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阴影

【虚构情节】

在罗莎的日记本的扉页上一直写着几句让人匪夷所思的话:

假如,有一天,我遇到了你。

我会选择忘记你,然后陪着你默默死去。

没有黑与白,没有伤心与落寞,没有悲伤。

只有,只有我和你……

那时,罗莎是班上最美的姑娘。抽烟,喝酒,泡吧,玩网游……所有一切有关不良青春少女的影子,在罗莎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对于一个高二的学生,本可以成为万众瞩目的“班花”,却因为一些不良习惯而被数落。旁人也替她感到惋惜。

“丢掉班花,这个帽子,你觉得可惜么?”汪菲问。

“有什么可惜的,不就是多几个追求者嘛。”罗莎一脸的不屑。

“哎,你上次考试考了多少分啊?”

“好像是80多把。”

“哦,好像还不错的样子。”汪菲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情。

罗莎心里觉得很不舒服,但碍于汪菲跟自己玩这么多年了,也就没翻脸。她是有自知之明的,特别是在朋友这件事情上。往往都是这样,一个学习不太好的和一个学习很好的在一起,时间长了摩擦是不可避免的。

回想起曾经的自己,汪菲经常会流露出怀念的眼神。

有今天,都是因为一件事。而就是那一件事,彻底改变了这个本应在教室里好好读书,成为班花,考上重点大学的少女。

初三补课。

下晚自习回家的路上,罗莎抱着一大堆书独自往家走。

7月的季节,一会太阳炙烤着大地,一会就忽地下起了雨。比人的脸还善变。

昨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上,罗莎拿着汪菲的日记本正在看,忽然汪菲就从外面冲进来了。唰的给了罗莎一巴掌,不知所以然的罗莎脸立刻就留下了五掌,正欲反击,汪菲又抢先说话了。“你凭什么拿我日记本?”

“不是你让我拿的吗?”

“算了,绝交把。”汪菲气愤的拿回日记本,走出了教室。

一件小事,立刻在老师和班上传开了,罗莎的自尊心就这么被践踏了。彼时的她,还很在乎自尊,毕竟是个女孩子,更何况又是如此漂亮的女孩子。

“哥,走你去帮我收拾个人。回来我帮你查你交代的给我的事情。”

“谁啊?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就是气我了,走把,你哪那么多废话啊?还是不是我亲哥??”

“那走吧,还愣着干嘛。”

罗莎回家的路上回经过一条河,夏天的时候,河里偶尔会有水深,伴随着蝉鸣。有时候是欢快的乐曲,有时候是噪音。

自从昨天跟汪菲闹翻了,罗莎心里一直过意不去,后来她才发现是自己拿错日记本了。一直想着哪天一定要当面给汪菲道歉,希望两个人能和好如初。

“救命啊,救命啊…”

听到呼救声,罗莎想都没想就朝着传来叫声的方向去了。

那边是一个电子厂,可能是因为经营不善所以里面已经没有人了。房子闲置了好几年,砖都掉了好多。罗莎一直都觉得,每个人心底都有善心,是那种从生下来就有的。而有时候正是因为这种善心而导致的冲动,则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可我们会退缩么?不会。

“汪菲,别怕,我来了。”

“汪菲,别怕,我来了啊!”

几乎是撕心裂肺,罗莎拼命跑着,就怕晚了一步汪菲受到一点伤害。

可她似乎还是去晚了。

“汪菲,汪菲,汪菲。”声音在空荡荡的厂房里面回荡,手电筒微弱的光几乎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回音很大,却没有一丝的回应。

“汪菲,你出来啊,我知道是你!我对不起你,我错了!你出来啊!”

“她出不来了,因为她已经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

忽然从背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让罗莎大吃一惊,来不及多想,立刻转过身。却什么也没看见,那男人已经用一个大袋子把她罩住了。大概在脖子的位置,也搁着袋子放着一把刀,男人严厉的说“敢乱叫,我就抹了你!”。之后,罗莎仿佛被抬了起来,但是却听不见说话的声音,她猜他们是在手语。

“把这个妞扔到车上去,一会拉回去。”

“你们要把我拉哪去??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快点放我下来!!!!”

“你TMD再叫,老子就抹了你!给我闭嘴!”

“你开车拉回去,她不老实就给我揍。”

“是,明哥。”

“我TMD不是告诉你,在干活的时候,不许喊我名字嘛!你TMD又忘记了啊!”

“是,是,知道了,明哥。”

“还TMD的叫,你个2B,没救了。”

罗莎听到发动机响了,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时间会遇到什么。但她心里充满了不详的预感。安静下来的时候,才想起来书也不见了。不一会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她被重重摔在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面。打开袋子才发现自己是躺在一大堆袋子上面,这也是一个厂房,只是比刚才那个好多了。四周有排风扇在转,厂房里四盏灯明晃晃的,有些刺眼。

“汪菲呢,把汪菲叫出来!!不然我跟你们拼了!”

