的声音传入耳际。

一只脚已经迈出去,只剩另一只脚支撑着整个身体。

女子一把抱住了正准备结束生命的他,抱的紧紧的,在她心底再也不想放开眼前的这个男人。

那个女子叫雪,是小沃在酒吧唱歌的时候认识的。

天空中下着雪,她蜷缩在酒吧的一个角落里。小沃来上班时发现了在角落里的她,觉得挺可怜的就先去给她买了点吃的东西,让她在那里等着自己。雪不停的颤抖,小沃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她披在身上,雪满足的眼神看着小沃向舞台走去。

过几天,小沃给雪找了一个服务员的工作,离小沃住的地方不远。给她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告诉她有空就来找自己,有什么事情跟自己说就可以。

一个周末,雪那天刚好休息。她先出去帮小沃买了一些吃的,小沃每天早上很早起床顾不得吃早饭,上班也很累雪就给他随便买了一些吃的,雪走到小沃门口时,才发现里面没有人,只好将东西放在了邻居那里然后给了自己一个无赖的笑离开了。

路边的树都披上了雪白的外衣,十分美丽。

一个人无聊的走在路上总喜欢到处张望,毕竟只有这一天的休息时间,下次休息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突然,河边一对滑冰的情侣瞬间令她心跳加速。那不就是小沃吗?她有女朋友怎么没听他说起过?心被狠狠揪了一下,瞬间的痛苦令她痛不欲生。

过后几天,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痛苦始终纠缠着她,难道自己喜欢上他了?怎么会呢?不是说好的只是兄妹关系吗?自己怎么可以违背当初的承诺!

小沃要去外地了。打电话跟雪说了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

雪突然觉得心很空虚,难道自己还活在阴影之中?这几天一上班脑海里就浮现出小沃的身影。高高的个子,黑色的怪怪的衣服还有一条剪短的牛仔裤,这些都深深刻在自己心底。

有一天晚上,小沃打电话过来。说了不到一会就在电话那边哭了起来,雪连忙安慰他,他却越哭越厉害,像一个爱哭的孩子。雪生气的挂断了电话,泪水也流了下来。这是雪第一次生气,也是第一次为小沃哭泣。只是小沃看不见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个随他伤心而伤心的女孩子。后来一个朋友告诉雪,小沃遇到伤心事了,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据他自己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雪突然想打电话过去问清楚,但发现自己和他刚吵架碍着面子,就只好放弃了。

小沃刚下火车就赶到和琳相约的咖啡馆,在他心底琳才是最重要的,生命排行第二,其他的排行第三……

琳坐在靠窗的位置,桌上的咖啡还冒着热气,琳也刚来不久。

“沃,我们分手吧。”琳低头品着咖啡说道。

“为什么?我对你不好。”平静的话语却难以遮住他内心的翻江倒海,似乎他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但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没有,你对我很好。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们不合适。离开我你会遇到比我好的女孩。”

“你的东西……我不想要你的东西。”表情依然平静,心口却在往外渗血,不过琳永远看不到。

“不用了,我明天自己过去拿吧。”

“那好,我明天在家里等你。”此刻小沃强忍着痛苦,但眼眶中还是有一些东西在闪动。

空气变得沉默,只看到咖啡的热气在一点点消散。有点像他们的爱情,在时光流逝中,渐渐逝去。

电话响起,琳挂了电话之后,表情变得极其兴奋似乎遇到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你在这喝吧,我有点事先走了。”琳匆忙说道。

小沃随口回答了一声,看着琳慢慢离开了。心在渐渐的往下沉,没有止境的。想起曾经的我们,真的好希望回到以前,真的好希望。闭上眼脑海里全是琳的身影,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难道真的放不下她吗?

回去的路上,看着那些手牵着手的情侣。那一刻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眼前的才是最珍贵的。雪花一朵朵飘落在他瘦弱的肩上,停留片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这样走着,似乎只有这条路没有尽头。

不知是怀念路上的风景,还是脚步太沉重。回到家已是深夜,看着琳的东西,泪水悄然落下。也许自己真的放不下她,一秒钟可以记住一个人,甚至可以爱上一个人,但忘记一个人却需要一年,甚至一生。带着痛苦的记忆小沃渐渐落入了梦乡。

那一夜,雪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满脑子都是小沃的影子。她肯定自己是爱上小沃了,但要怎样他才会明白自己的心意呢?眼前黑茫茫的一片,瞬间出现的一点光亮,那是属于自己的吗?雪在心底问着自己。最终,还是忍不住拿起手机给小沃拨了一个电话,话筒里传来冰冷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关机,不会啊!小沃通常都是24小时开机的,今天怎么会关机呢?一定有事情,雪在心底想到。第二天一大早,雪请了一天假,想到小沃那里去看看他,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这么长时间不联系自己可还是第一次,简单的装扮之后,就踏上了去小沃家的路。

冬日的阳光依然有点刺眼的感觉,听到敲门声小沃从床上起来,门外站着琳和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紧紧牵着琳的手似乎并不介意有小沃在场。小沃藐视了他们一眼,便请他们到屋里坐。琳和男子就这样牵着手走进了小沃的屋里,小沃给他们倒了一杯水放在他们面前,琳只是象征的喝了一口便去找自己的东西,看着琳的身影,小沃只觉身体的一个角落在流着咸咸的液体。

琳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后,就让那个男人搬出去,小沃准备帮忙却被琳拦住了。

“你先把东西搬出去,我们说几句话。”琳对那个男人说道,男人极不情愿的出去了。

男人坐在车里看着屋里的琳,似乎每一秒都离不开这个女孩。

“我要走了,你好好保重。”琳坐在小沃对面的沙发上说道,声音依然那么温柔,不经意间在小沃的心底激起一阵阵美丽而痛苦的涟漪。

“我们还有机会吗?”小沃说着,嘴唇在颤抖。

“不要说这些了好吗?你也看到了,他很爱我。”琳连最后一次机会也没有给他,小沃只觉心再一次被丢在了荒凉的沙漠。

小沃沉默了,空气也变得静止。

琳向门口走去,走过小沃身边的时候,小沃一把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将头伏在琳的肩膀上,他们恋爱以来小沃第一次感觉到琳的肩膀竟如此温暖,可惜今后再也没有机会依靠了。

