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从来都没有出口

直到她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他才恍然大悟,这里从来都没有出口。———-题记。

“您好,我叫笑,准确的说应该叫杨笑。”杨笑一脸笑容的站在面试官前面这样介绍自己。“这年代工作不好找吧?”面试官说。“是啊。太难了,这年代我情愿相信天上会掉馅饼,也不相信天上会掉工作。”杨笑说。杨笑仔细观察了一下面前这个男人:大概30岁左右,有点秃顶,看起来得有半个月没刮胡子了。俨然不像一个公司的面试官,顶多算个混饭吃的。杨笑递上了自己的资料,她知道自己的标准略微比这家公司要求的低一些,心中期盼这个馅饼会掉在自己的头上。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进外企的机会。招聘会上来应聘的人摩肩接踵,杨笑双手抱十做了一个祈祷的表情。只是她忘记了,面试官正看着她。“啊,不好意思我失态了。”“没事,你先回去吧,我们需要考虑一下。”外面的街道上的雨稀稀拉拉的下,许海说这才是春天嘛。

和许海在一起这么久,可只有那天晚上杨笑才真正感觉到许海作为一个男人的体贴和温暖。杨笑刚推开门就闻见了扑鼻而来的香味,怦然心动的感觉忽然一瞬间回来了。“是在炖鸡肉吧?”“是啊,老婆,就知道你最喜欢吃鸡肉喝鸡汤了。”“你怎么可以这样,总占我便宜,咱们还没结婚呢。”她心里美滋滋的说。“啊,那还不是迟早的事吗?”杨笑喝了口鸡汤,有点烫。随口甩出来一句“呵呵,计划赶不上变化啊,说不定哪天我们就掰了。”正在喝水的许海噎住了,到最后眼泪都出来了。她知道,这一句话足够让他记一辈子。他痛,她也没心情喝鸡汤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客厅里堆满了空酒瓶子。许海不见了踪影,她眼圈红红的。她知道,她的生命里不能少了他,真的不能。

在这个城市的海滨公园,她望着远处正在发新芽的柳树。忽然想起了许海去年的一句话:“亲爱的,我们后年回去结婚吧。也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那时,她笑的很甜,像洒满了阳光。时过境迁,她只是在想许海是否已经忘记了那个承诺。

遇到许海的那一年,她是大学里的灰姑娘,两根麻花辫,一袭灰色的裙子。走在校园的树荫下,手里捧着刚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书。班上大部分同学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同样,她在班上的同学也偏偏只有一个老乡,她叫林紫。没有人的时候,她叫她紫,有人的时候,林紫不跟她说话。不用别人说,这些,她都懂。

每当想起他们的相遇,杨笑总是想笑,大声的笑。

那天是周六,图书馆里人潮涌动。进来的,出去的。杨笑挑完喜欢看的书,正准备回宿舍。站起来的瞬间,“擦”的一声吓了杨笑一跳。她本来是蹲着挑书的,没想到旁边一个男生的脚踩住了她的裙角。裙子被撕了一半,还好没曝光。不过图书馆里的同学纷纷投来惊讶的目光,那一刻杨笑真想找个洞钻进去。哪怕是老鼠洞也好啊。男生也惊呆了,两眼发直的看着眼前这个“村姑”一样的女生。只见杨笑满脸通红的冲了出去,对身后追上来准备道歉的男生咆哮:“滚,滚远点!!!”。

自此,杨笑除了“村姑”,又多了一个名号“咆哮妹”。而且咆哮妹因为在图书馆的事件而爆红校园。

那以后许海总有意无意的去接近杨笑。都说,暴风雨来临之前总是平静的出奇。

有一天晚上,许海鼓着自己十几年的勇气来向杨笑道歉。在女生宿舍的楼下,他碰到了杨笑。“杨笑,杨笑,那天在图书馆的事情,对不起。”而杨笑像完全没听到他的话一样,径直上了楼。如果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那杨笑打死也要接受他的道歉啊。杨笑上楼以后,许海使出了绝招——一个提前录好音的扩音器。

“杨笑,在图书馆我对不起你。我并不是有意的,我希望得到你的原谅。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原本平静的心湖就不在平静了。你双眸的笑,是我世界里的阳光,温暖了我整个世界……”

