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那些漫过心底的句子

20岁,总有几个喜欢的作家,几个喜欢的诗人。

在这个年纪,韩寒,亦舒,张爱玲等等是我比较喜欢的作家。俞心樵,舒婷,席慕容,徐志摩等等是我比较喜欢的诗人。

分别摘几首诗赏析一下: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徐志摩《偶然》

你若是那含泪的射手
我就是那一只
决心不再躲闪的白鸟
只等那羽箭破空而来
射入我早已碎裂的胸怀
你若是这世间唯一
唯一能伤我的射手
我就是你所有的青春岁月
所有不能忘的欢乐和悲愁
就好象是最后的一朵云彩
隐没在那无限澄蓝的天空
那么让我死在你的手下
就好象是终于能
死在你的怀中

——席慕容《白鸟之死》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舒婷《致橡树》

在我的祖国
只有你还没有读过我的诗
只有你未曾爱过我
当你知道我葬身何处
请选择最美丽的春天
走最光明的道路
来向我认错
这一天要下的雨
请改日再下
这一天还未开放的紫云英
请它们提前开放
在我阳光万丈的祖国
月亮千里的祖国
灯火家家户户的祖国
只有你还没读过我的诗
只有你未曾爱过我
你是我光明祖国唯一的阴影
你要向蓝天认错
向白云认错
向青山绿水认错
最后向我认错
最后说 要是心焦还活着
该有多好
(1990年9月2日 清华园)

—–俞心樵《墓志铭》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席慕容《一棵开花的树》

像铁锚不能浮出水面,
似浮云不能沉入海底,
仿佛鸟儿不能飞入星际,
恰如星星不能坠落大地——
我也永远不能把你忘记,
不论是槭树叶儿簌簌作声,
不论是湖的宁静,河水的喧响,
都使我想起你的音容。
也许我永远也不会明白,
你身上有什么令我欣喜、
什么使我忧伤,
不过所有的路都把我引向你的家门,
回路却没有。

——-[俄]舍夫涅尔《像铁锚不能浮出水面》

6. 我记得你在去年
我记得你在去年秋天的样子。
你像灰色的贝雷帽和宁静的心。
黄昏的火苗在你眼睛里纠缠。
叶子飘落在你灵魂的水面。
像爬藤一样盘绕我的双臂。
叶子积聚你迟缓而安详的声音。
畏惧的篝火里我的渴望在燃烧。
甜蜜的蓝色风信子在我的灵魂上面卷曲。
我感到你的眼睛在漫游,而秋天很遥远:
灰色的贝雷帽,鸟的声音,心像一座房子
我的吻在那里灰烬般幸福地塌陷。
从船上眺望天空。
从山上眺望田野。
你的回忆是光,是烟,是宁静的池塘。
薄暮在你眼睛更深的地方燃烧。
干燥的秋叶在你的灵魂里旋转。

—-[智]巴勃罗。聂鲁达《二十首情诗和一首情歌

更多可点击:我的收藏

这些诗都很美,特别适合在晚上细细品尝。小说经典段落就不采摘了,大家自己去找就OK。

夜深了,谢谢这些美丽的句子。世界,晚安。

两两相望

两两想望

散落天涯各安天涯

鹊桥飞渡

天上人间

一样有那相爱不能相守的悲哀

是不是太完美的爱情总招人嫉妒

如果岁岁年年

一年只能见一天

织女的心会不会在等待中变老

牛郎会不会在某年忘了赴约?

如今的你

一定记不得那一天说过的话

你说会回来

等了一年又一年

我又多了一层白发

年年七夕鹊桥会

年年七夕情人泪

爱过恋过的那些人

散了淡了的那些人

七夕夜

不眠夜

作者:黄鸳儿 收录于2011.8.8

只想这样

只想在还可以爱时
轻声告诉你

当一切都即将消逝
当青春不复存在
当距离渐渐被撕裂

只想告诉你
轻轻的,悄悄的
当你感觉到耳边凉
那是我在倾诉
我小心翼翼的倾诉!

无论你是否听到
无论你是否爱我
无论你在海角天涯

带着思念的青鸟
已朝着你的方向飞去

或许,
在这个深夜
也或者
在下一个黎明

它会停在你的窗台上
像,
你停留在我心底

树叶

漫天飞舞的回忆

拿起笔
试图写下你我
前世今生的情思

秋风入骨
瑟瑟发抖的手
刹那间
沸腾的血液
像冻结成了冰

黄昏之前
拼命翻过来
写上你

密密麻麻的
刺痛了我的心
夕阳西落
冰凉的液体
潸然而下

狂傲的秋风
扫不去心底的失落
转过身

躲在大树的背后
颤抖着,悄悄的,小心翼翼的
写下你的名字

风中的雨

风中的雨
像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摇摆不定
枯瘦如柴的手
颤抖的抚摸着金黄的麦芒
小路上的银杏
奏着沙沙的旋律
啊,专属于你
地上的水潭
照不见唯一的你
你不在!
你在!
你是散落在风中的雨
是要在下一刻凝聚成洪流
倾盆而下吗?

