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飘,谁与我共天涯


杨馨刚走到家门口,包还没放下就接到了丈夫潘辰的电话。
“亲爱的,在忙啥呢?”
……
一大堆的铺垫,这是潘辰的惯用手法。每次他打电话来,总神神秘秘的,而且声音特别小。结婚几年,两人关系一直很不错,可是近来潘辰的一些行为却令杨馨很是怀疑。
“我晚上就不回家了。你自己做点饭吃吧。”
“哦。”
似乎世间的很多事情都是有法则的。就比如,一件你很在意的事情,当每天都经历一次,渐渐地也就不在意了。这句话用在杨馨身上最合适不过了。以前,潘辰每次打电话来说不回来了,她总会啰啰嗦嗦的问很多,又是问这,又是问那。倒不是不放心他在外面拈花惹草,只是觉得那时候她是他的唯一。时间冲淡了杨馨记忆里很多的东西,宝贵的,不宝贵的,值钱的,不值钱的,快乐的,不快乐的。现在,每次只要潘辰一打电话回来她就知道他最后的一句话里面肯定有:“今晚我不回去了”。她也不再问什么,这些,她以为她懂。
一晚上没回来的潘辰,总是在第二天一大清早敲门进来。而那时候正好是杨馨的美梦时刻,因此潘辰也挨了不少骂。不过那时候的潘辰像是被霜打过的茄子一样一声不吭,杨馨平时心里受的委屈,就拿他当出气筒。经常都是潘辰只要一回来,杨馨就去给他做饭了,虽然刚骂了一顿,但心里还是不免有些心疼。毕竟,女人都是名副其实的“刀子嘴,豆腐心”。
几年前遇到潘辰的时候,她还是个大学生,他是个建筑队上的包工头。
那时她在一个电工学校做实习财务,而潘辰那时候正好要去学习电工知识。于是两个人就碰上了,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他长的很帅,一头的黑发偏向右边,穿个白色上衣,搭配一个西装的裤子。说起话来笑嘻嘻的,显得十分和蔼可亲,更重要的是他和杨馨都是同一个县的。由于是老乡,又很聊得来,一来二去就熟悉了。只是他的工作一直都瞒着她。潘辰自己一直都觉得他的工作不好意思说出口,加上当时和杨馨的关系又不是特别亲密,思索再三,也就瞒下了。
杨馨的背后一直不乏追求者,只是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却还是没有合意的。用她自己的话说,那不是不合意,而是不合眼。遇到潘辰的那天,她眼睛一亮,心豁然开朗起来,而且亮堂堂的。仿佛他就是一道阳光,笔直的照进了她的心底。
北方的冬天来得很早,她的实习期快要结束了。于是他们在一起吃了顿饭,算是为杨馨践行。她要回家乡,而他却因为手里的几个项目无法和她一起离开,于是心变得像天一样灰蒙蒙的。那是她吃的最长的一顿饭,他说了很多话,有挽留的话,有祝福的话,有挑逗的话,有抒情的话,反正说了一大箩筐的话,她也记不清了。在离别的站台上,潘辰十分真诚的告诉她:“我是个建筑队的包工头,你嫌弃我吗?”,他换来了一个响亮的耳光。然后,杨馨就冲上了火车。他看见她在哭,她在流泪,她在为他流泪,她是第一个为他流泪的女人,是吗?他问自己。是。他回答自己。
她的背影消失在了人海里,他抹了抹眼角离开了喧闹的火车站。
那以后的几个月,她音讯全无,他联系不上她。只是记得在记忆里有这么一个人,有那么一些事。
有一次同乡聚会,潘辰也接到了邀请。
那天天空下着小雨,他是唯一一个迟到的人。会场里人潮涌动,音乐放的震耳欲聋,灯光无限放大着寂寞。潘辰找了个桌子坐下,才发现朋友都坐在另外一桌。只好又从这桌挪到了那桌。
