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

“彤彤,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有些事情没有为什么。”
“你……”杨彤彤气的脸发青。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杨彤彤都得和许余吵一架才肯罢休。
“再也不见??”彤彤怀着最后的一丝希望问,此时她的心变得灰暗。
“太渺茫。”
“我要去国外了。”许余悠闲地说。
“我……”彤彤心如死灰,暗暗在心底发誓这辈子也不接这个男人的电话了!!
嘟嘟…听筒里传来挂断的声音,许余暗暗捏了一把汗。

————题记
许余走了,带走了彤彤的回忆。彤彤变得沉默不语,一整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得人心疼。
“彤彤”
“彤彤。彤彤”小嫚在旁边叫了几声,彤彤才转过身来无精打采的看着她。
“怎么了?”
“明天晚上一起吃饭吧,我老家来了个新朋友。”彤彤现在的样子,看的小嫚心酸不已。她觉得她怎么也应该帮她一下了。
据说,彤彤和许余之间的感情还有一段故事。
两年前,彤彤一个人到这座城市来奋斗。人生地不熟的,加上彤彤又很年轻。一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总是碰壁,导致两三个月下来也没找到令彤彤满意的工作。彤彤当时有个习惯就是上网,经常在网上和网友胡侃,经常去论坛灌水。还因为一个故事,让彤彤整整哭了半晚上。没办法,她就是这么脆弱,脆弱的放在手心里怕捏坏了,脆弱的怕放出去受了伤害。那一段时间,彤彤彻底颠覆了生物钟,经常白天睡觉,晚上上网。一个和彤彤聊的不错的网友说可以给彤彤介绍一个工作,就因为这个,彤彤整整高兴了半晚上,还因为欢呼声过大而招来邻居的“警告”。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至少在当时的彤彤眼里是这样。第二天一早,天空还下着小雨,彤彤就精心打扮了一番出门了。
那天,彤彤的脸上洋溢着像春阳般的微笑。
网友人很好,长的清清秀秀,脸上的两个酒窝经常偷偷亮出来,一副南方女子特有的性格。彤彤在心底里觉得这女子人真好,而且她说话的声音也令彤彤很惊讶。那种细细绵绵的感觉,那种细水长流的声音,太难了,太难描绘了。
第二天,彤彤就上班了,在一家公司做客服。
生活就这样慢慢恢复了正轨。
朝九晚五的日子,让彤彤开始疲惫起来。
工作苦的时候,她不敢给任何人打电话,说了一整天的话,她的嗓子已经沙哑了。就算有人打电话过来,彤彤总是挂断电话,发个短信搪塞过去。
“滴滴滴……”床上的手机又不知疲倦的响了。
彤彤正坐在电脑桌前面和网友海侃,哪顾得接电话啊。怎奈这个打电话的人不识趣,都几分钟了还不挂。彤彤不耐烦的拿过电话,看着电话上面的号码渐渐瞪圆了本就不大的眼睛。
“这…”
“这不是…总经理办公室的电话么…”
自言自语过后,彤彤接了电话。
4分59秒的通话,彤彤经受了煎熬,折磨,恐惧。
“彤彤,今天晚上你有空吗?”
“有事吗?总经理。”
“有个外宾,我身边又没什么人,想让你跟我去一趟。”
“……”彤彤思索了一会。
在这短暂的几秒里,彤彤想了很多:自己刚来这公司不久,要是今天不给关晨面子,以后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更有的是,关晨是公司二把手,虽然是二,但并不排除他成为老大的可能……
“没事,你要没空就算了,我找别人去就是了。”总经理关晨等不住了,语气中透着焦急。
“有空,有空。”
“那你好好打扮一下,我一会去接你。”
挂了电话,彤彤的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彤彤捏紧拳头,看了一眼头顶昏暗的灯,告诉自己:无论龙潭还是虎穴,都必须去!!
