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信仰

这一段一直在苦苦思索关于信仰的话题。
偶然转过身才发现信仰并不复杂,而在某些时候我们自己将它复杂话了而已。
张信哲有首歌叫信仰,很好听的一首歌,很美的歌词。
我觉得有必要开始一段数学公式,虽然我数学并不十分优秀。

在这个公式里,暂且将信仰设定为:“X”。
而我们要达到目的,必然就会有一个终点,也就是最终的愿望。现在我们暂时将最终的目的设为:“A”。
而在其中,有着很多的变量。也就是很多随时发生变化的东西。而我们把这些变量设为:“N”。
做一件事,付出肯定是必然的,而这些付出,暂时被列为:“M”

此时,短暂的公式出来了。

A=X+N+(M*2)

M乘以2是因为有时候在做某些事,会付出两倍的努力,有时候甚至更多的努力,才能获得丰收,也就是才等于A。

我们可以把信仰单独提出来,就完全可以看出信仰的分量。

X=A-N-2M

这是信仰。

这是一个不完整的公式,我后期将会持续关注,以便改善其计算方法。

思绪片段

在他的日记里,她还是那么可爱,还是那么向往自由。

在她的日记里,他依旧逃避,她想见他,与他有一个结果。

在他们的日记里,若情愫为剧毒,那他们早已毒入五脏六腑。

“沙,在哪?”

通常在他发出消息之后,对面便没了回音。

她是一个自由的女子。漂泊,颠沛流离,是她给自己的定义。

那些岁月,都定格在以前。她那么喜欢漂泊,他留不住她。那时,他还年轻,肩上还不能承载太多的重量。

于是,他们一次接一次的错过。

结果如何,无人知晓。

她依旧等待,他依旧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