“琳,我们下辈子还会在一起吗?”最后一刻,小沃依然在乞求奇迹出现。

琳没有说话,身体在微微颤抖。小沃紧紧的抱着她,伏在她耳边说道:

“琳,来生我们一定还在一起好吗?答应我不要换名字,那样我找你容易些。”

琳依旧没有说话,身体猛的一颤挣脱了小沃的怀抱。看着琳渐渐离去的身影,小沃的心死了。

冬天寒风刺骨,小沃站在阳台上看着琳和那个男人离开自己的视平线,紧紧闭上眼睛,只想着即将前往的那个世界。

最后一刻,他拨通了琳的电话,那个他曾经铭记于心的电话,如今却变成了冷冰冰的:

“琳,亲爱的。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我要走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一定要幸福,我会祝福你们的。”

“去哪?”冷冰冰而微小的话语,像一把钢刀刺进小沃的心脏。

小沃没有回答,直接扔了手机。重重的摔在地上,他为自己将要离开这个伤心地世界而庆幸。

看着地上的雪,小沃轻轻闭上了双眼。

突然,一双温暖的手紧紧的抱着他。小沃转过头看见了憔悴的雪,眼里充满了哀怨。

“你怎么在这?”小沃对雪说道,话语像凉到彻骨的冰。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你这几天怎么了?”雪依然关心着小沃,话语出奇的温柔。

两个人看着彼此,不在说话。

“我们,永远在一起好吗?”雪终于说出了这句在心底埋了很久的话,小脸涨的通红,嘴唇在微微颤抖。小沃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雪不愿放开,他觉得雪才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她的心灵像人一样温暖着整个世界。

雪越下越大,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的抱着。

“今天,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在心里从此永远有个你,永远也不分开。”小沃深情的说着,泪水打湿了雪的肩膀,此刻他肯定只有这个肩膀才是属于自己的。

雪,不住的点头。

“永远,在心里从此永远有个你……”雪在心底说着。

两个人牵着彼此的手,走在那条熟悉的路上,一直到尽头。

第二段:为你而活

今生,命中注定他们会共同经历风雨,共同牵着彼此的手走到老。

———题记

艾明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这座城市工作。

每天都是忙不完的工作,父母打电话来催问他有没有女朋友,他总是几句话谭塞过去了。

那天中午听同事说,今天在电梯里遇到了个美女,还随便聊了几句。

艾明对那些从来都不敢兴趣,只是听听而已。在他脑海里始终有一个坚不可摧的信念:美,是不能吃的。对此好多同事还和他争论过。

傍晚天空中下起了雨,正是下班高峰期。窗外涌动的人群一窝蜂似得冲向最近的公交站,他们在逃避,逃避什么呢?雨水?这么美丽的雨难道不值得好好享受一下吗?如果是自己一定会站在雨里任凭冰冷而温柔的雨打在身上,那种感觉想起来心里就美滋滋的。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艾明伸了一个懒腰就匆匆关上办公室的门离开了。大厦里少了白日里的喧闹反而十分宁静,他是一个喜欢宁静的人,此刻这宁静却在慢慢劣化成死寂正一步步侵蚀着他,艾明有点害怕,于是慌慌张张的向电梯走去。艾明只觉好像撞到了一个人,抬起头看到了一张娟秀的脸庞,完美却不做作。

“啊,你干嘛?”女子大喊着,甜美的声音被寂寞的空气无限放大,回荡在死寂的大厦之中。

“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走的太匆忙没看清楚。”艾明连忙解释道。

女子愣在那里看着对面的艾明,没有说话。

艾明向女子的身边走去。将手伸到女子的面前说道,起来吧,地上太凉。女子没有理会他,推开他的手自己站起来向电梯的方向走去,看到快要关上的电梯门,艾明也随着跟了上去。电梯里空气沉默着,两个年轻人各自想着自己的事,谁也没有开口。直到电梯到了二层,艾明将手伸到女子的面前,吞吞吐吐的说道:“您好,这是我的名片。交个朋友吧,今天的事实在对不起。”女子没有说话,接过名片随意瞅了一眼便放进了包里。看着走出电梯的女子,此刻艾明才发现女子的背影竟如此迷人,那种美不是言语能够形容的。

小雨持续着,街上行人很少,显得冷清清的。

前方一个没有打伞的女子吸引了艾明的眼眸,那不就是刚才的那个女子吗?她怎么没打伞?车子停在了女子的身旁,艾明放下车窗,对女子说道:“上车吧,淋湿了容易感冒。”女子瞅了他一眼,继续走着自己的路。艾明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女子走到公交车站时停了下来,看了看站牌脸上露出一丝无赖。她忘记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公交车呢?艾明一直把车窗半开着,探出头来对女子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家。现在已经没有车了。”女子考虑了一会,还是上了艾明的车。车里开着暖气,刚刚还瑟瑟发抖的女子脸上现在已经恢复了血色,艾明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上的女子。娟秀的脸庞,深情的眸子,披肩的长发,一身黑色的职业装,魅力十足。女人不经意间发现艾明正在看着自己,故意用手遮了一下,双眼向车窗外望去,黑茫茫的一片,没有一丝光芒。不经意间,艾明看到了女子的另一面:迷离的眼神遥望远方,似乎远方有她的思念,有她心中最重要的人。艾明没有问,只默默的开着车,送完女子回家,已经是凌晨了,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渐渐进入了梦乡。

