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刘

虚构情节,若有雷同,实属荣幸.
一字相思QQ群:76128834[朝朝准拟清明近,料燕翎、须寄银笺。又争知、一字相思,不到呤边。]
本文已发表在:《倾城色》第三十六期

PS:很久没写小说了,写的好几次卡壳。不喜勿喷。

她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口中喃喃低吟。五天了,大刘一直陪在她床边,一直在等她醒过来。一直在等。

大刘看着病床上平静的陆雪,忽然想起了这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他未必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但,他知道她很快乐。

搬入新家后的第二天,隔壁就搬进了一家人。也许是中国传统的原因,两家一开始从不来往。而第一次来往,就让两家父母特别难堪了一回。

那是一个下午,刘聪抱着一个画板,上面不仅有简单的线条,中间还有密密麻麻的沙子,特别细的那种,湿湿的。看起来很漂亮。

走入回家的那条小巷子,快乐的哼着歌。对面走过来的那个小姑娘,跟自己年纪相仿。

“啊!你拿那个干什么!!”,那个小女生一声尖叫,着实吓了他一跳。

“这个不漂亮啊,给你看多好看啊!!!”,说着他把手上端着的那个凑到了小女生的面前。

忽然,小女生撕心裂肺的尖叫。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而小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在眼前。

他并没有在意这件事,依旧快乐的回家。

到家的时候,午饭已经做好了。把板子放在自己的小桌子上面,洗手,吃饭。一气呵成。刘聪一直以学习好而骄傲,所以在家里几乎不用帮父母做家务。

那天吃饭的时候,刘聪心里莫名其妙的很郁闷。

正吃饭,忽然大门被推开。这是一座小院子式的房子,坐北朝南,而装修也就表露了家庭是否富裕。

“就是他!”,眼睛红肿的小女生,指着他的鼻子向身后的妇人说道。

“怎么了?你们是?有什么事吗?”,刘聪的爸爸喜欢在吃饭的时候,喝点酒,看到外人闯进来,一连发了三个问。

而刘聪的妈妈这时给他父亲甩了一个白眼,示意让他闭嘴。而这个大汉子也只好闭嘴了。

刘聪的妈妈放下碗筷,走到妇人和小女生的面前,从包里拿出纸巾擦了擦小女生哭花的脸。

然后问道,“这是怎么了?”。

看的出来,身后那妇人脸上的怨气依旧没消。她咄咄逼人的说,“你儿子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知道什么?”,他妈妈微笑着问。

“我女儿有密集恐惧症。”,妇人怨气十足的说道。

“刘聪,过来,说这是怎么回事?”。

刘聪像个等待审判的罪人,一五一十的说完了事情的经过。

“去把那个板子拿出来”。母亲说。

刘聪垂头丧气的去拿那个板子,而母亲还在抚慰那对母女。

听到身后刘聪的脚步声,母亲转过身向后面走了几步,接过他手里的板子。

“啪”一声,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他没有大声哭,他知道是自己不对,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刘聪气的跑回了房间,那可是他最得意的作品。花去了他很多心血和精力。

现在就这样被毁掉了。

仿佛养了很久的鱼,只是因为忘记换水,而忽然全部消失。

以后,那种痛楚,足以写入生命。

也许是因为看到母亲都这样做了,那对妇女没有再说什么。

那妇人一脸浓妆,拖着女儿走了。

而妈妈也没有责备刘聪的意思,回来继续吃饭。

她从小一直教导刘聪要懂事,要聪明一些。只是那一刻,她的脸上布满了失望。

那天刘聪一直没敢出来,他其实是害怕的。

他害怕很多东西,比如父母打他,父母责备他。也许是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是父母眼中的好孩子,这一下可能就打破了在父母眼中的好孩子。还好,父母并没有责备他,也没有打他。那一天,就在担惊受怕,内疚中过去了。