错过

满山的杜鹃还没开
门前的苹果还没熟
河里的鱼儿还没长大
啊,亲爱的

黎明前的黑暗
模糊了双眼
大街上的路灯
照亮了泪痕
黄昏的太阳
放大了身影的孤独

错过了
在百花盛开的时候
遗忘了
在电闪雷鸣的时候

地球还在旋转
柳树依旧发着新芽
瀑布的水不知疲惫的流着

错过,太渺小
而在我的心
它却无比伟大

错过了
熄灯,
自此,
世界在另一边

玫瑰冢

寒风中的玫瑰

透着盛气凌人的美

每一个思念的种子,都

在这里破碎

每一颗善良的心,都

在这里被伤的遍体鳞伤

明明知道

它有刺

碰的时候,却依然

毫不犹豫

最后

受伤的只是自己

回忆起

夕阳的柳荫下

那如玫瑰般

摄人心魄的女子

纤细的指尖

舞动着古筝的灵魂

传出婉转动听的曲子

动听的旋律

在冬风中回荡

一起一伏的

诉说着

冬日的悲伤

没有人明白

也永远不会有人懂得

冬日的悲伤

没有玫瑰

没有万物

像一个孤单的老人

独自承受着世俗的苍凉

玫瑰

总会凋谢

疲惫的心脏

却难以再次完好如初

冬去春来

不要想那些伤痕

让,时光

抹去心底所有的伤痕

让,岁月

给玫瑰铸造

一个美丽的冢

就让,玫瑰

安静而美丽的去吧

温馨提示:冢:

音:(zhǒng)

义:坟墓,如古冢、荒冢、衣冠冢。

一秒的牵挂

爱,如梦

美丽却易碎

错过的不

是风景

而是

一生的幸福

不要强留

强留的始终不甜

不敢奢求

你的记忆里,有我

最美的影子

不想期盼,你

再次站在我面前,说

我爱你

一秒,似

汪洋大海中的

一滴水

就算流过石头,也不会

激起太大的浪花

我的记忆里,有你

而你的回忆里,有曾经的我吗?