一望无际的草原,牛羊成群,艾明牵着一个女子的手飞奔在草原上,蓝天白云是他们爱情的见证,青山绿水是他们甜蜜的巢穴。一阵微风拂过,女子的长发飘在艾明的肩上,凌乱却自然。两人彼此相牵驻足在河边看着自由自在的鱼儿,不觉想到了自己,男人说:也许自由自在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女子不语只是将头轻靠在男子的肩上。瞬间,空气中飘起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女子笑着,唱着,跳着,牵起艾明的手像散发花香的地方寻去。啊,好美。男子感叹道。眼前是一片花的海洋,女子迫不及待的跳进花丛中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一样跑来跑去,始终不觉得累。夕阳渐渐西落,艾明就这样看着女子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只觉一阵刺眼的亮光,艾明醒了,太阳已经照进屋里。梦中的那个女子竟是昨晚遇到的她,艾明不明白仅仅一面之缘自己怎么会梦到她,穿好衣服,简单洗漱了一下,便向自己的车库走去。在车的后座上,静静的“躺着”一张名片。“郑萌,很好听的名字。真是名如其人。”艾明看到名片惊讶了一阵,不知是女子故意丢下的还是不小心落下的,不管那么多了,先出发吧,要不然一会迟到了。

每天早上到公司楼下,还有一件紧要的事。那就是挤电梯,每天早上电梯都是爆满的,只听见电梯的频频报警声,还有那些极不情愿却不得不下来的人。看到一个电梯刚要关门,艾明一下冲了上去,可随即令人讨厌的报警声就响了。逼不得已之下,艾明只好退了下来,另外还有一个女的也退了下来。转过头,触到了对方深情的眸子。那女子竟是郑萌。身后的电梯下来了,艾明第一个上了电梯,在电梯门将要关闭的时候,艾明用手挡了一下,随之向郑萌招了一下手,郑萌也跟着上来了。这个电梯竟只有他们两个人,两个人心中都感到十分怪异:其他人都到哪里去了。电梯到了十楼,郑萌下去了,只剩下艾明一个人回味着郑萌与众不同的身影。

坐在办公室里,回味着昨天晚上的梦。心想着,要是今生能与她相伴该多好啊?

回过身来,才发现门已经被敲了好几下。“请进。”

秘书走进来,站在艾明面前说道:“艾总,一会有个会议。董事长让您准备一下。”

“好的,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艾明跟这家公司是“同岁”的。在公司成立之初,艾明就到这里工作了,所以现在他是公司除了董事长外最大的领导,公司的大事小事都要他过目。董事长亲自召开的会议一定很重要,艾明心想着。

会议整整开了一个小时。

原来是让每一个领导写一个报告,前几年也没有写什么报告,不知今年怎么搞的竟要写报告。自己要是写不出来那多丢人啊(大学偏科),还是好好想想办法,一定要写出来。突然,一张名片掉到了地上,捡起来,那女子竟是做编辑的,找她写应该没问题。电话接通后,话筒里传来女子甜美的声音。

“喂,您好。”

“你可以帮我写一个报告吗?我是艾明。”

“这个嘛,你一会把大概内容、要求发到我邮箱。我有空帮你写。”

挂了电话之后,艾明没想到郑萌竟会如此爽快的答应了。不过打铁还是要趁热,立刻就把写的内容和要求一并发到了郑萌的邮箱,然后给了自己一个微笑,继续埋头工作。

好几天都没有看到郑萌了,突然间竟觉得心里空空的。

开车回家的路上,接了一个电话,竟是郑萌的。

“我把你要的报告写好了,发到你邮箱了。”

“嗯,谢谢你。可以一起吃个饭吗?以表谢意。”

“现在我很忙,过几天,过几天我请你吧。”

“你请我,那怎么可以。你帮了我的忙当然是我请你了。”

“好了,不跟你争辩了。以后再说吧。”

艾明一直期待着,期待着和郑萌一起去看日出日落。好想在她耳边轻唱:为了你而活,为了你而梦,为了爱我会撑到最后,当世界都乌有,守着你的人是我……

艾明正坐在办公室批阅一批刚送来的文件,电话铃声匆匆响起。

“喂,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

“嗯,有空。晚上我去接你吧。”

一辆黑色的高档轿车放在大厦的门口,男人的眼神始终都没有离开门口。

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风情万种,倾国倾城,花容月貌……这些词语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美貌。

艾明绅士的拉开车门,待女子上车后,自己才走到前面发动起车辆,向“蓝色之恋”冲去。

“蓝色之恋”是一个酒吧的名字。

酒吧靠着海边,晚上还能一边吹着海风,一边品尝美酒。许多恋人坐在沙滩上品着美酒看着天空的闪烁的星星,最亮的两颗就是今生的恋人。

车子停下了。

艾明打开门待女子出来后,才让侍者将车开到车库。

女子可能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一脸惊讶的表情。不过这里的确很美丽,艾明也只是跟着董事长来过一次,仅仅一次,就足以令人留下美好的回忆。坐在沙滩上沐浴着海风,数着天上的星星,郑萌轻轻闭上了眼帘,享受着美丽而宁静的夜晚。艾明在一旁看着郑萌恬静的样子,没有言语,他好想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突然,艾明拉起郑萌的手向沙滩跑去。

郑萌没有挣扎,静静的被牵着奔跑在沙滩上。

那一夜,他们回去的很晚,很晚。

躺在床上艾明收到了郑萌的短信简单的一句话:和你在一起很快乐。

艾明一晚上没有睡着,心中似乎看到了一丝丝微弱的光芒。

工作依然在继续,不过和郑萌的短信、电话越来越多了。

有一天,郑萌打电话说家里出事了,自己想回去一下。艾明问她要不要自己送,郑萌没有回答。

下班的时候,艾明把车停在大厦的门口,等着心中的那个人。

一会郑萌下来了,跟着艾明上了车,车子向家的方向驶去。

郑萌的爸爸面前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一身到底的西装,不是名牌却显得很帅。

“萌萌,来。”他爸爸叫着郑萌的小名,然后将男子的手和郑萌的手牵到在一起,就离开了。艾明呆呆的站着,看着两只手由远到近的紧紧牵在一起。只觉自己身上的一个地方在渐渐往下沉。

突然,郑萌甩开男子的手。

向艾明的身边的走去,夜晚的漆黑黑的一片,父亲没有看到这一幕。

那一刻,郑萌心中恨父亲:说家里出事了,把自己骗回来就为了这个男人,父亲,我恨你,永远也不原谅你,永远不!