桌子上一共有10个人,潘辰只认识这里面的一个人:徐豹。音乐停下之后,徐豹开始介绍桌子上的人,潘辰只记住了一个叫化檬的女子。这桌上的唯一一个女子就是化檬。她长的很漂亮,把头发都梳到脑后,集在一起,脸上抹着浓淡适中的妆,一身黑色到底的装束,耳朵上带着一对白色蝴蝶状耳坠,眼睛,鼻子,嘴巴,所有的一切在潘辰看来都是那么完美,就像是天上的嫦娥一个模子倒出来的。没过一会,潘辰才发现化檬喝酒也很厉害。她一杯接一杯的喝,桌上的许多男人恐怕都不是她的对手。潘辰由于那天感冒了,加上第二天有个重要项目要谈,才逃过了一劫。化檬喝的酩酊大醉,其他几个人也都是昏迷不醒。潘辰背着化檬从酒吧里走出来,大街上迎面而来的清新空气让他精神一振,随之而来的沉重,又让他有些难堪。半夜在大街上背着个女人到处乱跑,被警察抓住可就麻烦了。而且还是个喝醉的女人。于是潘辰打了个车,上车之后他从化檬的包里掏出了她的手机,在上面找到了她的住址。并且用她的电话拨打了一个没人接的号码。
夜晚的风开始凉了,潘辰走在回家的路上,昏黄的路灯照射着他的寂寞。
潘辰翻开手机看着那个11位的数字,不禁喜笑颜开,觉得上天第一次如此厚待他。
路上的行人不多了,零零散散的,白日的喧嚣再也找不到。
“哎,你的东西掉了。”
潘辰看见地上掉了一包东西,前面的那个女子却像没有听见一样奔跑着。他从地上捡起东西,朝那个女子追了上去。过了一会,女子气喘呼呼的停了下来。潘辰定睛一看,顿时傻了眼。
“居然是杨馨!”潘辰一脸吃惊的说。
“居然真的是杨馨!!”过了一会,潘辰又说了一句。
杨馨的脸上挂着豆大的泪珠,看到潘辰吃惊的脸顿时又破涕为笑。杨馨冲潘辰点了点头。像是确认了她一辈子的幸福。

潘辰和杨馨的婚礼很隆重,是在家乡一个大饭店举行的。
杨馨穿上白色的婚纱还真不是一般的迷人。许多人都这样赞誉杨馨。潘辰自然也不输给杨馨,赞扬的人是数不胜数。两人的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是那种一辈子只能看到一次的微笑。
结婚之后,杨馨始终跟潘辰在一个地方。他租房子和她住在一起,生活过的很简单而又平淡。潘辰心里一直都想给杨馨一个幸福的生活,杨馨不知道他是怎样给幸福下定义的,便对他说,我喜欢现在的生活,毕竟平平淡淡才是真。潘辰听了这话心里觉得一阵憋屈,面子上还是傻傻的笑。
有的人只说不做,有的人做了也不说。潘辰显然是想做第二种人,这几个月他一直在努力拿一个大项目,只要拿下了这个项目,他就可以自己开一家公司,杨馨也不用每天辛辛苦苦去上班。他一直在追求高等人的生活、品味,殊不知他已丢了人生最重要的。
杨馨依旧像以前一样,每天早出晚归,工作不累,却又不得不去。而自从得知潘辰接了一个重要项目,她就很少见到潘辰的人,甚至连电话也很少接到。
那天晚上,杨馨刚吃完饭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话铃就响了。接完电话,杨馨的手心里捏了一把汗。那时,她是没有主见的,唯一能找的就是潘辰。她拨通了潘辰的电话,响了几秒。听筒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喂,您好,您哪位?”
“潘辰在吗?”
“哦,您稍等。”
“小潘,你电话。”
“好,马上就来。”
过了片刻…
“喂,小馨。是我。”
“刚才那个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我们正在吃饭。”
“哦,爸爸刚才打电话来说……”
“呜呜呜……”听筒里传来杨馨轻声抽泣的声音。
“说话,怎么了?小馨。”
“爸爸刚才打电话来说,小志的急性胃炎发作了,需要开刀。我……我该怎么办啊……”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爸爸说没说要多少钱?”
“说了,要10万。”杨馨的声音在颤抖。
“好,你先睡吧。我明天早上把10万打在你卡里。”
“嗯,嗯。”
“记得盖好被子,别着凉了。”潘辰关心的说。
那边杨馨刚挂完电话,潘辰换了个脸。戴捷坐在床上,板着一张脸,瞳孔里满是怒火。
“戴姐,你得借我点钱。”
“多少?”
