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碰我,黑色

黑夜像一叠黑色的布,温柔的蒙上了他的眼睛。于是,他便继续在这黑色的漩涡里随波逐流。

 

天还没亮,五段就出发了。
生活已经形成了一种规律,像白昼和黑夜的轮回一样。他是无力改变的,他只不过是个20多岁的孩子。
几年的颠沛流离,让五段想找个地方,找个人安定下来。在现实的漩涡里,他已经筋疲力尽。不过他走不出这个漩涡,这是他在心里问自己的话,然后他自己回答自己:离开这个世界就能解脱了。但,不能,他还有许多事要去做。
黑夜像一叠黑色的布,温柔的蒙上了他的眼睛。于是,他便继续在这黑色的漩涡里随波逐流。

五段是他的小名,关于他的真名,连乐乐也不知道。
城市的繁华,让入世不深的他立刻就傻了眼,幸好他遇到了那个善良、美丽的女孩——乐乐。
一开始他找不到工作,也不知道住哪。偏偏这时候,乐乐正想找个人合租,她觉得自己一个人租那套3居室有点太大了,于是就碰到了五段。当时,他傻愣愣的告诉乐乐,他叫五段。然后乐乐呆滞了一会,捧腹大笑,问他,他哥哥是不是叫六段。他也跟着傻笑,回想起来,他还觉得当时真是有些傻呵呵的。
“乐乐,我的袜子呢?”
“我哪知道,自己阳台上找去。”
五段上班必须要求穿黑色的袜子,恰恰乐乐也喜欢穿黑袜子,经常两人洗完袜子就不知道哪个是哪个了。这样的笑话时不时的响在三居室里,五段不但没感觉到烦,反而觉得十分有趣。
有一段时间,乐乐整天无精打采的。五段在门口的鞋架上看到多了双男士的拖鞋,问过乐乐之后才知道,那是她男朋友的。五段也没说什么,只是心底莫名的一阵失落。从那一刻起,他开始约束自己的心,不要再和她闹;不能再和她混穿袜子;不能再让她做饭……千万个不能充斥在他脑海里,他只觉脑袋一阵眩晕,倒在了柔软的床上。
第二天早上,五段像往常一样起床。那次他留了心眼,走过乐乐门口的时候,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恶作剧的去敲乐乐的门,而是静悄悄地走过去。乐乐的门口整整齐齐的放着两双拖鞋,五段知道这一定是乐乐整理的。她那么爱干净,只不过曾经他没有发现,现在发现了,却为时已晚。五段没见过乐乐的男朋友,他实在是太忙了。
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五段只在一个周五的下午见到了乐乐和那个叫陈禅的男子。他长得比五段想象的帅的多,高高的鼻梁,深黑色的头发,高个子,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看到五段进来了,乐乐连忙打招呼,还招呼他过来一起吃饭。
那一顿饭是五段吃的最难受的,不过,他心里也在宽慰:难受的说不定不止他一个人呢。那顿饭,乐乐一直给他夹菜,让五段吃这吃那,还不停的介绍,这个菜是她新学的,那个菜是她新学的。五段嗯嗯的答应着,脸上满是阳光般的笑容,心里却在想,要是时间能倒流就好了。那么他一定不会放走她,他一定会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爱……对面的陈禅一脸痛苦,可能是因为灯光的缘故,他的脸在五段眼里完全扭曲了,彻底的,十分完美的扭曲了。他从未见过那样一张令人恶心的脸,恶心到吃到嘴里的东西都想吐出来。五段却还是面带微笑的和陈禅交谈,而陈禅却一直对五段的话抱不冷不热的态度。五段看到乐乐在桌子下面拐了他好几次,陈禅才算开了窍。碗是乐乐和陈禅洗的,五段吃完饭对乐乐恶搞似的说了声谢谢,做了个鬼脸,溜回屋子去了。
自从那顿饭过后,乐乐就很少叫他吃饭了。即使是在吃饭的时候碰见他也只是和他打个招呼,五段猜想一定是陈禅搞的鬼,不然乐乐是不会那样对他的。他也丧失了跟乐乐说话的机会,于是只好自认倒霉。
幸福来得太突然,任谁都难以接受。
五段开始怀念,与其说是回忆,不如说是梦境。他开始怀念那顿饭,菜肴丰富、美女相陪、卖弄表情的饭。在曾经,那不过是他与乐乐的小片段而已,而现在,他却要把它像珍宝一样藏在枕头下面,藏在胸口的口袋里,他怕,他怕连那么一点点回忆都丢了,或者被人偷了。

美妙绝伦的梦,结局也会像泡泡一样破灭。
一个下雨的夜晚,五段已经陷入了梦乡。当听到来自门外的敲门声,他睁开疲惫的眼睛去开门,原来是乐乐。一个出租车司机把她送回了家。满身酒气的乐乐早已经不醒人事,他拖着她来到她的床前,用尽全身力气把她扔到了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就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五段正在梦游。就听到了门外的乐乐的尖叫,当他站在她面前,她赏赐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他呆在当场,只见乐乐愤怒的冲回了自己的房间。
过后的一连几天,乐乐都不在搭理他。
他像被扔进了一个冰窟,一个人,看着外面的另一个人,落寞的被冰封着。
雨过天晴是在五段准备搬走的那天下午,他正在收拾东西,乐乐就冲了进来。然后紧紧地抱住他,泪流满面的说着一些听不清的话。
“怎么了?怎么了?你这是干嘛??”乐乐急促的说。
“我要搬走了。”五段低沉的说,声音像被灌了铅。
“为什么?”
“你不是不喜欢吗?”
“没有,我没有。”乐乐的情绪激动,松开了五段,大声的哭诉。
不大的房间里陷入了久久的沉默,最后还是乐乐打破了这可怕的沉默。
“那天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你。。”
“你。。”
你先说。
乐乐点点头。“我和陈禅分手了,我们不合适。”
“怎么了?”
“没有为什么,感情的事没有为什么。也不能解释。”
“哦。”
“那天我以为你……”
“怎么?”
乐乐的脸唰的红了。
“你坏!”
五段似笑非笑的点点头。
“今后在这个三居室,再也不会有第三个男主人了。”
“你不走了?”乐乐充满怀疑的问,此时,屋里安静极了,像极了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
“想走。”
“……”
“但舍不得你。”
乐乐跳到五段身上去了,脸上笑开了花。
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别在让我错过。好吗?
乐乐点点头,画上了幸福的句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