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呓

[本文参加<一字相思>十月主题征文活动,但不参与任何评选]

虚构情节,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那个梦,始终是个迷。也许是因为不该进去的人,进去了;不该离开的人,却偏偏离开了。

那次,几个人在天台上抽烟。入秋的天气不怎么好,刮着北风,虽不至于刺骨。却让人深深的领略到了一丝寒意。

刚毕业就到这家公司,跟其他同学依旧在苦苦寻找工作时,李扬几乎是无比幸福的。他并不出众,却因为“油嘴滑舌”招致面试官以及众多美女的喜欢。

忽然,同事喊他。

“嘿,你看那个妞的抽烟姿势。”,同事说。

李扬转过头去看那边那个黑色工作装的女生,头发被风吹得乱乱的,一个接着一个的吐着烟圈。

“看我去泡她。”

同事站在那个女生的旁边,李扬刚到公司就听到关于这个同事的很多“谣言”。看来,有部分的确有可能是真的。同事比那个女生整整小了一个头,李扬不禁捏了一把汗。这女生也太高了,简直可以是“女神”啊。只可远观,不可亵渎。其实,在通讯录里也有不少身高特别高的女生,但一直都是若即若离的。不仅仅是因为李扬的身高不及他们,而作为一个屌丝,自然就很难接近女生了。这也就直接导致,在大学期间,他一直都没有恋爱过。

上天总是非常的公平,给了他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却在身高上让他矮人一截。

同事喜笑颜开的回来,仿佛那女生已经答应要嫁给他了。

“战果如何啊?萝卜。”,那个同事姓罗,大家都叫他萝卜。

“那小妞有点烈,估计需要的时间长点。”

两个人哈哈大笑的下了楼,只是肆掠的北风依旧没有放过那个受伤的女子。

工作很轻松,让李扬在下班后有更多精力去享受生活。只是对于一个屌丝,除了宅,还有别的么。

下班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那几条金鱼是不是都还活着。在这个房子里,出气的除了他就只有那几条金鱼了。

每当深夜,李扬都会想。这张双人床上,另一边的那个人去哪了。

他一直在等待。

晚上,看完恐怖片,正准备睡觉。

“喂,你是李扬吧?”,电话忽然响起,就跟恐怖片里面的女主角跑出来了。

“啊……是。”

对方估计也听到了他声音中的惊讶。

“你是?”

“我啊,大妞子。不记得了?”。

李扬开始在脑海中搜索“大妞子”这个名字,许久,也没想起来到底是谁。

“喂,喂,还在不在啊?”,半天没听到声音,大妞子以为李扬挂了电话。

“在,在呢。还是没想起来你是谁?”

“张慧,想起来了吗?”

要说在李扬这短暂的前半生中,最能让他感到刻骨铭心的,莫过于“张慧”这两个字。张慧是他初中时,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可惜,李扬却一直不敢说出那三个字。后来,李扬高中毕业,听说张慧嫁给了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土财主。自那以后,李扬对张慧就没有幻想了。人生有时候,错过了便再也回不去了。

“想起来了,最近过的怎么样啊?”,李扬兴奋的说。

“你总算想起我来了,你最近忙不忙,我过的还可以。我过几天去你那边的城市,到时候记得招呼我啊。我先忙了,挂了啊”。

李扬挂了电话就呆住了,因为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初中的“女神”竟然要来看他,瞬间有点受宠若惊啊。

还是不想那么多了,脑袋空空的,竟然又浮现出刚才的恐怖片。

颤颤巍巍的睡去了,那一夜,他做了一个梦。

既真实,却又虚幻。

第二天,梦正在高潮处,就被闹钟吵醒了。

极不情愿的起床,穿衣,洗刷,出门。

心底却一直想着张慧要来的消息,明明只是听到消息。却已经开始在心底安排,她来了要陪她去哪玩,然后去哪吃好吃的,去哪逛街,去哪个风景名胜等等。其实,在几年之前就已经这样想过一次,各种场景,只是那次因他没有勇气而失败。这次,也是没有把握的。毕竟她已经离她很远很远了,仿佛能看见彼此,却再也抓不住。