后来,刘聪在课堂上见到了那个小女生。

“这是新来的同学,大家记得在学习上多帮助她一下。”,老师满脸笑容的介绍。

“哼。”,刘聪在心底发出不满的声音,可脸上依旧满面春风。

后来,老师把那个小女生安排在刘聪的旁边。刘聪问为什么,老师只是语重心长的对他说,你能带动她的学习。

此后,便是接近三个月的冷漠期。

他从不和她说话,也许是因为脑海中依旧残存着那件事。

“你怎么从来不和我说话?”,小女生问。

“我不喜欢和你说话。哼。”,他一脸不满的说。

“好吧。”

临近考试,刘聪发现每天早上他上课桌子里都会多一些吃的,只是不知道是谁买的。有几次他很想问那个女生是不是她买的,可碍于自己以前说过的,犹豫几下,又懒得问了。只是默默的吃起来。

后来,他发现,每一天的吃的和味道都是不一样的。只是在课间的时候,他会想起每天谁会送他吃的呢。

在那个早晨,他终于发现了这一切。

只是这件事,他们都没有提起。

依旧每天早上一前一后的去上学,从来不走在一起。仿佛天生的一对小仇人,谁也不看谁。

陆雪这个名字,是刘聪偷翻她的作业本的时候看到的。忽然觉得这个名字真好听,当然只是那么一瞬间。

那一天早上,刘聪没有看到她的影子。转身的时候,身后空空的。他有点失落,仿佛她跟在自己身后,已经在心里默默形成了一种习惯。而忽然间,那个人消失了。心里变得空空的,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