男子尴尬的走了,只剩下两个人。

艾明突然将郑萌的手放在手心,紧紧的握住。

“萌萌,不,明明。我们永远在一起好吗?”

“叫我萌萌,我是郑萌,不是郑明。”

“不,我就要叫你明明,那样我们才会永远不分开。”艾明开着玩笑说道,握着郑萌的手始终没有放开。

郑萌靠在艾明的肩上,泪水悄然而下,打湿了艾明的肩膀。

天空中飘起了小雨,郑萌靠在艾明的肩上始终没有远离,艾明牵着郑萌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今生,命中注定他们会共同经历风雨,共同牵着彼此的手走到老。

郑萌伏在车窗上,向身后熟悉的村庄招手,心中说道:永别了,我熟悉的村庄。

艾明看见了满脸惆怅的郑萌,拉起她的手说道:下辈子我们依然在一起,记得不要换名字,那样我才能找到你。

郑萌没有说话,只是不住的点头。

车里放着那首熟悉的歌:为了你而活,为了你而梦,为了爱我会撑到最后,当世界都乌有,守着你的人是我……

歌声诉说着一个男人的心声:我永远都,为你而活!

第三段:我们的纪念

曾经的誓言,你早已忘却,狠心的丢下我一个人,留给我一段伤心地回忆。

———题记

秋天,叶子随风走了,丢下大树独自凄凉。

程山站在窗口看着叶子一点点随风飘落,心中不觉一阵感伤。

狭小的屋子里烟雾缭绕,一根接着一根,地上全是烟头。他知道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扫这间屋子了,再也不会有人来看自己了。

第一次相遇

陈芙是程山生命中的第一个女孩。

程山的爸爸是电力公司的,每个月忙着到客户家里抄写电表数字,而这时爸爸总会叫上15岁的程山一起去,拿着爸爸的水杯在爸爸最渴的时候把水递给他,这时爸爸总会还给他一个微笑,微笑竟那么美。

那一天,天下着雨。

爸爸是个工作狂,每次工作都必须完成。程山每次跟着爸爸一起去,直到抄完一起回家。

雨越下越大,爸爸的工作依然在继续着,就那样风雨无阻的继续着。

突然,程山听到一阵小女孩的哭泣声。放下水杯向传来哭声的地方跑去,一个小女孩,满身泥泞,泪水和雨水交织在一起已经看不清那张羞怯的脸庞,模样十分狼狈。程山一把将女孩拉到背上,背起她就向爸爸那边跑去,小女孩的头安静的伏在程山的肩上,渐渐的睡着了。

爸爸看到程山背上全身湿透的小女孩,立刻就把女孩放到自己的肩上冒着雨向医院冲去,程山的衣服也已经湿透,但他心里却美滋滋的,毕竟做了一件好事。

程山拿着爸爸的东西直接回家了。

由于放假,医院挤满了人。一个朴实的男人等了很久才把小女孩安顿好。正不知怎么联系她爸妈时,女孩的爸妈就来了。两个人只是忙于上班忘记了女儿,和简单他们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回家了。

程山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小女孩。

如果不是雨,如果不跌倒,她也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

秋天的风

风拼命的吹着,幻想着叶子在怀中的感觉。

平凡的日子还在继续,每次陪着爸爸一起去抄电表,总想见到女孩的身影,不知名的女孩,漂亮的女孩。

“山,把水给我。”程山远眺风景,没听见爸爸的叫声。

“山,给我一点水。快点!”父亲大声的喊着。

……

程山有时候总喜欢在爸爸叫了几声之后,悄悄把水伸到爸爸身后,爸爸别过身就可以拿到水,猛喝几口,便留给程山一抹朴实的微笑。

“啊……”

一声巨响钻进程山的耳朵里,回过神来爸爸已经躺在地上,脸上仍露着一抹微笑。

程山慌了,瘫坐在原地呆呆的看着血肉模糊的爸爸。

妈妈闻讯而来,随即将爸爸送到医院。

妈妈扶着程山的双肩,说道:

“山,你没有错。都怪你爸爸他自己不小心,不要太过自责。”

“嗯,我没事。爸爸还好吗?”程山关切的问道。

“医生说他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明天还要上课你早点回去睡觉吧。有我在这里照顾他就可以了。”

“妈妈,那,我先回去了。”不敢肯定的语气,泄露了他心底的秘密。

秃废般瘫坐在床上,任心中的波浪起伏,翻江倒海。

月光透过窗棂照在地板上,程山辗转反侧都难以入眠。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着。

站在窗前,一阵阵秋风拂过。

脸上竟传来阵阵痛楚,顺着血液传向心底。

秋风这般凄凉,心想:原来我和大树一样孤单。

金灿灿的果实

秋风没有止境的吹着。

站在田野上看着那一片片的金黄,心瞬间变得十分充实。

他辍学了,与妈妈一起为这个家奋斗着。

每天早上九点上班,晚上九点下班。

白日的疲劳在看到爸爸的那一刻烟消云散,坐在轮椅上的爸爸再也站不起来了,再也不能工作了。这一切都怪自己,要是自己当初没有留恋女孩的身影,而是将水杯递到爸爸的手中,现在就不会这样了。

心底依然残存着那个女孩的身影,一刻都不曾忘却。

过几天是一个朋友的生日。

正在为给朋友犯愁时,一个朋友提醒他:可以到网上去看看,那里东西很漂亮,也很便宜。

随便到网站去看了一眼,一个可爱的小布熊进入了他的视线。圆圆的耳朵,尖尖的鼻子,大大的手掌,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手工做的。

他拍下了那个小布熊,虽然有点贵,但毕竟是送给别人的,心想还是手工的好一些。

第三天早上,他还在睡觉,电话铃响起,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传入他的耳际。

“喂,您好!您拍了小熊对吗?”

“对,送给朋友的。你直接邮寄过去吧。谢谢!”