出门的时候,被呛了几口,咳嗽了几声。

在公司的门口,碰到了萝卜。

“小李,来,过来,我告诉你个秘密。”

李扬一脸迷惑的过去,看萝卜神神秘秘的,一定有爆料。

“怎么了,色萝卜”。

“滚,谁色了”。萝卜一脸正气。

“昨天天台那个妞,你还记得吧”。

果真是有料。

“天台妞怎么了?”

“算了,不跟你计较叫法了”。

萝卜停顿了几秒。

“我要到那个妞的所有联系方式了,哈哈”。

说完就一脸兴奋的走了,留下呆住的李扬。

说起来,李扬对天台妞还是有一些好感的,不过听到萝卜说要到她联系方式了。就感觉又错过了,悔恨之意自心头涌上来。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却仿佛缺少那份与陌生人接触的勇气。楞了几秒,被人拍了一下。回头,是老板。脸一黑,灰溜溜的跑了。

自要到天台妞的联系方式以后,萝卜已经坠入一个情网。这些都表现在,那之后他很少和公司的人交流,一有空就抱着手机聊天。李扬没问天台妞是做什么的,他想,既然无缘,又何必再问。

该来的始终要来。

那个周末,李扬正在睡梦之中,被一阵电话声吵醒了。

“喂,谁啊?”,迷糊的说着话。

“我啊,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事情了?”

啊!!!李扬几乎是尖叫着起来的。

他,竟然忘记了要去接张慧!!!挂了电话,说了几百声对不起,才得到谅解。翻过身,拿着手机,发现闹钟竟然因为是周六而被关闭了。

摇摇头,精心洗刷之后,满心欢喜的出门了。心中依旧十分忐忑,毕竟她已经结婚,毕竟已多年不见,她依旧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吗?她究竟怎样看他?这一切,都埋在他心底。而恰恰最严重的是,她已经结婚,因此,他们见面时就等同于在他心底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随时让他粉身碎骨。

周末和平常不同的是,坐车的人很少。

李扬一身随意的打扮,就风风火火的朝着车站去了。当时李扬的心目中是这样认为的:她毕竟已为人妇,此生,再也不可能。因此,在打扮上,也就没那么严苛的要求自己。

车开的很快,忽然,路边的两个人,引起了李扬的注意。

那个男人的背影看起来怎么那么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似的。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等那个男人跟着身旁的女人上车时,他发现,那个人竟然是——萝卜!!

这是第二件让李扬感到惊奇的事情,萝卜的能量不容小觑啊。这才几天,竟然和天台妞搭上线了。看来,有必要时,李扬还是要拜访一下他了。

李扬本来想给萝卜打个电话“搞怪”的,后来想想,他泡个妞也不那么简单,加上自己还要赶着去接人。也就没心情打电话了。

上班的人不多,但并不代表车站的人不多,特别是现在这个季节。虽说不是什么过节高峰,人依旧很多的。因为没买票所以不能进站,李扬只好点了颗烟在外面等着。

看着人来人往,忽然觉得有一些感概。

这些人,在外面辛辛苦苦的奋斗,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在抛出去的时候,也扔给了李扬自己。他刚毕业,工作并不好,却一直勤勤恳恳。在高中快毕业的时候,死心塌地的爱过一个女生,家里的独子,父母对他也不错。只是,他一直都没有明白。自己一直所追寻的是什么,走过这么长的路,却依旧一直在路上!