一秒,不长

亦不短

却是我毕生的心愿

只愿你的生命里,每天

都有一秒在思念,在牵挂,牵挂那个

不是爱人的人

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黄灿然 译
1. 女人的肉体
女人的肉体,雪白的山丘,雪白的大腿,
你献身的姿态像这个世界。
我粗鲁农民的肉体挖掘着你。
进而使儿子从大地的深处跳出。
我孤单如一条隧道。群鸟从我这里逃脱,
而黑夜以毁灭性的侵袭把我压倒。
为了生存我把你锻炼成一件武器,
像我弓中的一支箭,我投石器里的一块石。
但是报复的时刻降临,而我爱你。
肌肤的肉体,苔藓的肉体,热切而结实的奶汁的肉体。
啊——乳房的酒杯!啊——迷茫的双眼!
啊——阴户的玫瑰!啊——你迟缓而悲哀的声音!
我的女人的肉体,我将固执于你的魅力。
我的渴望,我无边的情欲,我变换不定的道路!
流淌着永恒的渴望,追随着疲惫
和无穷无尽的痛苦的,黑暗的河床。
2. 光以其余焰
光以其余焰缠绕你,
出神而苍白的哀悼者,就那样站着
面对转动在你周围的
黄昏的旧螺旋桨。
默默无言,我的朋友,
独自在这死者的时辰的孤寂里,
充满火的生命,
那毁灭了的白昼的纯正后裔。
一串果实从太阳下坠在你暗淡的外衣上。
夜的巨大根部
突然从你的灵魂生长起来,
而隐藏在你身上的事物再一次出现,
使得一个湛蓝而无血色的人种,
你新生的婴儿,获得了滋养。
轮流运动着穿过漆黑和金黄的
健壮、肥沃、磁性般的,循环的奴隶啊:
培植、抚育和占有一种创造,
如此生机勃勃,以致它花朵枯萎,
并且充满悲哀。
3. 啊,松林的辽阔
啊,松林的辽阔,浪花的喋喋,
光线迟缓的运动,孤独的钟,
黄昏落进你的眼睛,孩子,
大地在其中歌唱的地壳!
河流在你身上歌唱而我的灵魂遁入其中,
一如你所要求的,而你把它送到你愿意的地方。
你的希望的弓瞄准我的道路,
我就会在狂乱中射出一连串的箭。
我视野所及到处是你浓雾的腰身。
你的沉默穷追猛打我备倍受折磨的时刻;
我的吻抛锚,我湿漉漉的情欲营巢
在你那有着透明石头似的胳膊的身上。
你那被爱情敲响并逐渐模糊在
回荡并逐渐消失的薄暮里的,神秘的声音啊!
此所以在深沉的时刻我看见,在田野上
麦穗不停地敲响在风的嘴巴里。
4. 早晨充满
早晨充满风暴
在夏天的心中。
云朵漫游如同告别的手帕
在漫游的风的手中扬起。
风的无数的心
跳动在我们相爱的静默的天空。
恢宏而神圣,回荡在众树之间
如同一种语言充满战争的歌曲。
那种以突然的袭击驱散枯叶
并使群鸟的飞箭偏向的风。
在倾斜的火、没有浪花的波涛
和没有重量的物质中推倒她的风。
她的吻一块块碎裂和下沉,
在夏天的风的大门遇袭。
5. 为了使你听见
为了使你听见
我的话
有时候变得脆弱
犹如沙滩上海鸥的足迹。
项链,陶醉的铃铛
配给你的双手光滑如葡萄。
我从远处观看我的话。
他们更像你的而不像我的。
它们爬上我古老的痛苦有如长春藤。
它也是以同样的方式爬上潮湿的墙壁。
你要为这残酷的游戏负责。
它们正在逃出我黑暗的巢穴。
你充满一切,你充满一切。
它们在你面前占据你所占据的孤独,
它们习惯于我的悲哀甚于你的。
现在我要让它们说我要对你说的,
以便让你听见我要让你听见的。
烦恼的风仍像往常那样拉扯它们。
有时候梦的狂飙依然拽倒它们。
你在我痛苦的声音里倾听其它声音。
古老嘴巴的悲悼,古老哀求的血液。
爱我,伙伴。不要遗弃我。跟我走。
跟我走,伙伴,在这烦恼的波涛上。
但我的话染上了你的爱。
你占据一切,你占据一切。
我正在把它们制成一条没有尽头的项链,
配给你白皙的双手,光滑如葡萄。
6. 我记得你在去年
我记得你在去年秋天的样子。
你像灰色的贝雷帽和宁静的心。
黄昏的火苗在你眼睛里纠缠。
叶子飘落在你灵魂的水面。
像爬藤一样盘绕我的双臂。
叶子积聚你迟缓而安详的声音。
畏惧的篝火里我的渴望在燃烧。
甜蜜的蓝色风信子在我的灵魂上面卷曲。
我感到你的眼睛在漫游,而秋天很遥远:
灰色的贝雷帽,鸟的声音,心像一座房子
我的吻在那里灰烬般幸福地塌陷。
从船上眺望天空。从山上眺望田野。
你的回忆是光,是烟,是宁静的池塘。
薄暮在你眼睛更深的地方燃烧。
干燥的秋叶在你的灵魂里旋转。
7. 俯身于下午
俯身于下午我把我悲哀的网
撒向你那汪洋的眼睛。
在那里的熊熊烈火中我的孤独延长和燃烧。
它的手臂旋转如一个溺水者。
我发出一个个红色的信号,它们越过你那双
迷茫的,移动如灯塔附近的大海的眼睛。
你仅仅保存黑暗,我遥远的女性。
有时候从你的视野里浮现畏惧的海岸。
俯身于下午我把我悲哀的网
撒向那击打你的汪洋的眼睛的大海。
夜鸟啄起那些闪光如我的灵魂的
初升的星星当我爱你。
夜跨着阴影重重的牦牛奔驰。
把蓝色的流苏洒落在辽阔的大地。
8. 白色的蜂