这样一段话放了许久许久,直到宿舍楼上有许多许多脑袋伸出来。
后来,杨笑就稀里糊涂的和许海在一起了。她喜欢捏着他的耳朵说,你怎么会想到用这种方式把我抢到手?许海总是不说话,仔细的听着杨笑说。

那一天的黄昏很美,仿佛许海置身其中。
晚上打开门的时候,门缝里掉出来一张纸条,上面这样写着:

“笑,对不起,昨天是我太冲动了。今天我又做了鸡汤,在厨房的锅里。今天我有个活动,可能会晚点回来。你要是困了,就早点睡吧。:)海。”

杨笑冲进厨房里面果然放了鸡汤,鸡汤有点咸,她喝的一滴不剩。趟在床上,她泪流满面。

没过几天,一家公司打来电话:“您好是杨笑小姐吗?”
“是的,我是。”
“恭喜您,您已经通过了首轮面试,请于明天上午到公司来进行笔试。地址已经发送到您的邮箱。”
“好的,知道了。”
杨笑很兴奋。许海和她的关系已经和好如初。
她们总是这样分分合合,却始终也离不开彼此。
公司门口堵满了大批来笔试的年轻人,每个人手里都抱着一大堆的资料,而杨笑却两手空空,显得很淡定。
“杨笑。”
“来了。”
在一个小会议室杨笑见到了前不久在招聘会上那个有点秃顶的男人。
“你叫杨笑,我记得。”
杨笑的脸唰的红了。“他怎会记得我的名字,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
“给,这是你的钱包。”
“啊。”“谢谢。”
“不客气,你钱包里有你的身份证,所以……”
……
“那我们开始笔试把。”

笔试题很简单,十分钟之后,杨笑走了出来。走到电梯口回头的时候,前台小姐诡异的笑让她警觉起来。

上班的第一天是许海送她到楼下的,她坐在许海的自行车后面。春风温柔的拂面而过,那一刻,她忽然问自己,什么是幸福?这不就是幸福么。拥抱,亲吻,望着许海远去。原来在风中,许海的身影如此单薄。转身,她的泪湿润了眼眶。第一天上班,事情非常多。以至于她连午饭也没来得及吃,只能多喝几杯水才让肚子不那么饿。
晚上下班的时候,公司前台递给杨笑一包东西。“有人让我给你的,拿着把。”
“哦,里面是什么?”
“你自己看了不就知道了。”
“知道了。”
还没进电梯,依稀听到前台嘟囔“唉,这女人命真好。”
本想冲回去跟那个多嘴的女人理论一番,最终还是没有。何必跟她那种人计较呢?
回家的路上,杨笑打开那个包裹。
里面是一个包装很精致的盒子,盒子里面有一层纱。杨笑犹豫了一阵,颤抖着打开了盒子。果然不出所料,里面装了一件贵重的物品——翡翠镯子。镯子的外观很漂亮,从外观来看应该价值不菲,这些都是杨笑站在外行看的。
许海已经到家了,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厨房里有热的饭菜,去吃点吧。”
“我吃过了。”
“那我去倒了。”
“你。”
“啪啪…”
“你怎么可以这样!!!”许海第一次见杨笑如此歇斯底里。
“为什么不可以这样?你可以在外面跟男人吃饭,我却在家里给你做饭,凭什么!!!凭什么啊!!!”
空气静止了半分钟。
“你去睡觉吧,我不想跟你吵架。”许海压住怒火说。
杨笑嘭的把包扔在桌子上,冲进卧室关上了门。
那一夜,两个人都没睡着。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彼此都想跟对方说声对不起,却碍于面子没有说出口。
第二天早上,杨笑起来的时候。镯子安静的躺在桌子上,她明白了。有时候,身外之物会让对方误会的很深,若不解释,误会便会像剧毒一样
侵入五脏六腑。
公司的前台每天微笑着面对每一个人,杨笑有时候真想问问她,为何如此开朗,为何如此开心?有时候,她不懂许海,不懂她目前的处境,一
切都是个谜,她自己站在谜的中央,却找不到谜底。
有人说,奇迹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生。
那天下午,杨笑正在整理文件。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却又一瞬间消失在眼前。
最近她总是有点恍惚,上次还差点把咖啡洒在公司的重要文件上。连小吴都看出她有点心神不宁。
“杨笑。”
“啊,怎么?”
“呵呵,你名字叫杨笑,怎么脸上总是没有笑容呢?”
“最近遇到太多烦心事,我忽然觉得生活好累,一切都是个谜。”
“说说,说出来会好一些。”
“杨笑来我办公室一趟。”
“总经理在叫我了,谢谢你小吴,下次有空聊。”
看着杨笑憔悴的背影,小吴轻声叹了口气。