大街上的灯市那种昏黄的,昏黄的像黄昏。彤彤的眼角湿了。空荡的大街上,彤彤形单影只的走着,她想着,这时候要是有一个怀抱来温暖她该有多好。
一阵刺眼的灯光把彤彤从梦境中拉了回来。
“上车,小妞。”
“你……总经理又欺负人!”彤彤一脸的怒气,捏紧的拳头冲着关晨的脸就去了。
关晨恰恰在这时关上了车门,彤彤只得看着他的脸,发出最严重的抗议。看着彤彤生气的脸,关晨开心的笑了,虽然彤彤的声音很沙哑,不过他觉得影响不大。
一个个街灯开始往后倒退,车里放着柔和的音乐,是彤彤最喜欢听的那种。彤彤的眼神变得落寞,她开始数街灯,一个…两个…十

个…然后又从一个开始数,到最后也没数清有多少灯。车里变得安静下来,音乐暂停了,仿佛那个时候世界也变得安静了。
“彤彤,我想送你…”关晨说的一点坎坷都没有。
“前面是红灯呢。”
果然,关晨看到了红灯,差点就撞上了前面的车。害得车里尖叫声不断。
事实是,那天晚上,外宾想狠狠地灌彤彤酒。结果每次彤彤一拿起酒杯,关晨就立刻抢了过去,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就这样,到了晚上12点的时候,彤彤才背着烂醉如泥的关晨走出酒楼。
外面的气温已经低到了零度以下,一阵凉风吹过来,关晨咳嗽了几声。彤彤只好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关晨披上,本来她以为酩酊大醉的会是她,却没想到关晨为她挡了这一劫。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她从心底里感觉起关晨来。而关晨在她心底的形象也慢慢的从冬天的寒冷过渡到温暖的春天。
第二天一早,彤彤还昏昏沉沉的睡着。忽然电话就响了,一看号码,彤彤又是一惊。
“这么早,他打电话干么啊。”彤彤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
“喂。您好。小余。”
在网上认识三月有余,本来他让她叫他许余,她倔强的叫他小余。许余摇摇头,没办法,只好任她去了。两个人很聊得来,所以互留了电话。只是彤彤一般不打那个电话,每次都是许余打过来,等一会她才接过电话。有一次,许余问彤彤这是为什么?彤彤只是在电话里呵呵的笑,不作任何解释。时间一长,许余自然也就习惯了。
“彤彤大美女,在做什么呢?”许余的声音夸张的让人不自然。
“晕。。睡觉。”
“哦。”
……
“我感冒了,还想继续睡觉。。”
“我去看看你,好吗?”
“嗯嗯,我睡了。”彤彤没听清刚才的话,只是随口答应了。
挂断电话之后,彤彤又继续梦游去了。
在彤彤睡觉的这段时间里,关晨却已经经历了一次生死。
“你给我起来,给我起来!!”
“怎么了?让不让人活了??”
“你立刻告诉我,昨晚送你回来那个女人是谁?”
关晨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怒吼的发了疯的狮子一样的女人,说“那是我们公司的。”
“你们公司的?鬼才相信呢!!!”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随时都可能爆炸。
“真的是我们公司的,你爱信不信。”说完,关晨一转身又准备睡觉了。
“你给我起来,今天你要是不说清楚就别想睡了。”
“让我睡会,我困的要命。”关晨哀求着说。
“你要命,我还要命呢。”
“你说,那个到底是不是你在外面的野草。”
“说啊,说啊。”
“你给我闭嘴!”关晨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把女人踢倒在了地上。
“终于表现出来了,终于表现出来了。哈哈”发怒的女人开始哈哈大笑。
“给你脸,你自己不要脸。”
“你这个没良心的,这个死不要脸的。丢下我们娘俩,去外面寻花问柳……”女人骂了很多难听的话,关晨实在受不了了,只好拿起衣服上班去了。
许余从南到北,坐了三个小时的车,才终于找到彤彤住的地方。他到门口的时候,彤彤才伸了个懒腰爬起来。那是他第一次走进女孩子的房间,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千纸鹤。那一瞬间,他将自己置身于天堂,而不是人间。也就是从那一刻起,他开始羡慕起她的生活,更甚的是他第一次,生平第一次强烈的渴望走进一个女孩的生活,走进一个女孩的世界。
那天,许余带着彤彤去了很多地方。一路上,彤彤显得昏昏沉沉的。他知道,支撑她的是脸上那一抹迷人的微笑。彤彤是个很会玩的女孩子,这样的,那样的,到她手里都变得十分容易。黄昏的时候,他们都累了。他带她去吃饭,过人行道的时候,他把手伸到她的面前,她小心翼翼的把手放进他的手心里。就这样,黑夜又悄悄来临了。
过后的日子里,有许余的地方,总是有彤彤;而有彤彤的地方,也总少不了许余。他说,她是我心灵的伴侣。她说,他是我面前的一杯水,平淡却不可缺少。在外人眼里,他们早就可以结婚了。但许余却迟迟没有表现,她开始焦急起来了。
雪花飘落的季节,他把她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他说,手心可以将我的心意传达给你。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傻傻的点着头。她希望伏在他的胸口,听他清晰的心跳声。“扑通,扑通,扑通……”她好想好想就这样一辈子,真的好想。
那个美丽的冬天,却给关晨盖上了灰蒙蒙的伤。
那天早上关晨刚走没多久,姚凤琴就从6层楼上跳了下去。
“没有生命危险,脑部受了点伤,以后可能会神志不清……”听到这最后的一句话。关晨脑海里嗡的一声,整个世界一片漆黑。
自从上次喝酒之后,关晨就再也没喝过酒。而且他的生活排满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白天送女儿上学,上班,抽空去医院照顾妻子,下班,接女儿回家,去医院照顾妻子……生活就这样有规律的循环着。
他已经害怕了,他是个成熟的男人,如今却把妻子害得这样。他深知自己有罪于妻子。他想弥补妻子,却找不到任何方法去补救。上班的间隙,他也会想,人为何如此多苦多难,到最后自己也没回答出个所以然来。
“关晨和彤彤订婚了?”
