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坟墓

 

没有爱情的婚姻

 

小伙子28岁,在农村算的上大龄了。家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家里在当地小有名气,小伙子一直在外面读书,成绩也还算可以。没什么不良嗜好,连酒都不喝。家人常常引以为傲,连他的成绩也成了他们炫耀的资本,令他不理解的是,他们经常在饭桌上谈论他的婚事,如何给他分配财产。家人毫不忌惮的谈,像一根根针扎在他心里。

 

他还有个弟弟,比他小2岁。

 

那年,他放暑假的时候,带了个女同学回来。家里立刻就像炸了锅似的,开始轰轰烈烈的谈论起女孩子的样貌,家世这些。他们的确只是同学,别的什么也没有。爸爸第一个反对那个叫芳的女子,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她长得不好看,家世也不行,总之就是配不上他。接踵而至的就是妈妈,姑父姑姑的反对。芳当众冲了出去,他去追,她跑到河边一个人大哭。他安慰她,她只是淡淡的说,跟你无关。自此,两个人之间划开了一条银河。

 

她回去了。

 

他回家跟家人大闹,心底也绑下了一个结。那些天,他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不吃饭,与外界断了联系。父母也不管他,只是给他张罗着婚姻的事情。

 

没过几天,父亲就把他带去相亲了。

 

见面是在小茶馆里面,小镇上没有咖啡馆,也没有大的好馆子。只好在小茶馆将就。

 

女孩坐在他对面,也不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他,时不时冒出几句客套话。他偷偷瞄了姑娘几眼,姑娘长得还算不错,眉清目秀的,留两个小辫子,穿着花格子衬衫,放在桌子上的手很细。眼睛很有神,似乎藏着些什么东西。父母把他送到这就和姑娘的父母一并出去逛街了,丢下了他们两个人。回来的时候,父亲的手里买了很多东西,母亲的手里也提满了东西。当对方父母问那姑娘和他交流的怎么样,他本来是想拒绝的,但父亲抢先一步替他答应了这门亲事。他没能说什么,只是在桌子下面狠狠地攥紧了拳头。心被三味真火炙烤着。

 

一个月后,他和她结婚了。

 

姑娘26岁,小伙子28岁。年龄相当,这辈子也就这么定了。

 

她叫娜,他叫磊。

 

结婚后的日子一开始还算平静,可后来他就越来越受不了她的脾气了。加上他本来就对这段婚姻没什么期许,于是矛盾在不知不觉中就升级了。

 

他离开了父母,一个人跑到南方创业。

 

她在他父母家里,带着孩子,一天不愁吃不愁穿的过着,日子在她眼里总是那么美好。

 

他承受着风雨,经历着雪霜。

 

无论什么降落下来,他都得承受着,因为他找不到一个人可以分担的人。妻子在他眼里不过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名词而已。

 

他创业的过程中经历了几次失败,他承受不住,一个人跑到江边,准备跳江自杀。结果,一个捡垃圾的老人救了他,还鼓励他要好好活着,只有那样才能重新站起来。第二次,他彻底绝望了,天黑了,他一个人在铁轨上缓缓地走着,他不想再走了。他真的累了,他一个人走不动了。那次是上天眷顾他。在列车距他只有三公里的地方停下了,因为线路出了问题。就这样,他在铁轨上躺了一晚上,死神也没能找到他,一早醒来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于是欢呼雀跃的告诉自己不能死了,不,不是不能死,是不准死了。他发誓要闯出一番大事业,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好好看看。

 

 

这些,家人都不知道,他也没告诉他们。他觉得没那必要了。

 

我从未结过婚

 

5年后。

 

一次电视台的采访,他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大家好,我是强。5年前,我来到这座城市打拼,有过两次自杀的经历。第一次是一个捡垃圾的老人救了我,第二次是上苍救了我。我觉得我很荣幸,如果没有那位老人我今天也就不能站在这里了。我从未结过婚,与娜的结合并非我的原意。当然,那时候我很年轻,年轻能做什么?年轻能做很多事情,比如牺牲,牺牲青春来换取金钱,换取势力。(他的语气很平静)不好意思,请大家原谅我的冲动。这几年我觉得我已经死了,我的爱情,我的婚姻都死了,我怎么会孤苦伶仃得活着。我的事业,是做出来给一些人看的。忘了说一声,我应该感谢这些年帮助我的朋友,谢谢你们陪我走过的风雨。还有,我要感谢那些轻视我的人,谢谢你们一直在背后给我勇气。这几年,我一直在做慈善。我希望孩子们可以好好上学,希望家长不要包办孩子的任何事情,比如婚姻。你可以想象,如果在你青年时有自己爱的人,而你父母这时候又横插一杠子给你找了个姑娘,请广大家长以自己的立场想想。还有我希望如果能做家长的可以做,不会做家长,不会教育孩子的就没那必要结婚了。最后在说一次,我从未结过婚。

 

当时,很多人不理解他的话。只是觉得他有些莫名其妙。他的父母也看到了节目,一股火从心底冒出来,大骂他长大了翅膀就硬了。

 

在一次酒会上,他遇到了芳。芳还是那么漂亮。遗憾的是她现在还没结婚,他还在为5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

 

“5年前的事……”他满怀歉意的说。

 

芳用手盖住了他的嘴,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他看到了她眼角的泪,当他问起她为何还不结婚的时候,她半开玩笑的说,在等你啊。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尴尬。她笑说他还是当年那样,一点也没变。他也笑了,眼角闪烁着泪花。

 

两个人在酒吧从黄昏坐到深夜,她喝的酩酊大醉,他脑海还算清楚。他把她送到宾馆,独自离开了。

 

路上,他告诉自己:不能那么做,芳是个好姑娘,不能那么做!

 

宾馆里,泪流成了河。

 

没过多久,她站在了他的照片前面。

 

黑色镜框里的他还是那么帅,一点也没变。

 

芳搂着他的照片,泪水滴在他的额头上。她的嘴唇在颤抖,口中喃喃着:我爱你,我一直在等你。你为什么就看不穿呢?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天空响彻着她凄惨的呐喊。

 

他是阴郁症晚期,见她的那天,他很高兴。也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他在日记里写道,见到她,他觉得亏欠了她一辈子的情。他这辈子也还不完。

 

在日记本的最后,她看着那两句话,泪更汹涌了。

 

“欠你的情,下辈子再还。记得等我”

 

“这辈子,我从未结过婚,我只爱你!”

 

最后他用一个心把“磊”“芳”圈在了一起。

 

她收起日记本,擦干眼泪。给他的家人打了最后一个电话。

 

走过河边的时候,她把电话丢到了河里,她只想守着他,一辈子,两辈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