白色的蜂,你在我的灵魂中嗡嗡,陶醉于蜜,
你的飞行迂回在烟雾缓慢的螺旋里。
我是绝望的人,是没有回声的话,
他失去了一切,也拥有过一切。
最后的维系,在你身上紧绷着我最后的渴望。
在我荒芜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寂静啊!
闭上你的深眼,黑夜在那里振翼拍翅。
啊,你的身体,一尊受惊的雕像,一丝不挂。
你拥有一对黑夜在其中抽打的深眼。
花朵的冷静双臂和玫瑰的怀抱。
你的乳房像两个洁白的海螺。
一只阴影的蝴蝶飞临你的腹部深睡。
寂静啊!
这里是你不在其中的孤独。
下雨了。海风在猎取流浪的海鸥。
水赤脚走在湿漉漉的街上。
叶子在树上害病似地埋怨。
白色的蜂,甚至当你离去你还在我的灵魂中嗡嗡。
你在时间里复活,苗条而沉默。
寂静啊!
9. 陶醉在松林
陶醉在松林和漫长的接吻里,
如同夏天我驾着玫瑰的风帆,
弯身驶向薄弱日子的死亡,
加固我这水手的坚实的疯狂。
苍白并且冲击我那贪婪的水,
我巡游在裸露的空气的酸味里,
身上仍旧裹着灰色的衣服和苦涩的声音
以及被抛弃了的悲哀的飞沫。
为激情所驱使,我骑上我惟一的波涛,
月亮的,太阳的,燃烧的和寒冷的,都在顷刻间
静止在凉爽的臀部般洁白和甜蜜的
幸运岛屿的喉咙之中。
在潮湿的夜里我那披满亲吻的外衣颤抖着
听从于夹着电流的精神错乱,
骄傲地分裂出一个个梦
和一朵朵尽情哄我的销魂的玫瑰。
溯流而上,在外围波涛的中间,
你平行的身体投给我的怀抱
像一尾鱼无限地拴上我的灵魂,
迅速而又缓慢,在天空下的活力中。
10. 我们甚至丧失
我们甚至丧失这个黄昏。
没有人看见我们在薄暮里手拉手
当湛蓝的夜跌落在世界上。
我从我的窗口看见过
远方群山之巅落日欢度的场面。
有时一片太阳
像一枚金币在我的两手之间燃烧。
我用我的紧裹在我那
你所了解的悲哀之中的灵魂回忆你。
那么你在哪里?
还有谁跟你在一起?
说了些什么?
为什么整个的爱情突然降临在我身上
当我感到悲哀并且觉得你离我很远?
那本总是在黄昏时分翻开的书掉落了,
而我的斗篷像一只受伤的狗打滚在我的脚边。
总是,你总是穿过薄暮往后退
退向那开始被黄昏抹掉雕像的地方。
11. 几乎掉出天空
几乎掉出天空,半个月亮
抛锚在两山之间。
转动的,游荡的夜,眼睛的挖掘者。
让我们看看有多少星星粉碎在池塘里。
它在我的两眼之间竖起一个哀悼的十字架,然后逃遁。
蓝色金属的冶炼,停止战斗的夜晚,
我的心盘旋如一个疯狂的轮子。
来自远方的女孩,从远方被带到这里来,
有时候在天空下你的目光一闪而出。
雷鸣。风暴。勃然大怒的气旋。
你从我的心上越过,没有停留。
风自墓中吹来,夺走、破坏、遣散你瞌睡的根。
在她的另一边大树连根拔起。
但是你,晴朗的女孩,烟雾的问号,玉米的流苏。
你就是风与明亮的树叶正在做的东西。
在夜间的群山背后,那大火的白色百合,
啊,我穷于言辞!你就是一切做的。
那切开我胸膛的渴望啊,
是踏上另一条道路的时候了,在途中她将不会微笑。
埋葬钟声的风暴,天旋地转的痛苦,
为什么要触摸她,为什么要使她悲哀。
啊,追随那条远离一切的道路,
没有烦恼﹑死亡和冬天透过露水
睁开它们的眼睛沿途等候。
12.你的乳房
你的乳房于我的心已很足够,
我的翅膀于你的自由也是如此。
那在你的灵魂上面睡觉的
将从我的口中升上天空。
在你身上的,是每天的幻觉。
你的到来有如露珠之于花冠。
你以你的不在损害地平线。
永远处于逃跑之中有如波涛。
我说过你在风中歌唱
有如松林有如桅杆。
你跟它们一样高而无言,
又突然悲哀起来有如一趟航海。
你像一条古道收集事物。
你充满回声和怀乡病的音调。
我醒来了,在你的灵魂里睡觉的鸟群
有时候也要逃亡和迁徙。
13.我运用了
我运用了火的十字架
去标注你肉体的地图。
我的嘴巴越过:一只准备藏匿的蜘蛛。
在你身上,在你背后,羞怯,为渴望所驱策。
在黄昏的彼岸给你讲故事,
悲哀而温柔的孩子啊,为了使你不至于悲哀。
一只天鹅,一棵树,某种遥远而幸福的事物。
葡萄的季节,成熟而果实累累的季节。
我生活的地方是一个港口,在那里我爱上你。
孤独与梦﹑与寂静交错。
禁锢在海和悲哀之间。
在两个不动的船夫之间,无声无息,迷离恍惚。
在嘴唇和声音之间某种事物逐渐死去。
某种包含鸟儿的翅膀的事物,某种痛苦和遗忘的事物。
像不能盛水的窝巢那样。
我的孩子,只剩下几滴在颤抖。
即便如此,仍然有某种事物在这些转瞬即逝的话里歌唱。
某种歌唱的事物,某种爬上我贪婪的嘴巴的事物。
啊,可以拿这些快乐的话来祝贺你。
歌唱,燃烧,逃跑,像狂人手中的一座钟楼。
我悲哀的乖乖啊,是什么突然降临在你身上?
当我攀上最可怕最寒冷的峰顶,
我的心紧闭如夜间的花朵。
14.每天你跟宇宙的光