“10万。”
“这个,这个。”
戴捷显得有些犹豫,潘辰自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一转身,他把她按在了床上。
第二天早上,他把10万打进了杨馨的账户。
没过多久,潘辰顺利拿下了那个项目,还办了个公司。秘书的名字叫化檬。
经过一年的努力,潘辰的公司已经在省里小有名气。潘辰是个不愿意服输的人,于是准备向全国市场进军,而戴捷却安于现状。两个人之间发生了很多次激烈的争吵,最后戴捷和潘辰站到了一边,两人开始谋划向全国进军的具体计划。
第一次见戴爽是在房交会的前夕。
那段时间,潘辰正准备去买套房子。化檬说他是个喜欢临阵磨枪的人,于是在买房前夕,他便在网上疯狂的寻找房子的相关信息。戴爽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售楼员,在网上有博客,有电话,也算是个网络达人。潘辰无意间看到了她的博客,并发现上面竟有电话,便想到了初中时一个同学。
那是在潘辰初三的时候,有一个叫梁筱雨的同学辍学了。潘辰那时候是喜欢梁筱雨的,而且是死心塌地的喜欢,只是梁筱雨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他,梁筱雨喜欢隔壁班的男生,这是全班同学都知道的。可潘辰偏偏只喜欢她,只对她情有独钟。后来,她离开了学校,那段不能称之为感情的感情,也就不了了之了。后来有人说梁筱雨做了房地产已经发了财,有人说梁筱雨做了药品,更气人的是居然有人说梁筱雨做了小姐。这辈子,潘辰发誓一定要让梁筱雨对他刮目相看。一定要。
落日的余晖,透过玻璃窗照进潘辰的办公室。暖洋洋的,让人有种想死的感觉。

化檬端了一杯热咖啡进来,她和他已经不搞地下恋情了。化檬放下咖啡就直接坐在潘辰的腿上,现在她觉得她已经离不开这个男人,这个身上背着摇钱树的男人。
太阳照在化檬的脸上,潘辰觉得她变了,变得没以前好看了。
“宝贝,今天没化妆啊?”
“人家要赶来伺候你,哪有时间化妆。”化檬坐在潘辰的腿上娇滴滴的说,脸上满是生气的模样。
“哦,宝贝又不开心了。是不?”
化檬没说话。
“那好,以后你可以晚来一会。但一定要化妆哦。”
化檬点了点头,慢慢走了出去,样子像极了一个单纯的小姑娘。
待门关上之后,潘辰掏出了电话。
天气晴朗,一大早潘辰就拖着杨馨出来,说是要告诉她一个秘密。
车在一座崭新的大楼面前停下了,潘辰走下来,然后把杨馨从车里拖了下来。
“漂亮吗?”
“你说这?”
“当然了,还能有哪。”
“嗯,很漂亮。”
“想不想在这买套房子?”
“当然想,只是……”杨馨带着怀疑的眼神看了一眼潘辰。
“呵呵。”
大厅里面人很少,潘辰还是拉着杨馨的手,像一对新婚夫妻。
看到潘辰走了进来,一个售楼员走了过来。
礼貌的说了几句之后,就带潘辰和杨馨看房去了。
房子很好,而且又不贵,潘辰对这很满意,从杨馨的表情可以看出,她也很满意。
杨馨去车里拿证件了,大厅里只剩下潘辰和一个叫戴爽的业务经理。潘辰在网上看过她的博客,和照片,两人一见如故,所以谈起来比较顺利。戴爽长的很漂亮,比杨馨长的温柔、大方一些。杨馨回来的时候,戴爽已经去忙别的事情了。潘辰解释说,已经看好了,就差来订房了。看到杨馨有些怀疑,他接着说,过几天有个房交会,如果觉得不满意可以去房交会上看看。杨馨说了句,都听你的。一笑,脸上就绽放着浅浅的两个酒窝。
房交会的前一天,戴爽打电话给潘辰,约他出去吃顿饭,然后说有个项目想跟他合作。美女的邀请自然是不能拒绝,潘辰毫不犹豫就答应了。那是继化檬能喝之后,潘辰见过的第二个能喝的女人,几杯酒下肚,潘辰就有点晕了。而戴爽还在一杯接一杯的灌他,他料想自己今天不会回去了,于是也就豁出去陪到底了。
一夜缠绵,潘辰几乎忘记了天还是会亮,一切都不是梦。
买房子的同时,他又签下了一个不小的项目。潘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戴捷,只是没说他是怎么签下这个项目的。