他依旧只是偶尔和她说话,因此那天早上,他并没有过多的问。

那天下午,她来了,坐在他的旁边,脸上有淤青。手臂红红的。

课堂上,老师正认真的讲课。

他则不断的问她怎么了,怎么了。

可她一直不说话,只是紧锁着眉头,咬着嘴唇。

老师发现了他们的异常,刘聪被赶到教室外面罚站。而她则依旧平静的坐在那,一动不动。看起来像在十分认真的听讲。

这一次,刘聪没有气愤。他像一个探索者,拼命的探寻者陆雪的秘密。反而,也是这种求知欲,让他心情很平静。以前对她的不满,也在这一刻,被心底的求知欲所冲掉了。

也许这种力量,来源于另外一种不明所以的情感。只是他暂时没有发觉而已。

懵懂便是如此,美丽来临的时候,你可能不知道,但是它偏偏就来了。但是,总有一些事情,不是那么完美。在美丽来临之前,总是会经历很多大风大浪。

人生并不完整,每个人的都是如此。

于是,在某些时刻,我们便能将自己不完整的一面暴露给最亲密的人。这是最深层次的信任。

陆雪,并没有认真听讲。只是因为,昨晚发生的事情,在她心底烙上了一块疤。

让一个10多岁小女生,铭记一辈子的疤。

陆雪的家庭并不算特别富裕,爸爸常年在外。最近一次见到爸爸,也是在上次搬家之前了。因此她总是比别的孩子懂事很多。

下午放学,陆雪走到刘聪的面前,满脸愧疚的说,“对不起,让你被罚站了”。

刘聪因想探寻秘密的心情,也没有责怪她的意思。便愉快的说,“没事了”。

那天下午,仿佛是他们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窗外的风很大,吹得玻璃吱吱作响。

离考试只有几天时间了,教室里只剩下几个人。其中就有,陆雪和刘聪。

刘聪正不厌其烦的给陆雪讲一道题的很多种解法,因为在考试的时候,多写几种解法也是可以加分的。虽然陆雪不是拖后腿的学生,但跟刘聪一比,还是觉得差了那么一点点。

虽然刘聪一直在讲,可陆雪却始终没有听进去。她听着玻璃的声音,仿佛自己已经消失于人世。

过了一会,他仿佛看出了她的心事。

说,“不然我们回去吧”。

陆雪没说话,点了点头。

天空仿佛写满了山雨欲来几个大字,可雨还是比想象中来的快了。

刘聪拉过陆雪的手,在雨中拼命的跑。

像沙子扔入大海一般,他们太过渺小,夏日的疯狂,很快将他们淹没在风雨之中。

也就是这时,陆雪看到了远处一个躲雨的地方,在风雨里大叫着刘聪的名字,可刘聪一直没有回应。

正当,陆雪准备凑近他的耳朵告诉他时,刘聪忽然也转过头。

……

冰凉的脸颊,忽然感觉到一丝温暖。然后随之消失,那几秒间,仿佛风雨,时间,一切都停止了。

她羞涩的低下头,他尴尬的对她笑笑。

一瞬,两个人的心,仿佛从千里之外,拉到了一起。

15,6岁的年纪,本就懵懂,冲动。

他们去了那个地方躲雨,他问她,今天怎么了。

她,给他讲了一个刻骨铭心的故事。

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家庭和睦,一切都很美好。

只是在她10岁那年,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的宁静。她并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她讨厌他,只是叫他大胖子。

那几年,父亲依旧在外面常年奔波。而那个人就是父亲在当地的朋友,他们经常一起在家里喝酒。而母亲总是十分贤惠的做了一大桌子菜。

一开始,一切都很正常。

不知过了多久,她慢慢发现,每次父亲回来的时候,都会叫那个人上家里喝酒。而这都没什么,小女生总是很细心的,她渐渐发现,他的目光时不时的偷看自己的母亲。

她并不知道,暴风雨来临前,一切都是平静的。

也就是在某个送走父亲的,阳光的下午。

她发现每次回家都很少见到母亲的人,只好自己去找点吃的填饱肚子,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写老师布置的作业。这一切都像一个懂事的大人。

慢慢的,母亲的变化开始大起来。

比如,有几次,她回到家母亲都做了很大一桌子菜。而桌子上还有另一双筷子,那时,她就想进屋找找,可母亲只是让她放下书包吃饭。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很长时间。

父亲也并没有发现母亲奇怪的行为,而她也并不敢将这些都告诉父亲。

在那一段时间,仿佛每个人心目中都藏着一个秘密。每个人都偷偷的做着,以为只有自己知道的事情。

事情的暴露,是在那个下午。

那天下午,父亲没有预料的回来了。

而父亲的那个朋友正和母女两一块吃饭,看到朋友刚进门,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住了。

母亲则勤快的跑到厨房去给父亲拿碗筷,然后招呼着让他坐下来。

只有她,只有她,一个不足13岁的小女生,仿佛一个局外人一般被忽略了。大人的世界,她未必懂。可,她,不才是这个家的重心吗?

那一刻,她想起一个故事。

每个家庭美满的孩子,都生活在父亲一只手,母亲一只手托举起的手心里。幸福,快乐。可这一刻,她觉得,她们是故意的!!!只因为,生活里,他们觉得累了,便松开自己的那只手。却没有发现,松开的一瞬间,手心中间的宝贝,从空中掉在地上,摔得支离破碎。

那天,没吃完饭,她就回房间自己写作业了。

她知道,大人们一定有事情要谈,而这事情于她无益。

进屋之后的没多久,她就听到很大声的争吵。

“你今天来这是什么意思?”,这是父亲愤怒的声音。

“我来这,你还不懂吗?”

“干嘛,想动手啊?”

“动手又怎么了。”

接着就是盘子摔碎的声音,母亲的哭声,窗外的风声,参杂在一起。像喝醉的人猛灌自己的同伴一样,灌进她的心底。

许久之后,外面没有争吵了,一切都平静了。

她小心翼翼的走出去,发现母亲躺在地上,额头流着鲜血。而门开着,那个人跑了,父亲蹲在母亲的旁边。

用他苍劲有力的手,像一个疯子一样,正一遍又一遍的抽着母亲耳光。

她跑过去,准备拉开父亲的手,可一个小女生又怎么能抵挡的住一个成年男人的力量呢。

父亲一把将她推开,她碰在桌子的腿上面,额头上留下了一个疤。

她努力的爬着到电话前面,地上全是血和菜汤,用尽最后的力气拨打了急救电话,之后就晕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病房里随处可见的白让她心变得更凉。

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她吗?他吗?还是那个他?甚至是小女生?