每天你跟宇宙的光一起游戏。
神秘的访客,你来到花中水中。
你不仅仅是每天被我摔在手中的
像一串果实的这个白色的头。
你不再像任何人,自从我爱上你。
让我把你铺开在这些黄色的花环之中。
是谁用烟的字母把你的名字写在前方的星群之中?
啊,让我回忆你存在之前的样子。
风突然吼叫着击拍我紧闭的窗门。
天空是一张网,拥塞着阴影重重的鱼。
这里所有的风迟早都要释放,所有的风。
雨脱下她的衣裳。
鸟儿经过,逃走。
风,风。
我只可以跟人的能力较量。
风暴卷起暗淡的叶子
并把所有在昨天夜里将我缆绳系在天上的船只统统松开。
你在这里。啊,你并没有跑开。
你将回答我的呼喊直到最后。
你依偎在我的怀里仿佛受了惊。
即便如此,还是有一道奇怪的阴影掠过你的眼睛。
此刻,小人儿,此刻你也给我带来忍冬,
甚至你的乳房也散发着它的气息。
当悲哀的风开始屠杀蝴蝶,
我爱你,我的幸福咬着你嘴巴的葡萄干。
你怎样为了适应我而受苦。
我的原始的﹑孤独的灵魂,我的令他们惊逃的名字。
多少次我们看见过晨星燃烧,亲吻我们的眼睛,
而在我们头顶暗淡的光在旋转的风扇里展开。
我的话雨点般落向你,抚摸你。
我长久地爱着你那浴过阳光的珍珠母的肉体。
我甚至想象你拥有整个宇宙。
我将从山上给你带来幸福的花朵,风铃草,
黑榛子,和一桶桶的吻。
我要
和你做春天和樱桃树所做的。
15.我喜欢让你默默无言
我喜欢让你默默无言,仿佛你不在,
你从远方听着我,而我的声音接触不到你。
仿佛你的眼睛已经飞走,
仿佛有一个吻封住你的嘴巴。
就像所有事物充满我的灵魂
你从事物之中浮现,充满我的灵魂。
你就像我的灵魂,一只梦的蝴蝶,
你就像忧伤这个词。
我喜欢让你默默无言,仿佛你在远方。
仿佛你在悲叹,你蝴蝶的低语如鸽子的轻唤。
你从远方听着我,而我的声音接触不到你:
让我也默默无言于你的寂静无声。
并让我拿你的明亮如一盏灯,
简单如一个环的寂静无声和你倾谈。
你就像夜晚,默默无言且布满星星。
你的寂静无声是星星的寂静无声,一样地遥远和真实。
我喜欢让你默默无言,仿佛你不在。
遥远而充满悲哀仿佛你已经死去。
那么一句话,一个微笑,就已足够。
而我感到幸福,幸福于它的不真实。
16.黄昏时在我的天空里
(此诗取意于泰戈尔《园丁集》第三十首)
黄昏时在我的天空里你像一片云霞,
你的形状和色彩以我所爱的方式呈现。
你是我的,我的,有着甜蜜的嘴唇的女人,
我的没有尽头的梦居住在你的生命里。
我灵魂的灯光浸染你的双足,
我的酸酒到了你嘴唇甜蜜了很多。
我的黄昏之歌的收割者啊,
孤儿的梦是怎样地相信你是我的!
你是我的,我的,我向下午的风
叫喊着,而风拖着我鳏夫的嗓门。
我眼睛深处的女猎手,你的掠夺
使得你夜间的注视平静如水。
你落进了我的音乐之网,我的爱,
而我的音乐之网辽阔如天空。
我的灵魂降生在你悲伤的眼睛的海滩上,
在你悲伤的眼睛里梦的大地开始形成。
17. 思索的﹑紊乱的阴影
思索的﹑紊乱的阴影在深深的孤独里。
你也很遥远,啊,比谁都遥远。
思索的﹑自由的鸟儿,交融的形象,
埋没的灯。
浓雾的钟楼,多么遥远,耸立在那里!
窒息的哀叹,碾碎而阴影重重的希望,
沉默寡言的推磨人,
黑夜从远方的城市而来,降落在你的脸上。
你的出现是外来的,在我眼里陌生如一件东西。
我想,我是在你面前开拓我的大片生活。
我的在每一个人面前的生活,我的粗糙的生活。
面向大海﹑回荡在岩石之间的呼喊
放肆而激扬,翻滚在海浪里。
这悲哀的愤怒,这呼喊,这大海的孤独。
奔腾,猛烈,铺天盖地。
你,女人,在那里你是什么?那个辽阔的风扇的
什么光线,什么叶片?你遥远如此时此刻的你。
森林之火!燃烧在蓝色的十字架。
燃烧,燃烧,吐焰,闪烁在光的树林里。
它坍塌,爆裂。火。火。
我的灵魂起舞,枯萎在大火的卷发里。
谁在叫?什么样的寂静挤满回声?
怀旧的时刻,幸福的时刻,孤独的时刻,
它们之中那属于我的时刻!
被歌唱着的风穿过的猎角。
是这样一种泪汪汪的情欲紧扣在我身上。
所有的根须的撼动,
所有的波涛的冲击!
我的灵魂彷徨,快乐,悲哀,永无尽头。
思索的﹑埋没的灯在深深的孤独里。
你是谁?你是谁?
18. 在这里我爱你
在这里我爱你。
在暗淡的松林里风释放它自己。
月亮在漂泊不定的水流里发出磷光。
所有的日子完全一样,都在互相追逐。
雪花在起舞的图案中飘扬。
一只银色的海鸥从西边滑落。
有时候是一片帆。高高的,高高的星星。
啊,一艘艘的黑色十字架。
孤零零的。
有时候我很早就起来,而甚至我的灵魂也是潮湿的。
在远方大海响着和回响着。
这是一个港口。
在这里我爱你。
在这里我爱你而地平线徒然地隐藏着你。
我爱你即使是在这样冷冰冰的事物中间。
有时候我的吻贴着那些横渡大海
朝着达不到的终点驶去的沉重船只。
我看见自己被遗忘有如那些陈旧的船。