吐出一口烟之后,他想。也许他是黑夜的孩子吧,只是摸索着前进,不知道方向在哪里。也许永远都走不出黑夜,但却迷恋这样的感觉。或许仅仅因为白昼带给人太强的视觉感以及伤害,而黑夜,则可以覆盖伤害,遮蔽风雪。他从未想过以后,因为那些太过遥远的风雪,迟早回来。

他的脑海里依旧残存着关于张慧的记忆,他记得曾在课间操偷偷拉过张慧的手。那种感觉早已忘却,可张慧却一直都在他脑海里。张慧的性格是属于大大咧咧的那种,比如这次,人还没到就催着来接了。此时,在他心中油然而生起一股幸福的味道,张慧竟然还记得他,竟然还记得。

他或许再也不相信小说里的句子————时间会冲淡一切。他不信,坚决不信。

掐灭手中的烟,他开始向出站口前进。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这种感觉跟好多年以前第一次拉张慧的手似的。他喜欢这种感觉,却偏偏又有些怯弱。这次,他怕。

“大妞子,大妞子,我在这呢。”,看到张慧熟悉的脸,李扬朝着汹涌的人群大声喊着。张慧看到了李扬,朝着他的方向过来了。

“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话还没说完,张慧就跟李扬拥抱在了一起。本想先说个笑话开头的,却发现,此时无声胜有声。李扬想起,这个拥抱本应该来的很早很早,可惜它却迟到了这么多年。以至于李扬等的前额都已经有了几根白发,他知道,自己再也等不起。

一路风尘仆仆的赶来,李扬看到了张慧一脸的疲惫。

放开彼此,认真端详了一番。李扬发现,岁月摧残了他们的青春年少,在各自的脸上留下深深的烙印。没有多说,李扬跟着她上了出租车。李扬本想开口说去自己住的地方时,却被张慧抢了先。出租车直奔某大酒店,在出租车上,张慧说出了这些年的经历。

那时候,班上就有很多人说你暗恋我。只是你从来也不和我说话,我又不好意思主动和你说话,慢慢的也就变得疏远了。那次课间你拉的手,本来我是不想反抗的,可潜意识里竟然开始反抗,害的你赶忙把手松开了。

说完这些,张慧停顿了一会。

李扬觉得青春年少错过了太多太多,比如张慧,以至于后来每次想起那次牵手,就紧咬牙根。不过,错过了便是错过了,时光不会倒退,也就再也没有机会重来。

我离婚了。

这四个字让李扬着实吸了一口凉气。在那短暂的几分钟里,谁也不敢说话,听不到心跳声,没有汽车喇叭声。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各自为营。李扬仿佛有些明白了,张慧找他的目的,却似乎又有些朦胧不清。他仿佛在做一个梦,一个非常美满的梦。

高中读了没多久,我就觉得学校不自由。加上我家不是做生意的嘛,家里也有点积蓄。父母也就同意我高中退学回家,跟着爸妈一块做生意了。当时我和你已经没有在同一所高中读书了,也不知道你过的怎么样。幸好有个你们班的同学告诉我,你过的挺好的,而且还有一个很相爱的女朋友。我本来还想去找你玩的,也就没去了。你毕竟有权利有你自己的生活,并且我们那么久没接触了,不想打扰你的生活了。

高中毕业之后,我没有参加高考。而是回到家,紧接着,父母就开始给我张罗介绍对象。接着,就是结婚,生子。慢慢的,整天呆在家里我变得脾气很暴躁,动不动就发火。后来有一天早上照镜子,竟然发现不认识镜子里那个胖子了。从那天起,我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减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李扬,想了想,还是有必要问一下。

“那你此行的目的是?”。

张慧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而说起了别的。

前几天我看到有个厂商做的不错,想做一下他们的加盟。这几天过来考察考察,恰好听说你也在这边就来看看你了。

“哦,原来是这样”。李扬在心底捏了一把汗。

“对了,晚上有空一起吃饭吧”。张慧笑着说。

“好”。李扬本来不想答应的,因为他想自己做饭给她吃。但张慧都说出来了,不答应也有点不通情理。

到酒店,开房间,张慧洗澡睡觉。李扬看电视。电视声音很小,几乎小到听不见。曾经那么喜欢的那个人,就躺在不到5米的床上,他却舍不得。仿佛那是一潭清澈的水,而他舍不得跳进她的世界。他不忍,不忍心玷污那份纯净,那份来自灵魂最深处的洁白无瑕。