那天晚上的矛盾似乎早已有了预兆。
许海醉醺醺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差点累趴下的杨笑,已经在家睡了一觉。美梦被惊醒自然心情就不会好到哪里去。
“你怎么这会才回来啊,你不是有钥匙的吗?”看到是许海,杨笑也就没多少火气了。
把许海放在沙发上以后,她帮他脱掉了外衣,忽然她愣住了…
“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香水味?脸上,脖子上还有口红印??”
“啪,啪。”两个响亮的耳光落在许海的脸上,泛白的脸顿时红了。
第一个耳光是你过去欠我的;第二个耳光是你现在欠我的。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许海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而卧室里的杨笑躲在被窝里哭了一夜。
带着红眼圈上了好几天班,杨笑早已记不起挨了多少次当面的说,背后的闲话恐怕也足够装一箩筐的了。不过现在她已经不在意了,这些都不重要了。许海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家里他的东西依旧还在。只是少了他的人,家里像少了生气。那些天,杨笑去许海的单位找过他,单位说他去外地出差了,打电话也总是关机。杨笑最害怕的是夜晚,在她的日记本扉页上写着这样一句话“黑夜,诞生了寂寞;埋葬了繁华。”她原本以为他们的爱情是平淡的,经得起流年的。到头来却发现,无论什么样的爱情都会有繁华的时候。
许海不在的日子越来越长,她也渐渐适应了。
有一天早上,杨笑出门的时候发现门口放了很大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放玫瑰我也不会原谅你,哼,看你不出来。”虽然心里这样想,杨笑还是把玫瑰拿回了家里。躲在远处用望远镜看着这一切的那个男人,脸上露出了笑容。
那以后,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会有一支玫瑰放在门口。
“看你还能藏多久,我就不信你一直躲着不出来。”

生命不能一帆风顺,亦不能总经历惊涛骇浪。
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总是一如往常的平静。
“你看人家杨笑,自从被罗虎看上以后,在公司里面那个一帆风顺啊。你在看看你,来公司都好几年了还是小职员。”
“唉,小吴,咱们命都不好啊。”
这番话被杨笑听见了。
罗虎是人事部的,也就是招聘会上的面试官,也就是那个秃顶的男人,也就是那个捡到她皮包然后又还给她的男人……
一切瞬间在眼前清晰起来。
下班后,她找小吴去喝酒,被小吴委婉拒绝了。她找其他同事也都被婉言谢绝了。
“小杨,晚上一起去吃个饭把,我有点事要跟你说说。”
“罗主管,我晚上有点事不方便。”
“是吗?”罗虎那瞬间能杀死人的眼神正盯着杨笑,像要吃了她一样。
别看罗虎只是个主管,全公司的人事都全归他管。好像还听说,总经理是他小舅子。前几年罗虎也不过是个小混混,小舅子看他整天无所事事,便将他“招安”了。被“招安”以后罗虎改变了许多坏习惯,可因为他有点秃顶,所以怎么看怎么像坏人。
晚上下班,坐在罗虎的车上,杨笑依旧有点害怕之心。毕竟罗虎不是啥好人,可又惹不起,只好委屈自己了。
“喝,笑,继续喝。”
“叫我小杨,或者杨笑。”
“你不许叫我笑,那是许海叫的。”
说起许海,到嘴边的话语戛然而止。杨笑放下酒杯,跑到镜子前面看了看里面的自己。转瞬,泪流满面。
是啊,许海,曾经那个口口声声说爱我的许海,曾经那个许诺爱我一辈子的许海去哪了?
罗虎跑过来拍了拍杨笑的肩膀,把扶到椅子上坐下。
“要不我送你回家把,咱们别喝了。”
“不,我还要喝,我要喝…”
“笑,你家在哪啊?你还没说你家在哪呢?”罗虎使劲摇杨笑的头,企图使杨笑清醒过来,可无论他怎么摇杨笑依旧说着醉话。
那晚,罗虎驮着杨笑去宾馆开了房间。