码头悲哀起来,当下午泊在那里。
我的生活由于没有目标而日益疲乏和饥饿。
我爱着我不能拥有的。你是这么遥远。
我的厌倦在跟缓慢的黄昏搏斗。
但是黑夜来了并且开始向我歌唱。
月亮转动它的发条梦。
那些最大的星星拿你的眼睛望着我。
而既然我爱你,风中的松林
就要以铁丝般的针叶歌唱你的名字。
19. 柔软的棕色女郎
柔软的棕色女郎,那使果实成形,
使谷粒饱满,使海草卷曲的太阳
也使你的身体,你的明亮的眼睛
和你的有着水的微笑的嘴巴洋溢着快乐。
一个漆黑的思慕的太阳织进了你的
漆黑而稠密的发丝里,当你伸开你的双臂。
你像跟一条小溪那样跟太阳游戏,
而它在你的眼睛留下两个幽暗的池塘。
柔软的棕色女郎,没有什么把我推向你。
一切把我驱逐得更远,仿佛你是正午。
你是蜜蜂的疯狂的青春,
是浪花的陶醉,是麦穗的力量。
但是我忧郁的心却在寻找你。
我爱你那快乐的身体,你那纤细而流畅的声音。
暗淡的蝴蝶,甜蜜而且确切
像麦田和太阳,罂粟花和水。
20. 今晚我可以写出
今晚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
写,例如,“夜里星繁,
星星在远方很湛蓝,打着寒颤。”
夜风在天空里回旋和歌唱。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
我爱她,而有时候她也爱我。
在许多像这样的夜里我曾把她搂在怀里。
我在无底的天空下一遍又一遍地吻她。
她爱我,有时我也爱她。
谁又能不爱她那硕大而宁静的眼睛。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
想到我不再拥有她。感到我已经失去她。
听到辽阔的夜,因为没有她而更加辽阔。
诗句跌向灵魂有如露珠跌向牧场。
那有什么关系既然我的爱不能挽留她。
夜里星繁而她不在我身边。
这就是一切。有人在远方歌唱,在远方。
我的灵魂不甘于就此失去她。
我的视线努力寻找她,仿佛要把她拉得更近。
我的心寻找她,而她不在我身边。
相同的夜刷白了相同的树。
那时的我们,如今已不再一样。
我不再爱她,确实如此,但我曾多么爱她。
我努力寻找风,试图接近她的听觉。
另一个人的。她将是另一个人的。就像她曾经接受我的亲吻。
她的声音,她那明亮的身体。她那深不可测的眼睛。
我不再爱她,确实如此。但也许我爱她。
相爱是那么短暂,相忘是那么长久。
因为在许多像这样的夜里我曾把她搂在怀中
我的灵魂不甘于就此失去她。
虽然这是她让我遭受的最后的痛苦
而这些是我写给她的最后的诗行。
绝望的歌
有关你的回忆从我周围的夜里浮现。
河流把它的持续的悲叹传给大海。
像黎明的码头那样被抛弃。
这是离去的时刻,被抛弃的人啊!
冰冷的花冠雨点般落在我心上。
啊,瓦砾的坑,沉船的残酷洞穴。
在你那里战争和逃亡递增。
从那里鸣鸟拍翼而起。
你吞并一切,像远方。
像大海。像时间。一切在你那里遇难!
这是攻击和亲吻的快乐时刻。
是灯塔般闪着光的恍惚的时刻。
舵手的畏惧,盲目潜水者的愤怒。
爱情汹涌的陶醉,一切在你那里遇难!
在浓雾的童年我的灵魂的翅膀折伤。
迷失方向的探险者,一切在你那里遇难!
我叫阴影的墙壁后退,
我继续走着,超越欲望和行动。
啊肉,我自身的肉,我爱过而又失去的女人。
我在潮湿的时刻呼唤你,我向你唱起我的歌。
你像一个罐子收容无穷无尽的温柔,
而无穷无尽的遗忘敲碎你如同一个罐子。
那里是岛屿黑色的孤寂,
而爱情的女人,你在那里把我拥入你的怀中。
那里是口渴和饥饿,而不是水果。
那里是不幸和毁灭,而不是奇迹。
啊女人,我不知道你怎能容纳我
在你灵魂的土地上,在你双臂的十字架里!
我对你的欲望是多么可怕和短暂啊!
多么困难和陶醉,多么紧张和贪婪。
亲吻的坟地,你的墓中仍然有火。
仍然有结着果实的花朵在燃烧,被鸟儿啄走。
咬过的嘴巴啊,吻过的四肢啊,
饥饿的牙齿啊,纠结的身躯啊。
我们在其中溶合与绝望的
希望与力量的疯狂交媾啊。
那温柔,犹如流水犹如面粉。
那话语,在嘴唇上欲言又止。
这是我的命运,我的渴望在这里航行,
我的渴望也在这里栽倒,一切在你那里遇难!
啊,瓦砾的坑,一切落进你那里,
什么忧伤你不榨取,什么忧伤不把你浸溺!
从巨浪到巨浪你仍然呼唤和歌唱。
站在船头像一个水手。
你仍然在歌声中开花,你仍然在激流中翻滚。
啊,瓦砾的坑,敞开的苦井。
苍白的盲目潜水者,不走运的投石者。
迷失方向的探险者,一切在你那里遇难!
这是离去的时刻,黑夜扣紧时刻表的
坚硬而寒冷的时刻。
大海悉悉作响的腰带环绕海岸。
寒星汹涌而起,黑鸟迁徙。
像黎明的码头那样被抛弃。
只有颤抖的阴影交织在我手里。
啊,比一切都遥远。啊,比一切都遥远。
这是离去的时刻。被抛弃的人啊!