最后她留下了自己的QQ号,让他有问题就可以和自己联系。

时光匆匆,他似乎已经将那个QQ号忘记。

黄昏,落日的余晖洒在湖面上,金灿灿的,十分美丽。

转眼,他走进了网吧,打开电脑看着窗外美丽的湖。随便加了几个人,就放起悠扬的音乐,呆坐在那里。

“您好,还记得我吗?”QQ头像不停的闪动着,点起来看到了这样一句话。

“不记得了,你是?”

“我是卖小熊的啊,想起来了吗?”

“嗯,你的服务挺不错的,继续加油,我会支持你!”在这句话后面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谢谢,我会努力的。”

……

“我可以看你一眼吗?”在一阵交流之后,程山提出了这个自认为无理的要求。

“嗯”字眼很少,只有一个字,连标点符号都没有。

看着对面娟秀的脸庞,深情的眸子,披肩的长发……

心中不觉想起了深埋在心底的那个人,实在是太像了,在不敢确认的情况下,他将那个想法扼杀在了摇篮里。

“我叫陈芙,你呢?”

“程山。”

“程山,陈芙。好像得两个名字啊。”程山接着说道。

“对呀,好像啊!你是10月出生的,我也是啊?本来我妈妈想在春天生下我,可我却在秋天出生了。”

“啊!我们居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太有缘了,我们可以见一面吗?”打铁就要趁热,程山心里这样想着。

“我明天早上告诉你吧。”

“我有事,先走了。”

说了几句话,陈芙就匆匆下线了。

月圆的时候,程山躺在床上,回味着这一天的美好。

嘴角露出了一抹甜甜的微笑,那是金黄的颜色,像美丽的果实。

遇上你是我的缘

公园的门口坐着一个帅气的男孩。黑色的西装,锃亮的皮鞋,脸上透着淡淡的微笑……

一个女子在远处向他招手,男孩递给女孩一瓶水,一起向树荫下走去。

秋日的阳光照在树荫里,星星点点,十分美丽。

女孩清秀的眸子看着远处的小树,嘴里诉说着往事:

那年,我感冒了。出去玩的时候忘记带伞,突然天空下起了大雨。我疯狂的向家跑去,一块石头绊倒了我。趴在地上,我没有一点爬起来的力气。我哭了,很大声的,泪水和雨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只记得当时一个男孩救了我,趴在他的背膀上觉得好温暖,静静的我睡着了。后来的,就不记得了。真想找到这个男孩,好好感谢他。

听完,程山惊讶的看着陈芙。

当陈芙问他怎么了,程山只说了一句没事,却不知自己的表情已变得十分慌张。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空气也变得沉默。

在程山俯身去捡东西时,从他的身上掉下了一只千纸鹤。

纸张已经泛黄,也许是很久很久以前的。

陈芙抢过纸鹤问道:

“这是哪来的?你怎么有这个?”

“我怎么就不能有这个?一个朋友送的”程山反驳道。

“说实话,快点。”原本平静的陈芙,突然发起火来。

因为这个千纸鹤就是自己当年的那个,所以她必须知道真相。

“我,我,我就是当年的那个男孩。”吞吞吐吐的说着,希望得到原谅。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害得我找了这么久。”陈芙轻声说着声音已经在颤抖,眼眶中闪动着一丝丝泪光。

“我也不敢确定就是你,所以……”

程山轻轻将陈芙揽进自己的怀里,陈芙伏在他的肩上,此刻的肩膀竟和原来的一样温暖,这个会是自己一生依靠的肩膀吗?

泪水打湿了程山的肩膀,不过此刻她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手机响起那熟悉的:

“遇上你是我的缘,守望你是我的歌……”

真的,今生遇上你是我的缘。程山心底说着。

一生的承诺

他们相恋了。

发誓永远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

他们离开了小城,去了更远的地方,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

日子平静的过着,一天接着一天。

程山依旧像以前那样深爱着陈芙,在别人眼里他们像一对兄妹,他们不在意别人怎么说,只要自己过得好就可以。

陈芙上班的地方远一些,每天早上程山都会用自行车载着陈芙去上班。

花开花落,月圆月缺。

那天早上陈芙依旧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与往日不同的是今天她嘴里哼起了歌。

今天她发工资,这是她第一个月的工资,她终于可以给程山买一件像样的衣服了。

程山看了一眼后座的她,微微一笑。继续骑着自己的车,转过头时绿灯已经变成了红灯。

“嘭……”

巨大的刹车声传进了程山的耳朵,转眼看到的是:倒在血泊中的陈芙。

他匆忙跑过去,紧紧抱着陈芙。发了疯似得叫着陈芙的名字,只可惜再也不会有回音了。

医院的太平间里,一个男人,一个25岁的男人失声痛哭。旁边的人劝他:无论你怎样哭也唤不回曾经,还是放弃吧。

男人根本听不进去,泪水依旧从清瘦的双颊上滑落下来,哀嚎的声音传遍整个医院,可她却永远也听不见了。

男人伏在她的身上,手中握着她叠的已经沾满鲜血的千纸鹤。

陈芙走了,最后一刻没有留下任何一句话语。

程山没想到,今天早上的微笑,竟是自己给她的最后一抹微笑。

想起十年前,纯真的他们。泪水如汹涌的潮水般落下,打在心底,传来撕心裂肺的痛。

一个男人拿着一束百合,放在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坟前,喃喃自语道:

芙,我会遵守我们的誓言,守护你一生一世。

最后的纪念

男人时刻把千纸鹤带在身边,想起她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每当看到千纸鹤时泪水总是止不住的流下来。

又是一个秋天,叶子依然随风走了,丢下凄凉的大树。

男人站在窗口看着叶子一点点随风飘落,心正承受着千刀万剐的痛。

狭小的屋子里烟雾缭绕,一根接着一根,地上全是烟头。他知道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扫这间屋子了,再也不会有人来看自己了。