也许,雨多了天空也会累。
杨笑的脸上开始有了微笑。罗虎总喜欢在上班的时候发短信调侃杨笑,比如问她吃的什么啊,有没有想他之类的。
酒是罗虎的最爱。杨笑听罗虎说关于他的故事,关于他曾经喜欢的人,关于他对人生的看法,关于他收藏的各种各样的酒。杨笑觉得,如果以后要嫁给罗虎,就必须了解罗虎。也就是从那以后,她疯狂出入酒吧,却从不喝醉。她告诉自己不可以喝醉,只有清醒的人才能品尝出酒的味道。
偶尔她还是会想起许海,那个曾经的爱人。只不过,她不会在悲伤,或许是时间的原因,许海已经渐渐从她的生命里淡去。
直到写喜帖的时候,杨笑才发现已经和罗虎在一起一年了。
这一年,发生了许多事。以至于杨笑自己现在回想起来都不敢相信。
“所有喜帖都发出去了,老公。”
“我会一辈子都对你好的,老婆。”
这些在别人眼里的甜言蜜语,在杨笑和罗虎之间,早已成了家常便饭。
婚礼准备在野外的一个公园举行。
“那个灯笼挂高点,在高一点,靠左边一点…”罗虎不知疲惫的做起了“现场指挥”。
“新娘子来了,快来看,好漂亮的新娘子。”
直到出嫁的那一刻,杨笑依旧想念着许海。她想,假如他今天不来,她干脆就这么嫁了算了。
一切准备就绪,结婚进行曲,新郎拉着新娘进场,主婚人宣布婚礼开始…
一切都那么自然,杨笑绝望了,心在滴血,脸却要伪装笑容。
“不,我不同意!”
“你是谁?”
“我是许海。”
“你不够了解笑,不够爱她,你根本没有资格跟她过一辈子!”


笑,亲爱的笑。还记得去年的今天吗?那时,是我太冲动,是我不够理智,误解了你。对不起,我错了。那天我看到你包里的镯子,觉得你一定是外面有人了,于是我开始放纵,开始破罐子破摔,开始践踏自己,开始撕裂你我的爱情!

对不起,我不应该那样不明是非,不应该那样黑白不分。更不应该让你流泪,让你难过。我曾经说过,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的,我会一辈子让你幸福。可我没做到,我感到惭愧。但今天站在这里的这个许海,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冲动,浮躁的许海。他的肩膀已经可以扛起一片天空,已经可以让你幸福!

我记得你喜欢喝鸡汤,喜欢吃青菜,喜欢吃我做的蛋炒饭,喜欢街边的麻辣烫……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的邋遢,不喜欢的我穿白色的衣服,你说那样会让你遮了你的光芒,你不喜欢下雨的时候出门,不喜欢洗被子,不喜欢吃香蕉,不喜欢浓妆艳抹,不喜欢太过虚伪的爱情,不喜欢甜言蜜语……

我变了,变的更像你的丈夫。不,不是像,是比你丈夫更像你丈夫。

回来吧,笑,回到我的怀抱。明年的春天依旧美丽,明年的桃花依旧美得一发不可收拾。

风雨里,我总希望伞能遮着你,总希望你可以幸福。以前,我没能给你幸福,可我愿意在以后的日子里,给你幸福。

我爱你,不仅仅爱你的美丽,不仅仅爱你的开朗,不仅仅爱你的可爱,我爱你的全部!

离开你的这么些天,我以为我可以赚到足够的钱来养你,来给你幸福!今天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失败者,幸好我的生命里有你,有你,我才能重新鼓足勇气面对生活,才能有勇气面对一切!

这张纸我在身上装了整整300天,它与我一起走过风雨,一起躲过雪花,一起经历酷暑,一起经历生命的跌宕起伏!

笑,嫁给我吧。让我疼你,爱你一辈子。


说完,许海走到杨笑的面前,单膝跪地,从怀里掏出了一颗闪亮的戒指。

女人刚满面春风的笑容,瞬间已泪流满面。

原本寂静的心湖,当再次遇到许海时,又重新澎湃起来。

杨笑摘下手下的戒指,扔给罗虎。这一刻,她懂了,她真正懂了。

现场的所有朋友都惊呆了,不过最惊讶的人应该是罗虎。

原本以为自己是主角,在结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个配角,这便是爱情,便是命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