解脱

灵魂

被你的心锁住

被你的容颜捆住

只剩下

空空的躯壳

万千年来

我是一只白狐

我愿为你

做一世白狐,生生世世

都为你而活

狂风暴雨之后

你消失在尘世

瞬间

一切静了。

凄冷的雨

淅淅沥沥的下

暗淡的角落

微微颤抖的身体

伤痕累累的心

皲裂的嘴唇

……

在下一个夜

我期盼得到解脱

灵魂的解脱,心的解脱

那样,我会在地狱为你而歌

花开的时候

花开的时候

风停了

雨休息了

你走了

去年的

这个季节

你我相牵在湖边

那一弯翠绿的湖水

像天仙迷人的眼神

花开了

梦醒了

星星离开了

我想走了

那些苦涩的回忆

轻盈而痛苦的

烙在我的脑海里

像一阵风题刻在姻缘石

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情缘

她的梦

我一直在沙漠的深处

没有生命的地方

太阳炙烤着大地

没有一片绿叶

没有希望的前行着

内心的恐惧足以

打败我所有的自信

 

遇到她,在那个沙漠的边缘

她有沉鱼落雁的容貌

却未曾婚嫁

她会唱婉转动听的歌曲

她会在火堆上

翩翩起舞

她是这里最美的姑娘

在这里,美丽的故事里

总有她的名字,老人说:她是一个善良的姑娘

她父母说:她是一个孝顺的姑娘

孩子们说:她是一个美丽的阿姨

姐妹们说:她是一个能歌善舞的姑娘

而一个人却用了一句话概括了所有:她是这里最美的姑娘!

 

我在想

她为何不婚嫁?

我在想

从沙漠走到草原

从高山走到河坝

从小河走到江边

从这头走到那头

从日出到日落

从黄昏到黎明

我一直在想

想她到底在守候着谁?

 

 

借我一双翅膀

在浩瀚的蓝天

丢失了我梦想的翅膀

谁?

是谁

折断了我的翅膀

将我从梦中拉回世界

让我经历各种磨难

 

原本

我一直笑着

笑她的容颜,笑

她的微笑

笑她纤细的指尖

那样的纤细,划过我的手背

笑她喜欢被我背上的小姑娘情节

 

后来

我一直在哭

哭她的离开(事实上,她只活在另一个世界),哭她的无情

哭她离开时的最后一个表情

哭的昏天暗地

伤心的惊天地,泣鬼神

 

谁可以给我一双翅膀?

是她?还是她??

谁可以给我一个微笑

是她?还是她??

谁可以许我一个天长地久

是她?还是她??