那天,她睡得很香。他悄悄走近床边,看着床上沉睡的那人,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想必她一定是做了一个美丽的梦,他走出门去给她买了些东西。虽然,他是一个屌丝,但他终归是一个多情的屌丝。知道她不喜欢酒店的饭菜,专门跑出去给她买她最喜欢的吃的。

回到房间,她已经醒了。坐在床上看电视,他把手中的吃的递给她,她露出感激的笑容。若不说,俨然一对夫妻的样子。他看出她脸上的幸福,她知道他生活的辛酸。

生活就是这样,彼此都已经走到一扇门前面。并且知道,对方就在门的那边,可就是谁也不敢推开门。也许是怕,怕推开门之后,对面没有那个等待的人;也许是怕,怕推开门之后,对面那个已经不是原本的那个人。

此时的张慧与李扬,何尝不是如此。

之后,李扬正常上班。

住,却换了个舒心的地方。

天台妞和萝卜自从那次在大街上看见之后,上班的时候也是两个人一起来一起去了。听萝卜说,天台妞也刚毕业没多久,做文秘的,偶尔抽烟,人还不错,会做一些家务。李扬因有张慧在生活中,也就懒得关注萝卜和天台妞了,也就淡忘了对天台妞的好感。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第一天李扬是禽兽不如,之后便都是禽兽了。

他和张慧白天都出去忙自己的事情,到了晚上就回到酒店。恰如生活中,一对快乐的小情侣。偶尔,张慧也会跟着李扬去他住的地方,为他洗衣服做饭,甚至就留在那住,也不回来。那一段时间,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光。虽然在各自的生命中晚到了很久很久。

有一天晚上是公司季度总结,活动的安排是,先吃饭,然后去KTV。活动是公司几个同事组织的,也就没有领导,相对自由一些。大家都带了家属,转眼看看李扬,孤身一人。加上几人调侃,李扬想了想,也就把张慧叫出来了。

在介绍的时候,同事都介绍站在自己身旁的女生是自己的女朋友。而到了李扬身上时,他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迟疑的介绍说,这是我的女朋友。大家似乎都理解了他的迟疑,毕竟只有他身旁的女人是结过婚的。

那天大家都很高兴,吃饱喝足之后,大家一起去了KTV。

在KTV大家都变得活跃起来了,而李扬只是点了一首《今天》。在歌曲还没开始时,他哼着歌向张慧走去,把她拉到中间,两个人开始一起唱那首熟悉的歌。

只是在以前,他们都不懂,不懂歌里唱什么,可是,今非昔比,他们懂了。就跟,小时候哭着哭着笑了,长大了,笑着笑着就哭了。泪顺着脸颊落下来,其他人也看的眼眶湿润。唱歌仿佛是在放一部过去的电影,每一行歌词都是一个深刻的画面,而之所以能让人潸然泪下,就是将太多太多感人的画面连接在了一起。

心随着歌声,渐渐靠近。这一生,再也不分开。他们是幸福的,至少在旁边那些人眼里,他们两正享受着甜蜜。若说以前对张慧仅仅是喜欢,那么在一刻,李扬可以确定自己是爱上张慧了。那天,萝卜和天台妞也来了,他们唱歌的时候,李扬看了看天台妞。

也许在所有人眼中,萝卜是幸福的,可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在这之前,为了天台妞,他所付出的努力。

