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那些漫过心底的句子

20岁,总有几个喜欢的作家,几个喜欢的诗人。

在这个年纪,韩寒,亦舒,张爱玲等等是我比较喜欢的作家。俞心樵,舒婷,席慕容,徐志摩等等是我比较喜欢的诗人。

分别摘几首诗赏析一下: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徐志摩《偶然》

你若是那含泪的射手
我就是那一只
决心不再躲闪的白鸟
只等那羽箭破空而来
射入我早已碎裂的胸怀
你若是这世间唯一
唯一能伤我的射手
我就是你所有的青春岁月
所有不能忘的欢乐和悲愁
就好象是最后的一朵云彩
隐没在那无限澄蓝的天空
那么让我死在你的手下
就好象是终于能
死在你的怀中

——席慕容《白鸟之死》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舒婷《致橡树》

在我的祖国
只有你还没有读过我的诗
只有你未曾爱过我
当你知道我葬身何处
请选择最美丽的春天
走最光明的道路
来向我认错
这一天要下的雨
请改日再下
这一天还未开放的紫云英
请它们提前开放
在我阳光万丈的祖国
月亮千里的祖国
灯火家家户户的祖国
只有你还没读过我的诗
只有你未曾爱过我
你是我光明祖国唯一的阴影
你要向蓝天认错
向白云认错
向青山绿水认错
最后向我认错
最后说 要是心焦还活着
该有多好
(1990年9月2日 清华园)

—–俞心樵《墓志铭》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席慕容《一棵开花的树》

像铁锚不能浮出水面,
似浮云不能沉入海底,
仿佛鸟儿不能飞入星际,
恰如星星不能坠落大地——
我也永远不能把你忘记,
不论是槭树叶儿簌簌作声,
不论是湖的宁静,河水的喧响,
都使我想起你的音容。
也许我永远也不会明白,
你身上有什么令我欣喜、
什么使我忧伤,
不过所有的路都把我引向你的家门,
回路却没有。

——-[俄]舍夫涅尔《像铁锚不能浮出水面》

6. 我记得你在去年
我记得你在去年秋天的样子。
你像灰色的贝雷帽和宁静的心。
黄昏的火苗在你眼睛里纠缠。
叶子飘落在你灵魂的水面。
像爬藤一样盘绕我的双臂。
叶子积聚你迟缓而安详的声音。
畏惧的篝火里我的渴望在燃烧。
甜蜜的蓝色风信子在我的灵魂上面卷曲。
我感到你的眼睛在漫游,而秋天很遥远:
灰色的贝雷帽,鸟的声音,心像一座房子
我的吻在那里灰烬般幸福地塌陷。
从船上眺望天空。
从山上眺望田野。
你的回忆是光,是烟,是宁静的池塘。
薄暮在你眼睛更深的地方燃烧。
干燥的秋叶在你的灵魂里旋转。

—-[智]巴勃罗。聂鲁达《二十首情诗和一首情歌

更多可点击:我的收藏

这些诗都很美,特别适合在晚上细细品尝。小说经典段落就不采摘了,大家自己去找就OK。

夜深了,谢谢这些美丽的句子。世界,晚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