程山把沾满鲜血的千纸鹤放在手心喃喃道:我会一生一世陪着你,这样你永远都不会感到寂寞。

第四段:对望

雨过之后,整条大街像被洗刷了一遍,十分干净。

独自走在大街上的徐杰,这几天总是很倒霉,总想能遇到奇迹,还不知道今天会遇到什么,只是盲目的走着。

前边的路口围着一群人,徐杰走了过去。

眼前的一幕令这个中年男人十分惊讶:一个女子横七竖八的倒在下水道旁,身旁积着一滩血水,血水是从女子的手臂上流下来的。一直流着,很小,围观的众人中竟没有一个上去救她,徐杰有点怜惜眼前的女子,却又不敢冲上前去将女子救起。只好在那里看着,或许是雨水的原因,原本很小的一滩血,和雨水融到一起后,就变成很大一滩了,看起来就有点吓人。

正看着,电话响了。

“喂,您好!”徐杰喜欢随时把耳机插在耳朵上,所有随口回答道。

“喂,喂什么?我是你妈。”一个将近老年妇女的声音传入徐杰的耳际。

“昨天的新闻看了吗?就是差点被车撞的那个。”

“大概看了一下,怎么了?”徐杰回答道。

“听说,那个人本来是会被撞的。在前几天,他救了一个落水儿童,有人说也许是他的好心感动了上天,所以他才幸免于难。在外边多做一些好事,不会有错的,懂了不?”慈祥的母亲在话筒的另一端说道。

“嗯,我知道了。”

接电话的时候,已经离开了人群。想起母亲刚才的话,对于那个女子又有点于心不忍。瞬间,他发了疯似的冲向人群,在人群后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女子,没有犹豫的将女子抱起,向医院冲去。背后传来了人们的质疑声,有说真是个好心人的,有说这个人是不是另有企图的。众说纷纭。徐杰已经管不了那么多,现在救活女子是最重要的!

经过几个小时手术,女子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徐杰也总算舒了一口气。

医生办公室里,空气异常寂静。

“你是她什么人?”穿白大褂的医生面无表情的问道。

“她是我女朋友,医生她怎么样了?”徐杰回答道,心中只希望女子早点醒来。

“她严重感冒,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哦,谢谢医生。”

“但是,但是她今后可能会散失记忆力。”

幸亏有墙壁扶着要不然徐杰肯定倒下去了,这个结果无论是谁都难以接受。

徐杰满脸忧伤的从办公室走出来,心被千斤顶压着,有点令人窒息的感觉。

“徐杰,你在这干么呢?”

“我,来看一个朋友。”在走廊里,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叫他,转过身才发现是自己的大学同学。

“你什么时候在这家医院工作的,我怎么不知道?”徐杰向男子走去,两个人在旁边蓝色的椅子上坐下。

男子跟徐杰说了很多,徐杰没有言语,一直点头。

“对了,今天你怎么无精打采的?出什么事情了吗?”男子看着旁边的徐杰问道。

“没事呀,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徐杰在用尽全力掩饰自己内心的忧伤,好像还是被男子看出来了一点点。

“行,你先忙吧。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徐杰对男子说道,转身去了卫生间。

男子走后,徐杰悄悄回到了病房。

看着病床上面无血色的女子,握着她的手只觉瞬间脑海里涌上一股彻骨的冰凉。

时光匆匆,十天过去了。

徐杰一步不离的照顾着虚弱的女子,总希望她能醒过来。

在一天晚上,疲惫的徐杰睡在女子旁边的床上。突然,微弱的声音传入徐杰的耳际,徐杰连忙起来,看见了瘫坐在床上的女子正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自己。

“您好,我是徐杰。”徐杰起身倒了一杯水递到女子的嘴边说道。

女子没有说话,一下将水杯打翻在地上。

玻璃落地的清脆声,似乎惊醒了徐杰的梦。

眼前的女子值得自己照顾吗?她这样对自己为什么我还这样执着的照顾她……

许多疑问涌在徐杰的脑海中,压得他踹不过起来。

最后,他依然坚定信心一定要看到女孩好起来。

站在阳台上,任微风拂过。脑海里乱的像一团麻,只觉得风能带走哀愁。

不一会,女子也出来了。

站在徐杰的身边,诧异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男子,女子一直默默不语,只是单纯的看着。

突然,女子环腰抱住了徐杰。

徐杰转身触到了女子火辣辣的目光,正想挣脱时女子的双手抱的更紧了。

“不要丢下我,不要。”女子哀求道,心底十分害怕失去眼前这个男人。

“嗯,我不丢下你,不丢下你。”徐杰抚摸着女子的长发说道。

“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好不好?”突然,女子看着徐杰的眼神说道。

“好,我们永远在一起。让圆月为我们作证。”徐杰终于说出了这句话,不过心底还是有点害怕。

女子拉着徐杰的手走进屋里,为徐杰倒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

“喝吧,我要看着你喝。”一丝红晕飞上了女子秀丽的双颊。

徐杰端起水一下喝光了,女子随即准备再去倒。被徐杰拉住了。

“我叫徐杰,你呢?”徐杰看着怀抱里的女子说道。

“冉静,很不错吧。”说完,还做了一个鬼脸。

“你早点去睡吧,不用管我。”徐杰对冉静说道。

冉静像一个听话的孩子,立刻就爬上床乖乖的闭上眼眸。不一会就传来了冉静的呼吸声。

看着床上熟睡的冉静,虽太阳已经高高挂起,还是不忍心叫起她。

中午,冉静醒了。

“我肚子饿了,给我点吃的。”这是冉静起床说的第一句话。

徐杰看着冉静吃东西,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真斯文,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吸引力。

第二天,徐杰带着冉静出院了。

秋天,总是很美的。

冉静跟徐杰在一起时,很多时候都是保持沉默的。徐杰认为她一定是一个内向的、害羞的女孩子,所以就没多问。

徐杰牵着冉静的手走在林荫道上,看着身边的树一排排向后走,冉静奇怪的看着这些树,徐杰不明白她的心,只是拉着她快点离开。

有一次徐杰手受伤了,冉静拉着徐杰的手心疼的吹着。泪水簌簌流下来,滴在徐杰手心,那一刻徐杰觉得自己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看着身边的冉静,他也有点于心不忍。