在天台上抽烟的前一天,天台妞刚失恋,去酒吧喝了一晚上。到凌晨才睡,第二天刚好精神也不是特别好,加上心情不好,对于萝卜走过去,她其实是有点蔑视的。心如死灰的她,似乎再也不相信爱情了。那天之后,萝卜每天准时都会去天台抽烟,只为等那一个人。说来也奇怪,以前萝卜对于女生都是玩玩的态度,几乎从不认真对待感情。可就是那个人,天台上偶然遇见的那个人,仿佛让他看到了爱情的真谛。虽然他每天都去,可碰到她的次数却屈指可数。虽然她给了他联系方式,却也没有认真的对待。碰到的那几次,萝卜说很多搞笑的笑话给她听,可约她吃饭,约她看电影则都被无情拒绝了。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以至于萝卜上班都没有精神。大家都觉得萝卜一定是疯了,才会为了这样一棵大树,放弃整片森林。可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一天,可以被深刻的写入萝卜的回忆里。她竟然主动打电话约他去看电影,萝卜立刻请了假,顺便还打扮了一番。

人生就是这样,当你不经意的时候,幸福就来了。

那天萝卜特地找了一家花店,挑选了一束玫瑰,准备送给心仪的她。面对面站着的两个人,望着彼此的眼镜,仿佛看到了对方的真诚。人们都说眼镜是心灵的窗户,能直视心底的秘密。当他把花递给她,她愣了一下,接过花,紧紧的抱住了他。

那一刻,萝卜在想:不计较别人的过去,是因为我们都有过去。

两年后。

李扬升任了部门经理,萝卜也升任了其他部门的经理。张慧奔走于家乡和李扬所在的城市,扮演着妻子的角色,天台妞则升任了主管,和萝卜的爱情也是风生水起。

快过年的时候,李扬父亲的病有所加重,时常需要人照顾。而李扬平时工作很忙,照顾老人的重任就落在了张慧的身上。

那几天,李扬和张慧都收到了萝卜的请柬——萝卜和天台妞要结婚了!

这个消息之前就在公司传了很久,可直到最近主角才出来澄清,也未免有点太过于反应迟钝。不过看到他们终能走到一起,李扬也感到欣慰。

结婚典礼上,银幕上幻灯片播放着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可以看到,尽是满满的幸福。作为主角的萝卜,自己也未曾想到,自己会为她所停留。在她之前,他是一艘迷失方向的船,直到遇到她,才找到真正想要的。

他脸上淡淡微笑着,那天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当一切仪式都完毕之后,新人开始敬酒,到李扬所在的那一桌时。萝卜玩笑到。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我听他的”。张慧说着把头靠在李扬的肩膀上,一幅羞涩的表情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过两个月就结婚,到时候你们可都要来啊”。李扬笑着说。

看着别人幸福,虽不懂,但自己也会感受到那种气氛。

两个月之后,李扬与张慧婚礼。

这个迟到了五年的婚礼,让李扬激动万分,早上5点他就早早起床打点一切。

前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和张慧结婚了,很多人在欢呼,很多人在奔跑。跑着跑着,他和张慧也跟着跑,他们两跑到了一个只有他们两的世界。后来就醒了。他没明白这个梦是什么意思,看了看钟,该起床了。

办这个婚礼的另一个目的也是让老人好起来,冲冲喜。因此,他的父亲带病来参加婚礼也很不容易。

上午十点,所有人都齐了。

只见,李扬独自一人走进张慧所在的房间。

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期待着新郎新娘以及幸福时刻的到来。

几分钟之后,李扬冲了出来。

手里拿着一撮头发,哈哈哈的大笑。

接着他冲出人群,有人拦着他,却挨了他好几拳。挨拳的那个人露出痛苦的神色。

他一直跑,跑的很快很快。没人追的上。

后来有人进屋,发现屋里没人了。一个人都没有,李扬的父亲当场就断了气。

所有人都没走,只是李扬夫妇和他父亲离开了。

红灯笼换白灯笼,人们的脸上没有微笑,人们低下了头。

那个梦,始终是个迷。也许是因为不该进去的人,进去了;不该离开的人,却偏偏离开了。

【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