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

本文参加一字相思《盈冬流莹》征文活动

从外地回家的路程总是很长很长。有一句话曾这样说:“回不去的地方,是故乡;去不了的地方,是远方。有多少人,就这么一直在路上”。

用这句话来形容我以及身边的很多人,都十分形象。每一年,到回家的时候总是十分激动的,我基本不会去敢过年的时间回家。

也因此错过了那洒满热泪的站台。

到家,下车。已是傍晚。

街边依然有卖水饺和汤圆的,是现场包的那种。街边摆着几张桌子,看起来很简陋,只有两三个人坐在那吃着热气腾腾的饺子。

包饺子的是一个老头,带着黑色的帽子,坐在一个台阶上面,十分认真的包着每一个饺子。走过去看了看,馅的种类很多。我要了一份,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等饺子的间隙我十分认真的观察眼前这个老头,从外表来看根本看不出他到底是因为生活拮据还是因为乐趣才来包饺子。只是在微弱的灯光下,依旧能看到他脸上的皱褶,像是一把刀无情刻下的痕迹。

老头在喊我,我过去端饺子的时候,才有机会十分认真的去看这个老头的面貌。他的双手在颤抖,可每个饺子在他手里都十分漂亮。

我吃着热气腾腾的饺子,开始思索自己的未来。

听见一声怒吼,抬起头。
我吃惊的发现,老头将自己的帽子向一个年轻人抛了出去。

他十分吃力的想要站起来,这时候,我才惊奇的发现,他的双腿竟然已经不存在了!

“快去帮我追那个人!!”老头喊着。
我毫不犹豫的冲过去将那个年轻人按在地上。

“怎么了?”

老头给了那个年轻人一巴掌,年轻人的脸霎时红了。

“滚,你给我滚!”老头似乎在怒吼。

年轻人连滚带爬的跑了。

站在老头的旁边,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怒火。我没有问为什么,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个箱子,而很多人的箱子并不愿意打开给所有人看。

饺子的味道变了。

过了一会,人越来越少,老头小心翼翼的,坐在我旁边。

他叫我年轻人,只有我知道,我已不年轻。

接着他开始叙述一个故事,而我仅仅是一个旁观者。

那年,他30岁,初为人父。

小时候的孩子,在街上跑闹着玩耍。一辆车过来,只有他,看见孩子正处于危险中。也许,人性就是那样,他并没有犹豫。

之后,他进医院躺了很长时间,孩子安然无恙。

说起往事,他擦了擦眼角。

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他眼角有些许泪光。

生活的重担,向孩子的母亲压去。不过孩子的母亲很坚强,坚持着将孩子养大成人。这其中,只有三次是他毕生难忘的。

第一次。

是孩子第一次上学的时候,母亲推着他背着孩子的书包,送孩子去学校。

早晨的阳光,洒在三个人身上,仿佛照亮了整个家庭。

只是,上帝忘记了曾给过这个家庭,如此沉重的惩罚。

那天,孩子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问妈妈:“爸爸,为什么一直坐着不站起来?”。

父亲挡住了母亲扬起的手,孩子没再问。

第二次。

孩子上大学,站在校门前,父亲拄着拐杖。

两个人相差一个头,父亲的头上已有些许花白。

“你快回去吧,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孩子着急的说。

父亲懂了,放下行李,转身离开。

第三次。

戒毒所门口,自从孩子的母亲离开后,那个家便支离破碎。

拄着拐杖的父亲,看着一步步进入戒毒所的孩子。

眉头,皱的更紧了。

听完这些,我放下一些钱。

这不是施舍,而是尊敬。

老头摘下帽子向我示意。
转身,片片雪花落在他头顶。
我已分不清,那是否还是那些许花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