不知道,没有答案。

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窗外夕阳的余晖,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房间里。像在夹缝中生存的人。

只有母亲在旁边的病床上,她轻声的说。

“妈妈,我想看太阳。”

母亲的额头上缠着纱布,像在生活中冲锋的勇士,忽然在风雨中摔倒了。

妈妈走下床,走到她的床边抚摸着她的额头说。

“乖,你还好吗?”

她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没有了窗帘的遮挡,阳光毫无保留的照射进房间里。

那一瞬间,她觉得很温暖。

在医院的那些日子,她看到妈妈的辛劳。

出院之后,妈妈就离婚了。

虽然这之间还有一些小插曲,但她觉得那些都已经微不足道了。

十一

爸妈是和平离婚的,她归妈妈,爸爸没有抚养权和探视权。

过了大概一年,妈妈和那个人结婚了。随之,他们就搬到了这里。

“你还在听吗?”,看着刘聪呆滞的神情,陆雪问。

“嗯,然后呢。”

陆雪,抚顺了一下胸口。仿佛正在回味一个痛苦的故事,每一句都是一个伤疤。

十二

昨晚我回家的时候,听到了他们的争吵。

在他们结婚之后,她慢慢开始叫她“爸爸”。因为他确实对她还不错,虽然并不是亲生的。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好,经常因为琐事吵架。吵着吵着就会动起手来。

“你还不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这是母亲的声音。

“哼,臭婊子!别以为我是真心跟你过日子的。”

“你说什么!啪”。

“你敢打我!!!是活腻了吧!!!!!!”。

“啊!”

“我今天就告诉你把。”

那是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和你那个极品前任在一块打牌,当时打的比较大。你那极品前任把钱都输光了。然后我就开了句玩笑,不如赌老婆吧。结果,后来他就把你输了。

她看不清里面的情景,只是知道母亲现在一定很痛苦。

“臭婊子,懂了吗?这是一场戏!赤裸裸的戏,哈哈”。

“你给我滚吧!!!”。

她冲了进去,在母亲和那个男人之间推搡。那个男人像一条疯狗一样,疯狂的打。

母女两用尽全身力气将男人推了出去,锁上了门,母亲看了看她满身的伤痕。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

她一直试图打破这令人窒息的空间,可无论她怎么说,母亲就是一句话都不说。

后来听说那个男人流落街头了,而她母亲也因为一天比一天抑郁,后来离开了人间。

十三

之后的几年,她去了他们家。

每一次和他提起那个雨夜的事情,她心里百转千回的。在那个夜晚,她把自己的初吻给了他,将自己的痛说给他听。

慢慢的,他们毕业了。

找到了彼此喜欢的工作,开始朝九晚五的工作。

十四

可是也渐渐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双方谁也不愿意捅破那层窗户纸。

她学了驾照,买了车,也买了属于自己的一个小家。可他呢,依旧和父母住在一起。

那天,她开车载着他,事先没有要告诉他去哪。

在十字路口拐弯的时候,一辆闯红灯的车猛的冲向驾驶室一侧。

事后,对方司机是醉酒驾驶,被拘留了。

而她,在医院昏迷了五天。

醒来的第一句话—-“大刘,我们结婚吧”。

十五

开始起风了,仿佛在嘲笑病房里那个低声落泪的大男人。

天气阴沉沉的,一个男人推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来到一座墓前,照片上的女人和轮椅上的一样漂亮。只是一个依旧享受着幸福,而另一个已经永久沉睡。

“妈,我们要结婚了。你安息吧。”

说完,两个人对着墓,三鞠躬。

然后,转身离开。可以看见,她的脸上,闪烁着泪花。

不久之后,依旧还是她想去的那个地方。

洁白的婚纱拖在轮椅的后面,很长,很长,长到他心坎里去。

他站在她的旁边,拉着她的手。

仿佛下一刻就要奔赴幸福的海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在这个世界的另一个地方,一个赌徒,并不幸福。他依旧在昏天黑地的逃亡。

而她是幸福的,他也随着她幸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