 

谁可以?我抬起头问着苍天

不经意间一滴泪水落在嘴里,咸咸的

我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错,对

很矛盾的一对

花再开,蝶再舞

阳光匆匆追赶明月

却还是晚了一步

落叶焦急的等待雪花

闭眼时,依旧充满了期待

它很疲惫的睡着了

 

绵绵细雨乖巧的落在肩头

阵阵鞭炮声传入耳中

雨遮住了鞭炮的魅力

此刻,她正摆出身姿百态的模样

却不知这一切,都已被那雨丝遮住

 

错的,一直错着

对的,一直错着

月光很白,在圆里的一切

似乎一直都错着

月在怒吼,风在咆哮

花在哭泣,蝉在悲鸣

 

对的,一切对着

错的,一切对着

鱼儿,一直守护着水

生活一直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在水里的一切,似乎都是对的

鱼儿在游,海鸥在飞

浪在奏乐,树在沉睡

 

在夜晚,对的是错的

在白天,错的是对的

 

 

海的守望

平静的纸上

画满了白色的女子

她是海的女儿

 

有时

像海一样的狂野

有时

像风一样的温顺

 

谁给我一双翅膀

我要飞到海面上,去

寻找那海的女儿

传说中的沉鱼落雁的女子

西施又怎能与她相比呢?

我不在期待什么

我知道

我只是在守望

也可以是守候

守候一个人,守候一颗疲惫的心

 

我不在想念什么

我的心死了

我想起了,心死在海上

不,是死在波涛汹涌的浪花里

我喜欢水,更梦想着与海的灵魂融为一体

 

我在家门口守候着

眼眸时不时望向她回家的方向

眨眼间

浪花在我面前铺砌了一条彩色的路

 

 

找路

苍苍尘世
何处是我家
皑皑白雪
心属何处去

 

狂风
像一对脚镣
困住了我的双脚
原野上的狼
发出阵阵凄凉的嚎叫

 

草原的尽头
水流声哗啦哗啦的响着
响彻整个夜空
忽然
想起俞心樵的诗
那些属于夜的孩子

 

我哭了,因为我想笑
我笑了,因为我想哭

 

正当我徘徊
夜,
便在我的面前
划开了一条寂寞的路

 

下辈子
我要做夜的孩子
…………….

 

 

灿烂的金黄

我是鱼

你是莲花

你我擦肩而过

时光从水里匆匆溜走

我是青草

你是蝴蝶

你落在花的肩上

双眸饱含着幸福的泪花

我是叶

你是秋风

就算相遇过也不

留下痕迹

在时间的长河

我为你守候

到春花开

到夏雷鸣

到秋风起

到冬雪飘

十年,百年…

千年

前世

我是你怀里的狼

沙沙的

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声音

丝丝银发

印证了您的辛劳

深深地皱纹

是写在夜晚的歌谣

 

在那,写满希望的地方

在那,充满阳光的地方

在那,画满星星的地方

有您的身影哪!

 

那时,我们不懂您

那时,我们不懂汗水

那时,我们不懂去珍惜

是您,是您

教会了我们珍惜

 

忘不了,忘不了

不能忘,不能忘

忘不了的情谊

不能忘的教诲!

 

沙沙的声音没了

您依然还在

不,是永远都在!

像每天升起的一缕阳光

 

时光荏苒

您还好吗?

是否

还像从前一样不辞辛劳的工作

是否

还像从前一样夜不能眠的操劳

是否

还像从前一样时刻牵挂着学生

 

清晨时分

初升的阳光

悄悄地

在您的脸上泛起一丝灿烂的金黄

 

祝天下老师,教师节快乐!

化蝶

今生

命运疏远了你我

那一世

电闪雷鸣

终是挡不住

我的思念

那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思念

再一个春暖花开

我愿化蝶

与你一起翩翩起舞

与你一起飞过万水千山

与你一起销匿在秋风里

一条小船划过湛蓝的水面

后面荡起的一圈圈波纹

像是仙女脸上的酒窝

 

两岸的柳树在春风里摇摆

雪白的梨花、粉红的桃花勾勒着春的色彩

 

夕阳西下

翠鸟在水面上画出美丽的弧线

渐渐的

鸟儿安静了

不计其数的鸟儿回到了硕大的榕树下面

安静的睡了….

 

罪赎

我来了
扛着人民的罪恶
背着黑暗的毒箭
拖着鲜红的翅膀
我是有罪的

天啊
这些天该打的雷
请晚些打
这些天该下的雨
请早些下
我赎罪的路上
不希望看到尘土
我是爱干净的
死也要干干净净

我来了
带着我所有的家当
装着满腹的心事
揣着来不及寄出去的情书

在这片土地上
我一无所有
残存的只有一些心事
一封情书

阳光下
你还没爱我
我来不及说爱你
亲爱的,我是有罪的
原谅我!

土地,山川,河流
你们要原谅我!
阳光下,我走的匆忙,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时光,月光,阳光
你没有罪
土地,山川,河流
你们没有罪
罪是我的
我有的是罪

我来了
朝着你的方向
背着我的棺材
接受你的审判

阳光,月光,时光
河流,土地,山川
别忘记我,
别忘记替我寄出
最后的情书

这样
我就瞑目了
我的棺材也瞑目了
我的墓穴也会传出笑声了