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

徐杰每当有空就会带着冉静去酒吧,咖啡厅,聚会,就连原来跟徐杰关系不好的同学,看着徐杰身旁的漂亮女神,都投以羡慕的眼神,对此徐杰总是十分高兴。

天空中划过一颗流星,璀璨夺目却短暂。

徐杰牵着冉静走进了来过许多次的咖啡厅,来这里喝咖啡是徐杰最喜欢做的事。

悠扬的音乐,迷人的风景,美丽的天使,这一切都足以令徐杰沉醉。

徐杰轻轻闭上眼眸,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

“啊,着火了。快来救火啊……”徐杰的耳际传来女人慌张的声音。

徐杰睁开眼就看见咖啡厅已经是一片火海,身旁的冉静也已经不见了。匆忙中,徐杰只觉头部被什么撞了一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时,徐杰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没有冉静的身影。

三天后,徐杰出院了。

走在大桥上,看着湍急的江水匆匆流过,心底荡起一阵阵涟漪。

回想起和冉静在一起的日子,心底传来阵阵甜蜜的感觉。可现在……

前方,一个女子的身影定住了他的双眸。

“你不就是冉静吗?还记得我吗?我是徐杰。”徐杰走到女子的面前匆忙说道,希望冉静能认出自己。

“你是?我们认识吗?”冉静一脸惊讶的表情说道。

冉静身旁的男子一把推开徐杰,继续向前走去。

徐杰没有追上去,而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不是说———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只要她幸福就好。那自己还有什么遗憾的呢?

冉静,也许我们今生只能对望,来生再见。

冉静脑海中突然才闪出曾经的回忆,回过头看见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徐杰站在桥上,渐渐的飞了起来。

只觉自己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最后一刻回想起母亲的话:多做一些好事,不会错的。

那自己难道不值得有一个好结果吗?徐杰抛下这个问题,离开了。

看着徐杰渐渐远离自己的视线,冉静在心中对自己说道:徐杰,今生我们只能对望。来生,我一定做你妻子。

徐杰走了,大桥上经常会有一个女子忧郁的眼神看着湍急的江水,不说话,也不远望。

女子对着江水说道,其实,那个男人是我哥哥。

下辈子,不要换名字那样我才好找你。女子说完扔了一块石头下去。

湍急的江水荡起一阵阵涟漪,美丽而致命。石头是女子的誓言。

每当你孤单的时候,我就陪在你身边。冉静喃喃自语道。

看着远去的江水,心在渐渐往下沉,那个深爱的人,今生再也不会遇到了。

雨过之后,整条大街像被洗刷了一遍,十分干净。

独自走在大街上的徐杰,这几天总是很倒霉,总想能遇到奇迹,还不知道今天会遇到什么,只是盲目的走着。

前边的路口围着一群人,徐杰走了过去。

眼前的一幕令这个中年男人十分惊讶:一个女子横七竖八的倒在下水道旁,身旁积着一滩血水,血水是从女子的手臂上流下来的。一直流着,很小,围观的众人中竟没有一个上去救她,徐杰有点怜惜眼前的女子,却又不敢冲上前去将女子救起。只好在那里看着,或许是雨水的原因,原本很小的一滩血,和雨水融到一起后,就变成很大一滩了,看起来就有点吓人。

正看着,电话响了。

“喂,您好!”徐杰喜欢随时把耳机插在耳朵上,所有随口回答道。

“喂,喂什么?我是你妈。”一个将近老年妇女的声音传入徐杰的耳际。

“昨天的新闻看了吗?就是差点被车撞的那个。”

“大概看了一下,怎么了?”徐杰回答道。

“听说,那个人本来是会被撞的。在前几天,他救了一个落水儿童,有人说也许是他的好心感动了上天,所以他才幸免于难。在外边多做一些好事,不会有错的,懂了不?”慈祥的母亲在话筒的另一端说道。

“嗯,我知道了。”

接电话的时候,已经离开了人群。想起母亲刚才的话,对于那个女子又有点于心不忍。瞬间,他发了疯似的冲向人群,在人群后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女子,没有犹豫的将女子抱起,向医院冲去。背后传来了人们的质疑声,有说真是个好心人的,有说这个人是不是另有企图的。众说纷纭。徐杰已经管不了那么多,现在救活女子是最重要的!

经过几个小时手术,女子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徐杰也总算舒了一口气。

医生办公室里,空气异常寂静。

“你是她什么人?”穿白大褂的医生面无表情的问道。

“她是我女朋友,医生她怎么样了?”徐杰回答道,心中只希望女子早点醒来。

“她严重感冒,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哦,谢谢医生。”

“但是,但是她今后可能会散失记忆力。”

幸亏有墙壁扶着要不然徐杰肯定倒下去了,这个结果无论是谁都难以接受。

徐杰满脸忧伤的从办公室走出来,心被千斤顶压着,有点令人窒息的感觉。

“徐杰,你在这干么呢?”

“我,来看一个朋友。”在走廊里,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叫他,转过身才发现是自己的大学同学。

“你什么时候在这家医院工作的,我怎么不知道?”徐杰向男子走去,两个人在旁边蓝色的椅子上坐下。

男子跟徐杰说了很多,徐杰没有言语,一直点头。

“对了,今天你怎么无精打采的?出什么事情了吗?”男子看着旁边的徐杰问道。

“没事呀,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徐杰在用尽全力掩饰自己内心的忧伤,好像还是被男子看出来了一点点。

“行,你先忙吧。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徐杰对男子说道,转身去了卫生间。

男子走后,徐杰悄悄回到了病房。

看着病床上面无血色的女子,握着她的手只觉瞬间脑海里涌上一股彻骨的冰凉。

时光匆匆,十天过去了。

徐杰一步不离的照顾着虚弱的女子,总希望她能醒过来。

在一天晚上,疲惫的徐杰睡在女子旁边的床上。突然,微弱的声音传入徐杰的耳际,徐杰连忙起来,看见了瘫坐在床上的女子正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自己。