“他不是已经有老婆和孩子了吗?”
“这种男人最不是东西了。”
“真让人恶心。”
几个多嘴的女人在办公室里谈论起关晨和彤彤的事。关晨一直都比较喜欢彤彤,但由于自己已经有妻子了,只好断了念想。怎想,关晨前夜在医院照看妻子,昨天早上竟收到彤彤的短信。说想和他结婚。关晨也没有声张,更没有告诉妻子。昨天下午办公室的人发现了关晨的异常,随即偷看了关晨的手机。此事便如阳光普照大地般散布开来。彤彤昨天也听到了风声,只是觉得惊恐。
“大家好,我和许余快要结婚了。”
屋里的人都静了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在准备看这场闹剧该怎样收场。
“对不起关总。那条短信发错了,本来是发给许余的。”
在场的人无不捏了一把冷汗,这样的短信也能发错?只见彤彤在关晨的面前诚恳的低下了头,脸上满是深深的歉意。
“没关系,没关系,虚惊一场嘛。继续工作,好好努力!”关晨笑呵呵的说,心里像哑巴吃了黄连。
从那以后,关晨就再也没有找彤彤出去过。那时的他和原来的他简直判若两人。彤彤也乐的清闲。姚凤琴的病也在渐渐好转,当然这里面少不了关晨的细心照料。
“彤彤,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有些事情没有为什么。”
“你……”杨彤彤气的脸发青。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杨彤彤都得和许余吵一架才肯罢休。
“再也不见??”彤彤怀着最后的一丝希望问,此时她的心变得灰暗。
“太渺茫。”
“我要去国外了。”许余悠闲地说。
“我……”彤彤心如死灰,暗暗在心底发誓这辈子也不接这个男人的电话了!!
嘟嘟…听筒里传来挂断的声音,许余暗暗捏了一把汗。
在爱河沐浴的彤彤真的累了。那天深夜,彤彤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句话。
自从和许余在一起之后,彤彤觉得非常幸福。但令彤彤受不了的还是许余的出尔反尔。
他三番五次的说分手,永远不见面。而常常没有三天,他又换电话打给彤彤了。彤彤的生活就这样被他糟蹋着,她很心痛,却又无能为力。
那天彤彤正躺在床上听手机里的音乐,电话里传来许余熟悉的声音。她觉得他的声音变了,而且变化很大。他每次都笑称是感冒了。他依旧说分手,彤彤只是绝望的问了句“再也不见?”然后就生气的挂断了电话。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她的心开始陷入深深的漩涡,一圈一圈,她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痛楚。她想呐喊,想咆哮,想哭泣,但谁能看见,谁能听见,谁又能安慰呢?她累了,像她说的那样,在爱河沐浴的彤彤真的累了。她开始长时间的关机,开始夜夜酗酒,开始整夜整夜的上网。她心底发出强烈的渴望,渴望他的怀抱,渴望他的手心,但她却把那份渴望压在心底,一直往下,往下压。那一段时间,是她生命里最痛苦的日子。所有东西在她眼里都是灰色的,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比它们更可怜,更需要人疼爱。
手术室里的许余轻轻闭上了眼睛。实在不能拖了,许余本来还想看一眼彤彤的。但他知道,彤彤不会见他的。是他,他把她伤的太深。他心中有愧于彤彤,但却无法言说。这世间难道还有比这更痛苦的事情吗?他问自己。他把他们的合影贴在墙上,这样一睁眼就能看见彤彤脸上的微笑了。他觉得他的世界离不开彤彤,他的生活亦是如此。他只希望能最后再见彤彤一面,于是他的朋友去拍了彤彤的照片。他看到了,手里的照片在颤抖,曾经那么阳光的女孩子,如今却变得苍老,憔悴。当的一声,他心碎了。
转机出现在第二年的春天,那时彤彤已经从悲伤里走了出来。
当彤彤以为一切都已经恢复平静的时候,却没有看到生活的暗涌正向她袭来。
“我们结婚吧,LOVE YOU YU”彤彤刚开门就在门口看到了一束鲜红的玫瑰花,上面是许余的字迹。
彤彤很惊讶。幸福来得太突然,这一切都像在梦里。
当许余紧紧抱住她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这一切都是真的。
结婚那天,许余抱住穿着婚纱的彤彤。
“生活是空白的,我们一起把幸福画在上面。”
是啊,生活原本就是空白的。每个人都是一种颜色,两个人在一起,就能描绘出世间最美的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