“拼了,你是在开玩笑吗?小姑娘。”随后,是一大群男人的附和。

“哈哈哈哈哈。”

“小姑娘,你太天真了。”

“好了,那个你带走,另外那几个你看着处理把。”

原本还有些喧闹的厂房,立刻变得安静了下来。之所以有人说,黑夜是可怕的。而这种可怕的本质并非是黑夜,而是过于安静。当从一个喧闹的环境,立刻转换到一个安静的环境中,任何人都会不适应的。

当一切变得安静的时候,罗莎的内心慢慢变得恐惧起来。她感觉到自己的手心慢慢沁出了汗。

那男人一步步的走近她,忽然在她背后站下了。

只记得嘴上被蒙上了什么,之后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醒来的时候,她衣衫不整的躺在河边的小路上。

她明白昨晚经历了什么,她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女孩子。

看了看身边,书还在。抱着书上课去了。

那以后,她发现班上每个同学看她的眼神都变了。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从关心到冷漠,也是如此把。善变的天,莫过于善变的人啊。

人生,理想,未来,这些曾经特别关注的字眼,现在变得不那么重要了。经历了那一夜,似乎罗莎长大了许多。

唐虎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进她的生活的。

遇到唐虎还是在一节体育课上,女子500米跑步,罗莎跑不动了,蹲坐在地上。班上有些同学的杂言杂语就来了,说什么的都有。唐虎刚从外地转过来。等所有同学都走之后,唐虎发现还有一个女孩子蹲坐在地上,貌似是在轻轻抽泣。

“怎么了同学?”

“我叫罗莎。”

“我叫唐虎。”

“你怎么了?”

罗莎没在回应了。

此时,在她心里已经筑起了一道墙。一道任何人都无法逾越的墙,也正是因为这道墙,将所有关心她,爱她的人,阻隔在外面了。

或许,每一个受过伤害的人的心里都有一道墙。

而唐虎,似乎就是她生命里来推倒这道墙的人。

而对于唐虎,罗莎或许来得晚了一些。

那是一个周末的傍晚。

唐虎依旧像以前一样陪她出去玩,陪她去疯。

“唐唐,我想吃冰淇淋。”罗莎嘟着嘴说。

罗莎也知道在这荒郊野外,唐虎不可能买到冰淇淋的。可她还是说了。

“那你等一会啊”唐虎脸上传来神秘的笑容。

不一会,唐虎抱着湿漉漉的面包出现在罗莎面前。罗莎捧腹大笑,顿时觉得唐虎傻傻的。

落日的余晖洒在唐虎的脸上,金灿灿的,罗莎看着他阳光般的面庞,似乎已经忘记了曾经的伤害。

从指尖到嘴唇的触碰,让罗莎浑身颤抖。

那一瞬间,唐虎读不懂眼前这个女孩的心。

“没事?”

罗莎点了点头。

短暂的停留,让火热的唇得到一丝清凉。但,暴风雨般的吻转瞬还是来了。

她并没有闪躲,一切都还在掌控之中。那一刻,她那么自信。

用数学的话说,同一平面的两条线,只要不平行,就一定会有交织。

他们便是如此,罗莎从没觉得他们是苦命鸳鸯。唐虎并不了解她的过去,他说,他爱她,也只爱她的未来。而对于她的过去,他则一笑了之。

她能感觉到自己炙热的脸庞,暴露在空气中。身边的一切都凝固了,在她的世界里,只有眼前这个男孩,只有他强壮的身体,只有他热情的吻,一切都不重要,空气,水,大地,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一刻消失了……

她曾告诉自己,一定要做一个幸福的女孩。此刻,她告诉自己,自己做到了。

他的吻落满她的全身,随着血液流动到骨子里。她,像一头猎物,已经任屠夫为所欲为了。

在没有征兆的前一秒,她还是痛的流出了泪水。

她把头偏向一边,尽量让他不看到自己哭泣的脸,尽量把他丢在他自己的欢愉中。她一直竭力控制自己不出声,可最终还是发出了低吟。

落日就这样悄悄走了,一如他们的青春。

那晚,小旅馆。

一张床上,罗莎要求在背上刻字。

“什么?刻字?”

“快点。”

唐虎没回应,不过还是将背转了过来。

不一会,两个字就落在了他的背上。没有颜色,不是纹身专家,但是却刻的有些深。

她看到唐虎背上的汗珠,顿时紧紧抱住了他。

“唐唐,这样你就跑不了了。”

“睡觉把。”唐虎搂着她轻声说。

“唐唐,这样你一辈子都是我的了。你跑不了了。”罗莎心里想。

两个字,见证了两个少男少女的转变。

是的,他们不再是:男孩,女孩。

“假如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们还在一起就结婚好不好?”罗莎说。

“放心吧,我们肯定会在一起的。再说,再有一个月就毕业了,难不成你还能飞了?”唐虎有些骄傲的说,毕竟这些年和罗莎这么走过来挺不容易的。

当时唐虎这么说,罗莎心里美滋滋的。

不幸还是降临在了罗莎的头上。

那天晚上,罗莎去找唐虎,昏暗的路灯下。

随着“吱”的刹车声,罗莎倒在了血泊中。而唐虎却在一个小时后才得到消息。

病床上的罗莎脸色苍白,思绪完全停留在另外一个时空。

一个星期后,罗莎醒来了。却什么也不记得了。

一年后的一天,大雨里,新郎拉着迷茫的新娘走向了华丽的礼堂。

忽然,他想起了在新娘日记本上的一段话:

假如,有一天,我遇到了你。

我会选择忘记你,然后陪着你默默死去。

没有黑与白,没有伤心与落寞,没有悲伤。

只有,只有我和你……

“爱情的阴影”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