“您好,我是徐杰。”徐杰起身倒了一杯水递到女子的嘴边说道。

女子没有说话,一下将水杯打翻在地上。

玻璃落地的清脆声,似乎惊醒了徐杰的梦。

眼前的女子值得自己照顾吗?她这样对自己为什么我还这样执着的照顾她……

许多疑问涌在徐杰的脑海中,压得他踹不过起来。

最后,他依然坚定信心一定要看到女孩好起来。

站在阳台上,任微风拂过。脑海里乱的像一团麻,只觉得风能带走哀愁。

不一会,女子也出来了。

站在徐杰的身边,诧异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男子,女子一直默默不语,只是单纯的看着。

突然,女子环腰抱住了徐杰。

徐杰转身触到了女子火辣辣的目光,正想挣脱时女子的双手抱的更紧了。

“不要丢下我,不要。”女子哀求道,心底十分害怕失去眼前这个男人。

“嗯,我不丢下你,不丢下你。”徐杰抚摸着女子的长发说道。

“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好不好?”突然,女子看着徐杰的眼神说道。

“好,我们永远在一起。让圆月为我们作证。”徐杰终于说出了这句话,不过心底还是有点害怕。

女子拉着徐杰的手走进屋里,为徐杰倒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

“喝吧,我要看着你喝。”一丝红晕飞上了女子秀丽的双颊。

徐杰端起水一下喝光了,女子随即准备再去倒。被徐杰拉住了。

“我叫徐杰,你呢?”徐杰看着怀抱里的女子说道。

“冉静,很不错吧。”说完,还做了一个鬼脸。

“你早点去睡吧,不用管我。”徐杰对冉静说道。

冉静像一个听话的孩子,立刻就爬上床乖乖的闭上眼眸。不一会就传来了冉静的呼吸声。

看着床上熟睡的冉静,虽太阳已经高高挂起,还是不忍心叫起她。

中午,冉静醒了。

“我肚子饿了,给我点吃的。”这是冉静起床说的第一句话。

徐杰看着冉静吃东西,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真斯文,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吸引力。

第二天,徐杰带着冉静出院了。

秋天,总是很美的。

冉静跟徐杰在一起时,很多时候都是保持沉默的。徐杰认为她一定是一个内向的、害羞的女孩子,所以就没多问。

徐杰牵着冉静的手走在林荫道上,看着身边的树一排排向后走,冉静奇怪的看着这些树,徐杰不明白她的心,只是拉着她快点离开。

有一次徐杰手受伤了,冉静拉着徐杰的手心疼的吹着。泪水簌簌流下来,滴在徐杰手心,那一刻徐杰觉得自己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看着身边的冉静,他也有点于心不忍。

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

徐杰每当有空就会带着冉静去酒吧,咖啡厅,聚会,就连原来跟徐杰关系不好的同学,看着徐杰身旁的漂亮女神,都投以羡慕的眼神,对此徐杰总是十分高兴。

天空中划过一颗流星,璀璨夺目却短暂。

徐杰牵着冉静走进了来过许多次的咖啡厅,来这里喝咖啡是徐杰最喜欢做的事。

悠扬的音乐,迷人的风景,美丽的天使,这一切都足以令徐杰沉醉。

徐杰轻轻闭上眼眸,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

“啊,着火了。快来救火啊……”徐杰的耳际传来女人慌张的声音。

徐杰睁开眼就看见咖啡厅已经是一片火海,身旁的冉静也已经不见了。匆忙中,徐杰只觉头部被什么撞了一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时,徐杰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没有冉静的身影。

三天后,徐杰出院了。

走在大桥上,看着湍急的江水匆匆流过,心底荡起一阵阵涟漪。

回想起和冉静在一起的日子,心底传来阵阵甜蜜的感觉。可现在……

前方,一个女子的身影定住了他的双眸。

“你不就是冉静吗?还记得我吗?我是徐杰。”徐杰走到女子的面前匆忙说道,希望冉静能认出自己。

“你是?我们认识吗?”冉静一脸惊讶的表情说道。

冉静身旁的男子一把推开徐杰,继续向前走去。

徐杰没有追上去,而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不是说———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只要她幸福就好。那自己还有什么遗憾的呢?

冉静,也许我们今生只能对望,来生再见。

冉静脑海中突然才闪出曾经的回忆,回过头看见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

徐杰站在桥上,渐渐的飞了起来。

只觉自己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最后一刻回想起母亲的话:多做一些好事,不会错的。

那自己难道不值得有一个好结果吗?徐杰抛下这个问题,离开了。

看着徐杰渐渐远离自己的视线,冉静在心中对自己说道:徐杰,今生我们只能对望。来生,我一定做你妻子。

徐杰走了,大桥上经常会有一个女子忧郁的眼神看着湍急的江水,不说话,也不远望。

女子对着江水说道,其实,那个男人是我哥哥。

下辈子,不要换名字那样我才好找你。女子说完扔了一块石头下去。

湍急的江水荡起一阵阵涟漪,美丽而致命。石头是女子的誓言。

每当你孤单的时候,我就陪在你身边。冉静喃喃自语道。

看着远去的江水,心在渐渐往下沉,那个深爱的人,今生再也不会遇到了。

博主心语:一年前,我们相识。

一年后,我们依然相识。

回望过去竟匆匆走过了一年,我们的故事写了一年,我觉得今天该收笔了。今后再也看不到你我的故事,再也看不到你的影子。

今生注定,我明天是一个伤心人,过着一个凄凉的情人节。

扔在墙角的玫瑰,依然保持着沉睡的姿态。

此刻,我终于明白:错过的不再只是风景,而是……

抑制不住的诗兴涌上心头,最后送一首诗吧:

你轻柔的长发

如微风般拂过我的脸颊

留下一丝丝美丽的划痕

憧憬着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一起看日出日落

听海风的声音

原来,这

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

醒来时伴随着,阵阵心痛

今生,命中注定我们只能

对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