潘辰和杨馨搬进了新房子,潘辰希望他的公司可以在国内行业内排到第一。他有怎会知道这也是戴捷多年来的梦想呢?戴捷比潘辰大一岁,所以潘辰叫她戴姐。戴捷在行业内打拼了快5年,也算是业内元老级的人物了。令戴捷感到兴奋的是,她能遇到潘辰这么一个勤学、肯奋斗的小伙子。戴捷一直没结婚,她总觉得女人一定要有了事业才能结婚。爸妈无论怎么催,她就是无动于衷。而面对众多的追求者她也是一味的冷淡,为此还伤害过不少人,丢过不少生意。潘辰和戴捷合作之后,意图显得很明显,圈内人也只好给她这个面子,在能让潘辰的地方就让一步,在能帮潘辰的地方就帮一把。潘辰的公司越发展越大,渐渐地占到了行业内、国内的老大。业内人看的眼红,就开始打潘辰的主意,今天让他损失一点,明天损失一点。不过潘辰并不在意这些,他觉得有戴捷,就不怕任何风雨。在他心里,她是他的避风港。
天不遂人愿,因为一次失误,导致客户的误解。潘辰为此背上了沉重的罪责,他日日责怪自己当初不注意,小心大意才出了问题。
“信誉总是要挽回来的,你不要灰心。”戴捷像安慰小弟弟一样安慰着情绪激动的潘辰。
“嗯,好。”
“这样,我派个人过去帮你。”
“好,那等他到了,我去接他。”
潘辰心里很矛盾,前面的路布满了荆棘。他累了,但他必须走下去,必须!
令他没想到的是,戴捷竟然给他派了一位美女来。
“潘总,您好,我是梁筱雨。”
“什么??”
“潘总,您好,我是梁筱雨。”
“你是梁筱雨。你真的是梁筱雨?”
“是。”
她是初中时他暗恋的对象,她居然在10年之后站在他的面前,并且叫他潘总,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
“来,筱雨,这顿饭是为你接风的。”
“嗯,谢谢潘总。”
“不要叫我潘总了,叫我小潘就可以了。”
“那不太好吧?”
“没事,没事。跟我,你还见外什么?”说着,潘辰握住了梁筱雨的一只手。
像往常一样,潘辰把梁筱雨灌得烂醉,然后带她去开了房间。
在他的生活里,找不到别的,除了金钱和女人。

有了梁筱雨的帮忙,加上戴捷,还有化檬、戴爽,俨然之间,潘辰已经从几年前的包工头变成了今天的百万富豪。
潘辰还算是个大方的人,他给梁筱雨、戴捷、化檬、戴爽、杨馨一个买了一套别墅,而且还给他自己买了一套。这些陪了潘辰两年的女人也算划得来了,至少只要潘辰还在,他还有钱,她们的后半辈子就不用愁了。这不就是她们一生的追求吗?
梦寐以求的富人生活已经来了,快乐却悄悄走了。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没几个月,潘辰破产了。从百万富豪一下跌倒了穷光蛋。
过惯了富人生活的他,怎能忍受的了底层人民的生活,于是他每天只好出去要饭度日。
他去过梁筱雨、戴捷、化檬、戴爽、杨馨的别墅,除了杨馨丢给他一个馒头,其他的女人什么也没给他,除了回忆里的身体。
路灯下,他已经不寂寞了。他的回忆里有她们,有梁筱雨、戴捷、化檬、戴爽、杨馨,她们带给过他快乐,他带给她们过金钱和快乐。所以她们欠他金钱,但她们用身体换了金钱,所以她们和他两不相欠。
路灯下,他冻得瑟瑟发抖。朋友,亲人,女人,都是空的。一如那句话所说的一样: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他添了一句,送给自己:世间除了自己,其他的一切都是空的。
路灯下,他缓缓闭上了眼睛。这个曾让行业人闻风丧胆的名字今天就要凋落了;这个曾经辉煌的星星就要陨落了;这个曾经痴情的男人就要抛下他“爱”的女人走了。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遗憾的是,他再也不会知道她是谁了。
这时,月亮出来了。
白杨树的影子落在他身上,描绘着冬的苍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